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你就当我是个NPC

第38章 不是每个不能移动的封印物都是傻子

你就当我是个NPC 傍晚的水瓶 4762 2021-08-26 03:0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你就当我是个NPC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在拿出自己的魔杖之后,这个法师就径直向着眼前的爆炸残骸走去。

  看样子他是真的打算在这时,去深入其中解决可能存在的问题。

  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当即就摆在了赫尔斯的面前——

  那现在,要不要跟着这个法师一起进去?

  进入其中,就意味着他要承担的未知风险,而那很有可能会超出他的预估跟想象。

  但是倘若拒绝的话。

  那对于自己来说同样也是一个相当不明智的行为!

  且不说这个法师会不会在里面遭遇到自己所完全无法对抗的危险,然后惨死在那里面。

  如果他真的能够抵达目的地,然后解决一切的问题活着走出来。

  那自己,将会对整个过程中所发生的事情全部都一无所知,而且也不会知晓这个法师究竟有多强!

  无知永远是最具威胁的处境。

  而赫尔斯不想因为自己的选择面对它——那既然如此——他所能够采取的行动因此也就只剩下了一种。

  赫尔斯不禁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法师的坚决行动从而也陷入到这种唯一选择中。

  但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消息跟情报。

  不至于让自己真真正正的无法完全前,眼下这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那就姑且一起探索下里面的情况吧,纵使里面的那个怪物虽然看起来狰狞可怕。

  但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算是它挣脱了封印,也不应该会太强才对。

  有着身边的这个老练的法师在现场,或许情况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赫尔斯安慰着自己说道。

  然后他佯装从容的就这样,信步跟在了法师的身后,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入到了地下中。

  在原本的甬道里,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难闻的腥臊味儿。

  这似乎是某个动物在迅速成长快速进化时,所展现出来的一种特殊气味儿。

  但那很不符合这个世界的常理!

  按理来说,只有愈发强大的捕食者,因为长久的狩猎与缺乏打理。才会在自己的身上因为积满了猎物的怨念。

  从而充满着特殊的味道。

  但是这明明只不过是个刚刚复活的造物,又为何会释放出如此强烈且刺鼻的气息。

  难道说,这也算是一种主动防御机制么?!

  用着这种强烈的味道来警告着入侵者,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存在。

  倘若对方识趣的话,那么就最好在这时乖乖退出去。

  大家权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从此秋毫无犯。

  赫尔斯一时间有点不敢相信,倘若这是真的话,那这个存在,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可怕的智力?

  它很聪明,也很懂得擅长利用着自身,来保护尚处于弱小的自己。

  用着狰狞的形态和浓郁的气味儿,吓退那些贸然闯入,对于眼前事物一无所知的探险者。

  毫无疑问这样做的话,绝对可以成功——

  但是可惜它遇到的是那个法师跟自己这个,只是想要跟过来看看的普通路人。

  所以它的战术才没有生效。

  但是这也足以让赫尔斯全神贯注的警惕起来。

  纵使有着那个法师他顶在最前面,那么赫尔斯也不能掉以轻心。

  他只是不用再担心来自于正面的突袭了。

  所以,他将那个拥有着三颗头颅的亡灵傀儡置于自己的身后。

  一颗头颅盯着正前方,随时警戒并做好出手保护自己的准备,另外肩上的两颗头颅,则是不断的巡视着两侧以及身后。

  这样就可以做到全面且无死角的戒备。

  而这个法师他在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以及赫尔斯始终都是在刻意跟自己保持着绝对安全的距离下。

  他也知道,或许在这个时候自己应该继续小心背后。

  然而若是说赫尔斯真的是站在自己这一方面的,那也许背后真的交给赫尔斯来防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他并不能确保着,接下来事态的发展,还能不能继续像着自己刚刚深入到这遗迹之中,一直保持着宁静。

  尽管连他自己都有些怀疑着,那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事实。

  在越是接近着距离那强大封印物核心距离时,他将愈发拥有着理想的自卫与反击的能力。

  但此有着一些可以被称之为之期盼的东西,或许总归是好的吧。

  心中抱有着这样的想法,周围的光线开始变得越发黯淡了,距离深入到这地下遗迹的入口已经有了相当一段的距离。

  光线已经不在能穿越略带曲线的地下甬道照射进来。

  面对着接下来真正的黑暗,法师他在此刻所能够采取的唯一行动,也是他唯一所能够做的事。

  就是在这个时候高举起自己的手臂,让瓶中那闪耀着纯洁圣光的魔法药水可以照耀的更明亮些。

  在那纯白的光芒之中,周围那扭曲的血管跟血肉,看的愈发清楚起来。

  他们二人甚至可以通过血管的搏动,清楚的看到里面所流淌的那些颜色纷繁的液体。

  这些液体绝对不是血液,或许它跟法师身上那些看起来像是取之不尽的药剂瓶一样。

  是被尘封在着地下空间当中的某些炼金药剂。

  甚至有可能,其中的某些药剂,就跟自己喂给老鼠的一样,具有着某种即为疯狂的特质。

  但是这对于本来就已经变异成为怪物的那个存在来说。

  现在的他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要么就在自己所能够触及到的范围内把那些蕴含着疯狂的药剂全部都灌进自己的肚子里。

  在法师跟自己所不能战胜的强敌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之前,尽力提升自己的战斗能力祈求能够在冲突中获胜。

  要么,就只能在这个时候坐以待毙了。

  后者显然,对于一个拥有自己智慧的怪物来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选项。

  所以答案也就只剩下的唯一的可能性,它在受到刺激下,开始尝试一切的可能,来让自己变强。

  而这是绝对不能让它得逞的计划。

  法师脸色一寒,他迈步踏进血水中的脚步,不禁变得更快了一些。

  一定要抢在这个怪物,强大到就连自己都无法战胜之前,彻底的解决掉所有可能的隐患。

  他在吞噬着更多的疯狂因子,这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理智行为。

  唯一能够进行解释的原因,可能只有一点,那就是长时间的封印与监禁已经彻底将这个家伙给避风了。

  现在,它为了逃出去,已经顾不得自己究竟会在接下来沦为何种模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