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第154章 023.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野亮 12114 2021-08-03 10:3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别动!”警察气喘吁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他肩一沉,钻进了人群中。

  警察抬起身子,为刚才手滑了没抓住而感到懊悔。

  放眼向各个方向张望,新宿街头,四面八方,人潮汹涌。

  刚才那个穿校服的少年,居然像一滴水进入海洋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嗯?怎么回事?”

  这里就算是人多,周围没有能隐蔽的地方,不该一眨眼的功夫,那人就泥牛入海般一丝痕迹都不留下。

  焦急的视线四处搜寻。年轻的警察头上冒汗。

  “人呢?”身后年老一点的警察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双手撑在膝盖上。

  “不见了!”年轻的警察大声说。

  “记住嫌疑人的特征没有?”

  “穿着这附近高中的校服,没看清长相,只看了一眼侧脸,很帅,有点像哪里的明星。”

  “太模糊了点吧,这特征。”年老的警察咕哝了一句。

  两人站在街上,极目远眺,连穿着校服的人都没有找到半个。

  “奇怪,太奇怪了。”

  不远处,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性被人群推搡得倾倒下去,一个身穿高中生校服的少年稳稳扶住了她。

  “不好意思。”

  “没事。”

  那个高中生露出侧脸,不正适合去当明星吗?

  “在那里!”

  两位警察异口同声地叫出声。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之前在那么显眼的位置奔跑,为什么刚才会看不见?

  “追!”

  两人一并朝前跑去。

  然而因为刚才跟丢了一段时间,现在再追,很难追上了。

  警察掏出了对讲机,大声汇报着地点,同时请求附近巡逻的警察支援。

  在围追堵截下,只要把嫌疑人锁死在这片区域,就不怕抓不到他。

  被迫结束【隐身术】状态的千临涯,闪避着街上的人流,奋力向前奔跑着。

  【隐身术】的等级并不算高,只能停留在迷惑人视线的程度,还不能做到完全无死角隐身。

  所以在警察们的执意追踪下,很容易暴露踪迹。

  这一带他不是很熟,尽量避免钻进小巷,那样容易闯进死胡同。

  他又没有什么轻功技能,要是进了死胡同,就必定会被逮住。

  可是继续跑了一段,远远发现前面也有两个警察迎了上来。

  这下不得不改变线路了。

  他闪身,闯进了旁边一个胡同,在里面穿行一段后,七拐八弯,身后再次传来警察的呼喊声。

  他彻底迷路了。

  正在原地迷茫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

  千临涯抬头,看到了身旁店面的招牌,招牌上写着“清水茶屋”。

  重点是二楼——二楼打开的窗户里,探出来穿着校服的少女的身影,清水刹那正探出身子,笑盈盈地看着他。

  “啊啦,对我的爱终于忍耐不住,发展成跟踪狂了吗?”

  “清水,到了你还我人情的时候了。”

  千临涯如是说。然后,一头扎进了“清水茶屋”。

  无视了迎上来的伙计,他“咚咚咚”跑上狭窄店内通往二楼的楼梯,刚好在半途碰到了匆匆走下来的清水。

  “我惹了点小麻烦,帮我掩饰一下,借我躲躲。”千临涯对清水说,随后,搬开她的身体,贴着她的身体侧身通过狭窄的楼梯,跑到二楼。

  清水刹那怔怔地看着他,随后小幅度点了点头。

  接着,千临涯就听到楼下传来清水刹那的声音:“等会儿有人来了,什么也不要说。”

  打量了一下二楼,这里不是营业空间,周围摆放满了各类茶具,还有一些桌椅板凳。

  在窗户的位置,摆着一张小床,床上白色的被单凌乱,看来清水刚才是从这张床上下来的。

  千临涯忍不住冒出一个想法:她该不会刚才是在这里补觉吧?

  不过很快,他就在枕头上发现一本摊开的书。

  这本书包裹着粉色的书封。千临涯对这个书封有印象,他和清水见面的第一天,她就是读的这本书。

  记得她还用这本书里的句子嘲讽自己来着。

  好奇心驱使之下,他拿起了这本书,翻开扉页看了一眼。

  扉页重复了一遍这本书的标题——《暗店街》。

  作者的地方写着: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清水刹那捂着裙子走上二楼,千临涯把书塞进枕头下面。

  “你究竟惹到什么麻烦了?”

  “被三井买凶追杀了。”千临涯说。

  清水刹那吸了一口凉气。

  “不是很厉害的对手,只是一些外校的混混。”他又说。

  “呼——”清水刹那松了一口气,“我就说,三井那小家子气的,也只能做出这种事。”

  “我把他们都打倒了。”千临涯继续说。

  “……”清水刹那扬起眉毛。

  “然后被警察发现了,现在正在被追捕。”千临涯结束了自己的陈词。

  清水刹那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这么说来,还是我的错咯?”

