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谍涯无痕

第667章 好心还是坑啊

谍涯无痕 滴水世界 4337 2021-09-12 00:2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谍涯无痕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那也不行。珠儿是怎么生的,你不知道?你还想让我做那样的事?当初你也是这么说的,好像为了儿子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其实你就是个小心眼。否则怎么会把刘德祥给杀了?还差点把咱俩的命都给搭上。

  林先生是咱们的恩人,我不能害他。

  你想要儿子也行,等哪天我肚子大了,你不要问孩子亲爹是谁就行。”庞一萍说道。

  “别骗我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对林先生有意思。”张守正不信庞一萍的话,笑着说道。

  庞一萍真是厌恶死这个男人了,这话竟然还能笑着说。

  “我看上他了不假,但我不能害他。反正你要儿子,我给你生就行,你就别管他爹是谁了,哪怕是要饭的,你也别管。”庞一萍说道。

  “老婆,不要治气了,要饭的能跟林先生这样的贵人比?咱不能看着玉不拣,去拣石头瓦块。你担心我会害他?放心吧,只要他不把你娶进门,给我留面子,我对他绝无二心。你没听我说吗,今后我给他为仆为奴都行。什么叫奴仆?这你还不懂?前清那会的奴才,老婆女儿还不都是主子的?”张守正继续开导庞一萍。

  “不要说了,睡觉!”

  庞一萍这算把张守正给掏了个底掉,她心里窃喜,同时也厌恶自己的丈夫了。

  为了儿子,为了死后有人摔盆打幡,就这么没有底线?

  “先别睡。”

  “干吗?”

  “明天林先生说派人来搬你们娘俩,可我不得闲啊。”张守正道。

  “怎么不得闲了?你就请上半天假钱先生能死了?”庞一萍没好气地说道。

  “你不知道,他要是在领事馆里不出来,我请半天假当然没有问题。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明天非要去寒山寺拓碑文,那我作为警卫的头儿,那必须得跟着了。”张守正道。

  “不怕军统的人暗杀他了?”庞一萍问道。

  “他不是书法家吗,爱这口。再说,军统三拨人,两拨被捕,一拨被我惊走,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另外,寒山寺有日本驻军,很安全。”张守正解释道。

  “那……,那你就别管了。我就带上贴身衣物和钱,别的家什什么的,等你有空了,你搬吧。林先生给了那么多钱,我到上海后取出一些来,安家足够用了。”庞一萍道。

  “好,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说罢,张守正开始收拾屋里,而庞一萍推开卧室的门,自顾自地去睡了。

  ……

  作为特工,保密意识必须很强,即使亲如父母妻儿都不能吐露半点口风。

  张守正跟庞一萍说的这些话,本以为是夫妻之间的悄悄话,又是在家里,可他哪里想到,后窗上头上脚下吊着一个人,把他们这些话一字不漏地听了个正着。

  这个人是李洪林。

  本来他和易莲花、刘二猛都在房顶埋伏的,林创走后,易莲花和刘二猛暗中保护去了,这里只留下他一人窥视。

  ……

  林创其实准备了两套方案。

  第一套方案,是自己亲自出马,先到香港走一圈,回到上海后,可以借口中日文化交流中心即将竣工,把犬养健拉来苏州,去寒山寺看碑文。

  他相信,只要他提出来,犬养健一定会欣然而往。

  一是中日文化交流中心不能没有书法交流,到寒山寺拓块碑文,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二是犬养健本身就爱好中国书法,而且寒山寺对于日本人来说,具有十分特殊的意义。别说犬养健这种身份的人了,就算贵如亲王,只要到了上海,没有不去寒山寺拜谒的。

  只要犬养健到了苏州,凭他的身份,林创相信,日本总领事和钱崇文肯定会陪同前往,那不就有机会了吗?

  为了这个方案,他来见张守正,目的有两个,一是弄清钱崇文还在苏州呆几天,自己从香港回来还能不能来得及;

  二是提前跟张守正见个面,让他有个心理准备,省得到时候在他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喊出“林创”的名字。

  就算不喊名字,只要张守正流露出二人曾经是熟人的关系,就一定会引起日本特务机关的注意。

  这个方案的不好之处在于,他毕竟露了面,在现场。

  只要在现场,就肯定也会引起日本人的怀疑。

  这不符合林创一贯的风格,同时,他费尽心机地让常发财和曲茹冰去香港,营造出自己不在国内的假象也变得毫无意义了。

  所以,当他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吕泽稍微犹豫了一下,感觉有些冒险。

  他的第二套方案是,想办法从张守正的嘴里套取情报,根据情报制定刺杀方案。

  当然,他没有说让手下去“听房”。

  这个方案当然可以,隐蔽性强。

  但能不能从张守正口中套取到有用的情报,这谁也不敢说。

  不过,林创倒是很有信心。

  他相信,自己突兀造访,庞一萍可能不会想别的,但张守正不可能不想,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很敏感,而林创又有特务处的背景。

  自己越不打听,他就会越怀疑。只要他起疑心,就有可能跟庞一萍讲,只要他讲,那就跟当面告诉林创没有区别。

  为此,他还特意安排了庞一萍“搬家”。

  张守正可想不到,林创的好心竟然是坑,而他在不知不觉中就进了坑。

  防不胜防啊。

  ……

  李洪林得到了钱崇文出行的情报,再听下去没有什么意义,就轻轻地翻身上房,在夜色的掩护下,迅速赶往平江饭店。

  林创还没有睡,和易莲花正等着李洪林的消息。

  李洪林和刘二猛一起来见林创,还没汇报,李洪林“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笑什么?”林创看他笑得两只大虎牙都快掉到地上了,连忙问道。

  “嘿嘿,先生,我行走江湖多年,也算见多识广,但今天姓张的乌龟算是让我大开眼界。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啊?心甘情愿地戴绿帽子不说,还鼓动老婆偷人,真特么不要脸啊。”李洪林笑道。

  “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无后是张守正的一块大心病,也是他孜孜以求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惜名声,也算十分难得的志向坚定了。说真心话,我并不觉得可笑。”林创正色道。

  李洪林闻言不禁一愣:“这还不可笑?先生这思想够解放的哈,难道他真要偷庞一萍?”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