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第177章 046.七夕节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野亮 8954 2021-09-08 05:2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作者的房东因为某些原因,需要我从出租屋里搬出来,我工作日没有时间,只有明天有假期,今天下班后,收拾东西到现在,还没收完,估计要弄到凌晨,以备明天搬走。】

  【今天的更新来不及了,估计晚上都更不了,先拿防盗章顶顶,明天白天早点再更。】

  【如果顺利的话,这应该是最后一个防盗章了。作者的新住处离工作的地方比较近,居住条件也比这边好,以后应该都可以按时更新了。】

  【为了补偿大家,周末,我打算多写一点,周一也许可以加更,当然只是也许,因为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我是多发事故体质,每次一打算加更,不是前文被屏蔽,就是单位要加班。希望这次不会再有东西挡在我加更的步伐面前。】

  我变得非常强悍,比我之前还要强悍,我能听到五十米外的悄悄话,我的百米冲刺可以跑进7秒内,我力大无穷,不怕疼,人类脆弱的身躯不是我的对手。

  但是相比于钢铁来说,我的身体也很脆弱,一辆陆地战车冲塌了我旁边的墙壁,从废墟上碾了过来,战车顶上的机炮朝我“突突”地喷出火舌。

  “自己人!自己人!”舌头站起来,冲着这边挥舞着双手,在我被机炮打穿之前,陆地战车停火了,顶上的盖子打开,探出一个头。

  “自己人!”舌头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冲着那边高举着双手,“我是第三军的!”

  战车上的头缩了回去,过了会儿,好几个身穿军装防护服的人从里面爬了出来。

  “士兵你好,我是第八军的,你怎么在这儿?”从战车上下来的一个人和蔼地说。

  舌头还没说话,她的泪水就先夺眶而出。

  25.

  我和舌头一起被护送到了第八军的临时驻地,旧汉津B1区的一处临时军事堡垒。舌头在这里得到了良好的照顾,骨折的地方上了夹板,吃过阿司匹林后,感染也在逐渐消退。

  不过我的待遇就没有那么好了,我被绑了起来,穿上了拘束衣,嘴巴上还带着嘴套,尽管舌头告诉他们我不会咬人,但他们的信任显然没有这么廉价。

  这支部队是来丧尸区执行机密任务的,沿途嫌猎人窝点碍事,顺手进行清剿。

  舌头告知我们的来历后,军方表示送舌头回去是乐意之至,但是送我回去不太可能,但舌头再三强调,我是拯救世界的关键后,他们表示,没有任何人能带丧尸进人类区,除非获得三军总司令的同意。

  于是,他们搬来一台卫星电话,拨通了上级电话后,层层转接,最后,舌头直接和第八军的军长通上了电话。

  那边一接上电话,就用非常强硬的语气说:“我很忙,我只给这通意料之外的电话预留的5分钟的时间,希望你长话短说。”

  舌头马上说:“领导!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和我的丧尸朋友拥有一个拯救世界的秘密!我希望能用这个秘密换取一个让它进入A区的机会!”

  电话那头说:“那当然是不行的。如果拯救一次世界就要让一只丧尸进入人类区,那人类区现在早就尸满为患了。”

  舌头说:“那或者这样,这次将要轰炸整个B区,能不能在轰炸期间,让我的朋友去别的地方避一避?去别的丧尸区都行。”

  “不行。”那头说,“这次轰炸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多的杀灭B区已知的丧尸,这里既然有一只,为什么不消灭?”

  舌头咬咬牙:“那拯救世界的秘密我就不会……”

  “我对如何拯救世界不感兴趣,”那边说,“命令就是命令。”

  “您都不听一下是什么样的秘密吗?”舌头有些绝望。

  “不用听,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我每天都要听几百个拯救世界的秘密。无非是哪里找到了不会被丧尸咬的人,或者是发现了一种可以暂时缓解丧尸病症状的药。这样的秘密我们指挥部里有一大堆,如果你的秘密差不多的话,我建议你不要浪费时间。”

  舌头沉默了。

  她彻底绝望了。

  沉默了大概十秒,那边说:“5分钟还没到,不过你好像没有话了,那么我挂了。”

  说罢,电话果断传出忙音。

  站在一旁的第三军士兵耸了耸肩:“所以?”