  “当然。”千临涯说,躺在了床上。

  软软的,很舒服。

  清水刹那坐在了床沿上,就在他旁边。

  “你这么浑身汗津津地睡在我床上,还真是够大方的。”

  “没事,我不嫌弃你的床。”

  “我嫌弃你!”清水刹那好看地皱着鼻子。

  千临涯掏了掏耳朵:“小点声……这家店,是你的产业?”

  “是清水家的,我只是名义上的主人。”清水刹那心不在焉的说。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他们听到,楼下传来的店员们的声音。

  “欢迎光临!”

  “搜查,请配合一下。”

  两人同时屏住了呼吸。

  “警察先生,要搜查什么?小店生意不好,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顾客。”

  “刚才没有一个高中生进到你们这里来吗?”

  “没有。”

  “不知道。”

  警察在底下询问着,店员们都是一问三不知。

  一个比较年老的声音掺和了进来。

  “二楼呢?”

  “二楼是非营业空间。”店员回答的声音传来。

  “我问二楼有人吗?”那个声音继续问。

  “……呃,我们的,掌舵人在上面休息,请不要去打扰她。”

  “掌舵人?哼……”

  那个声音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紧接着,就想起上楼的声音。

  千临涯无声地跳起来,往窗外张望——该死,街道上还站着警察。

  再打量整个房间,这个狭小的阁楼,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就连那张床也只是个床垫,底下是实心的。

  楼下传来店员的声音:“警察先生,楼上是清水家的大小姐,如果您这么上去……”

  “如果没有跟嫌疑人有关系的话,自然不会有什么。”

  上楼的声音接着响起。

  千临涯正在恍惚之间,忽然感觉后领一紧,被清水刹那拖到了床上。

  “脱衣服!”清水刹那小声说。

  “什么?”

  “快!”

  清水刹那迅速解开自己衣领上的领结,扔到房间尽头。

  她的手指灵巧活动,如同演奏钢琴般,校服衣衫上的纽扣次第解开,袒露出下方白皙的皮肤;裙子旁的拉链被拉开,裙子无声地掉落在少女脚下。

  千临涯移开脸,他明白了清水刹那想做什么。

  他也开始迅速脱起了衣服。

  上楼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这是极为狭窄陡峭的旋转式楼梯,但阶级数并不多,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让人从楼梯口探出头。

  千临涯和清水刹那都以此生最快的速度脱着衣服,快到可以在幼儿园的脱衣服大赛里拿并列第一名。

  胸口的领结就那么粗暴一扯,活结变死结,就那么草率地挂在脖子上。

  绽开的衣襟后面,露出的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也就那么裸露着,谁也没有想到去遮拦什么。

  从下往上直接掀起衬衣,因为动作过于粗暴,耳边传来线头绽开的声音。

  裤子直接脱掉,用脚踹到床脚。

  两人的衣服被揉到一起,塞到了床垫和墙壁的缝隙之间。

  最后,两人身上只穿着内衣,和袜子。

  但来不及管了,就那么穿着吧。

  “哗——”

  白色的被单高高扬起,轻轻落下,如雪一般覆盖到两人身上。

  “咚。”

  在楼梯上响起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

  “还不够。”

  清水刹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与此同时,她翻身,爬到千临涯身上,柔软的身体压住他的胸膛,双手捧住了他的脸。

  “什——”

  千临涯还只来得及发出一个短促的声音,接着,嘴唇就被封住了。

  肆意凌乱的接触,头部如同狂风骤雨摆动,整个视线内如同被抽帧一般,什么都看不清。

  两片嘴唇接触的地方,因为突如其来的麻木,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另外由于动作凶猛,时不时撞击在一起的牙齿,有点疼。

  毫无浪漫感觉,只能感受到对方身体里传来的战栗和慌乱。

  但在这本不该心生旖旎的时刻,千临涯感觉自己被香氛包裹,从鼻子到整个大脑,都浸润了名为清水刹那的香气。

  楼梯口响起最后一声脚步声。

  “咚!”

  “搜……”

  欲言又止,那位警察愣在了楼梯口。

  清水猛然侧脸,丝线般的口水断裂。她用警惕的眼神朝那位警察望了过去:“谁?”

  千临涯趁机朝另一个方向侧过脸。

  “搜查。”

  警察回答得有气无力。

  被子被清水拽到了身上,被单尾部露出两个人还穿着袜子的四只脚。

  女生的小脚穿着纯白色水晶袜,男生的大脚穿着黑色的短袜,并排在一起,格格不入的样子。

  “看够了吗?”