  舌头看了看我,我看了看舌头。

  “如果他不能进A区,那我也不去。”舌头说。

  26.

  舌头和我从装甲车上下来后,一个人从装甲车上探出头:“这里没有猎人窝点,周围的丧尸也比较友善,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

  舌头冲他挥了挥手:“谢谢!”

  装甲车离开了,我看着舌头:“叽里咕噜?(怎么办?)”

  舌头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我说,难道不是你知道怎么办,才选择不去A区的吗?

  她说,别把我想得这么有城府,我才23岁。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去?

  她说,为了义气,你懂吗?

  我不懂。

  我说,所以,现在我们都没有办法去A区了,对吧?

  她说,对。

  我们辗转一百公里,想了这么多办法,见证了这么多的死亡,到最后,目的地没了,感觉这24个小时的出生入死成了一个玩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想笑。

  我说,所以,我们现在哪儿都不用去了?

  舌头说,对。

  我说,就连躺下来也可以?

  说罢,我躺在了马路上。

  舌头也躺在了马路上,说:对。

  我们躺在地上,两个人都笑了起来,比上次丧尸博士还在的时候笑得更崩溃。

  我问,离轰炸还有多少时间?

  她看了看手表,说,只剩5个小时了。

  我看着天空中飘过的云,惊讶的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抬头看过天了。

  成为丧尸后,我们不是在满地找食物,就是低头漫无目的地徘徊,居然从来没有机会好好看过天空。

  舌头问我,你还是人的时候,你是干什么的?

  我说,我不记得了,我们变成丧尸后,就忘了以前是干什么的了。你呢?你在人类区是怎么生活的?你们需要工作吗?

  舌头说,在人类区,也没什么生活,当然得工作,整个人类区,上到司令,下到平头百姓,每个人都得工作。不工作的人,就没有钱花。

  我说,钱可以买罐头吗?

  她说,钱可以买任何东西。任何东西。

  我说,人腿也可以买到吗?

  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她很坚定地说,能。

  我听了很震惊,我说,那钱可真是个好东西,只要工作就能有钱,那你们工作肯定很快乐。

  舌头变得愁眉苦脸起来:“想多了,钱虽然是好东西,但不够花。”

  我说你军方的人应该很赚钱才对啊?整个人类区,不是都由军方控制吗?

  她说,是由军方上头那些人控制。只有穷人的孩子才会当我这样冲锋在前的小兵。

  她给我算了算她的开支,有房租,有水电费,食物、衣服、娱乐……她算得我头都晕了,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类想活下去居然这么麻烦。

  我哪儿都可以住,从来不洗澡,所以不需要水电,工作服都是工厂发的也没找我们要钱。除了罐头,我什么都不需要用钱买。

  最后我说,恕我直言,你们人类的这个“钱”,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得到”,而是“什么东西都得花钱买”。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是的。不过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什么都得花钱买吗?还不都是因为你们丧尸?

  我有点心虚:是吗?

  她说,因为你们占了太多地,我们的房子不够,所以房价特别高,一般人根本买不起,给你们制造罐头,导致我们的食物价格奇高,寻常家庭一周才能吃上一次猪肉。

  我说,那电费呢?至少我们每天都在辛苦发电呢。

  她说,电费不高。电费是所有开支里面最不高的,但是这一项一项地加起来,钱就受不了了。

  我说,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人类每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一定很幸福呢。

  舌头说,你们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好吧,你们没有生活的压力。

  我说我们生活压力确实不大,但我们生存压力很大。

  我跟舌头沉默了一会儿,我又问她,还有多久轰炸?

  她看了看手表:“还有4个小时55分。”

  难以置信,刚刚才过去5分钟。我说我感觉都过了二十分钟了。

  舌头说,5小时比我们想象中要漫长。

  躺了一会儿,舌头忽然说,丧尸博士临死前跟你说什么?