  清水微微蹙眉。

  美人发怒的模样,总是有点好看。

  “这里一直就你们两人吗?”

  “不然呢?!”清水的声音相当严厉,如果不是知道实情,千临涯会觉得她真的在发脾气。

  “那位是你的……?”

  “男朋友,怎么了?”清水伸出光着的胳膊,把耳边的头发挽到脑后。

  “抱歉,打扰了。”

  警察转身走了下去。

  “咚、咚、咚……”

  均匀的步伐再次响起,一如上楼时的步伐。

  楼下,传来他们例行公事的声音:“如果发现有可疑人物,马上报告。”

  “哗——”

  传来掀开门帘的声音,街道上,警察们聊着什么,声音逐渐远去了。

  在这期间,清水一直压在千临涯身上,两人都用心侧耳倾听着。

  直到确认警察的声音都消失后,两人才同时松下劲来。

  “呼——”

  清水的头靠在了千临涯胸口。

  “什么都别说,让我趴一会儿。”

  千临涯也不想说话。

  经过了刚才那一下,别说是清水,就连他都要虚脱了。

  两人互相急促呼吸了一阵子,终于才平复下来。

  紧张的感觉过去后,其他异样的情绪泛了上来。

  千临涯这才感觉到清水身体的方方面面。

  似乎是想到了他在想什么,趴在他胸口的清水闷闷的声音传来:

  “不许感觉。”

  “那你还趴在我身上?”

  “我一下子没有力气了。”清水的声音里透着无可奈何,“所以说你别趁机感觉我!”

  “我也没办法,是我的身体自己要感觉的。”千临涯不敢低头看她。

  就算他的身体有那么一点责任,身材十分完美饱满的清水,难道就没有更大的责任吗?

  “所以说,把责任都推给自己的身体,照幽斋,你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是婚后最容易三心二意的那种。”

  “怎么就说到婚后了?我一直都很专一的。身体的感觉是一种非常客观的感受,我没有办法左右它,这跟婚后会不会三心二意没有半点关系。”千临涯努力保持平静。

  他双手维持着虚抱清水的姿势,刚才为了配合她,他的手放在她背上,警察一走后,他就松开手了,维持这个姿势到现在。

  “呵呵,”清水冷笑了一声,双腿夹了夹紧,提示了一下某个竖着的东西的存在,“别以为我没感觉,刚才你就在对我很不礼貌。”

  “……我说了我没办法,而且恰恰相反,这是对你很礼貌。”

  而且,清水的腿……让他感觉更要命了。

  “算了。”

  清水刹那不知道用什么理由说服了自己,双手撑起来,整个上半身在他面前变成了无防备状态,俯拾即可采撷到。

  千临涯赶紧闭上了眼。

  “哟,闭上眼了,照幽斋,你心中还是有所畏惧的嘛。”清水刹那奚落的声音传来。

  “睁开眼的话,你今天就危险了。”千临涯诚实地回答。

  “哼。”清水不屑。

  等了一会儿,感觉到清水还没有动弹,他忍不住催促:“快走啊!你在干嘛?”

  “你的肌肉还真不是做上去的啊?”空中传来清水——或者说樱小姐研究似的声音。

  “你瞧瞧你说的这像话吗?”

  接着,胸口传来冰凉的触感。

  她将一根手指点在千临涯的胸口,然后慢慢向下,拉下一道线条。

  闭上眼,那感觉就好像某种生物从他身体上经过了。

  在这一刻,某个物体在他脑海中爆炸了,摧毁了仅存的理性。

  他将双手放在了清水的背上。

  “啊-”

  小小的惊呼了一声,清水倒了下来,和千临涯双目相对。

  他睁开了眼——既然睁开了眼,身体就没办法停下了。

  清水的身体之于他,如同干旱贫瘠的土地,突然迎来了一场好雨。

  洋洋洒洒,清清凉凉,先是滋润渗透进每一寸泥土,接着,让干枯已久的地下水道根根充盈起来,让泥土的粒粒饱满鼓胀。

  双手顺着脊背往上,直到停在她脑后。

  轻轻用力,很容易便消解了她仅有的对抗。

  “嗯-”

  少女发出细微的声音。脸上没有表情,却已经暴露心境正在连同身体一起颤抖的事实。

  他看到,清水刹那——现在应该是樱小姐,脸红得快滴出血来。

  双唇再次临近交叠在一起。

  在这一连串的行动中,每一秒,他都在等她拒绝。可是一直没有等到。

  所以他越来越得寸进尺。

  再等不来拒绝的话,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呀。

  千临涯想到。

  可他没有说出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