  我告诉她,博士把试剂瓶给我了,然后让我拯救旧汉津。

  我觉得丧尸博士是个聪明的丧尸,但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没能保持人设,我怎么可能阻止他们轰炸这里呢?

  舌头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可能明白他的意思。”

  “他死之前不是说了吗?这个跟阿司匹林的效果一样,它能让所有丧尸都变成人,只要给旧汉津的所有丧尸都喝下这个的稀释液,这儿的丧尸就都能变成人。”

  我沉默了一会儿,因为我发现她说的有道理。

  可是我们不知道这个要稀释多少倍啊?我说。

  “拿过来给我看看,”舌头拿走了我手上的试剂瓶,指着上面的标签说,“这上面不是写着吗?‘原液,稀释2000万倍使用’。”

  “噶哦吼……(2000万倍,那是多少?)”

  “粗略一算的话,得有个小湖那么大吧,反正挺多。”舌头说完,掏出了她的地图,“好在旧汉津就是湖多。”

  “你看,这儿就有好大一片水面,叫什么?喷泉公园?”

  舌头把地图塞给我,说:“想拯救旧汉津吗?”

  我点头:想!

  她说:“现在有一个办法能拯救这里,那就是尽可能把更多的丧尸变成人类。”

  我说,我要怎么做?

  她说:“你现在利用剩余的4个多小时,尽可能地去找丧尸,越多越好,把他们都带到这个喷泉公园。我会在那里等你。我会把试剂瓶里的药都倒进这个小湖里面,你只要带着所有丧尸跳下去就行。”

  我拿着地图愣愣地看着她。

  “愣着干嘛?跑啊!”

  我拿着地图跑了起来。

  27.

  我拿着地图跑了起来,风从我脚下穿过。

  很快,我发现,并不需要我如何去寻找,只要我经过的地方有丧尸,他们就会跟着我跑起来。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丧尸就是这样的,只要一个跑起来,其他的也会跟着跑起来,不管是为了什么。

  就这么绕了两圈,我身后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从王家墩到香港路,从汉津关到取水楼,我的队伍越拉越大,在街道上浩浩荡荡,黑压压一片的丧尸占领了地面。

  有时候拦在我们前面的有几个猎人的窝点,但小小猎人,在如此规模的丧尸群面前,如同螳臂当车,他们惊呼着“有尸潮!前所未有的尸潮!”便纷纷淹没在了庞大的丧尸队伍里。

  遗憾的是舌头没有把手表留给我,我预估着差不多了,带着队伍,朝地图上标记的地方跑去。

  正在我奔跑之际,在轰隆隆的脚步声中,我听到防空警报响彻天空。

  “B1区人类请注意!B1区人类请注意!该区检测到异常尸潮,军方将在半个小时后对尸潮进行空中打击,请该区人类迅速躲到地下设施中,重复一遍,B1区人类请注意……”

  我怒吼一声。如果是马上就进行空中打击,恐怕这些丧尸刚喝了药水变成人,就会被炸点炸成粉末,还会连累到一旁的舌头。

  所以,我们的计划失败了。

  我的目的地又被剥夺了,但我体内的丧尸本能并没有停歇,它仍然像一台加满汽油的夏利,凶猛地撞击着我的躯壳。

  “吼!”

  我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怒吼,冲到整个队伍的最前面。

  去A区!

  我们要抢在时间前面,将兵锋直指人类区。

  让他们自己炸自己去!

  我的胸口像一台破掉的鼓风机,我的双腿像快散架的电风扇,我感到浑身上下彻骨疼痛,但我的脚步依然没有停下。

  “吼!”

  所有丧尸都同我一样,发出了毫无意义的怒吼。

  他们不知道这趟旅途的终点,也不知道为什么而奔跑,也不知道人生的意义之类的事情。

  但是他们和我一样,胸中都有怒火。

  明晃晃的铁丝网,在阳光下发出深黑色的光。

  火舌舔过我的耳朵,我双腿一瞪,整个人直接挂在了铁丝网顶端。

  “吼!”

  《丧尸永不为奴》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