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第122章 068.我回来了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野亮 8856 2021-07-29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恭喜你对“醍醐琉璃子”的攻略度已达到100%,现在你可以开启第三个匹配槽位了。】

  【恭喜你对“宫城美咲”的攻略度已达到100%,现在你可以移除槽位上的茶道对手了。】

  【你对两名对手的攻略已全部完成,解锁新功能:“恶格拔除”。】

  【解锁新功能:“自选对手”。】

  【恶格拔除】:你可以移除掉你的匹配槽位上,对象的“红色词条”,并处分该“红色词条”。

  【自选对手】:你可以搜索附近攻略度高于100%的角色,并放入匹配槽位内。

  已经很久都没有查看手机了,千临涯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系统。

  这次打开手机,才发现消息信箱里还隐藏着两条未读消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来的。

  刚看到这几条消息的时候,他还是挺高兴的。

  就比方说有了【恶格拔除】这个技能,他的生活会方便很多。

  拔除掉宫城美咲身上的绿茶属性,她就不会老是勾引自己了;

  拔除掉琉璃子身上的受虐属性,她就不会沉迷于那种不健康的游戏了。

  总而言之,这绝对是一个可以造福社会的好技能。

  所以,可能这个技能这辈子都不会用一次吧。千临涯想。

  【自选对手】这个技能倒还是有点意思的,不过,他打开搜索框,让系统探测附近攻略度高于100%的对手时,系统马上就弹出了千梦叶的名字,吓得他马上就关了。

  至于多出来的第三个槽位,他觉得很没用。现在光两个都很难应付了,再来第三个,柴刀结局的可能性大增。

  叹了口气的千临涯趴在桌上。

  自从仲夏茶会后,他就没怎么认真对待过系统给的奖励,现在,暂存起来的物品不知道有多少。

  什么枯山水、茶釜、茶碗、茶粉,数不胜数,还有什么体感最好的榻榻米、最高级的袱纱……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他取都懒得取出来。

  自从小堀远山转而支持自己,同时又被千玄房下了停止茶人活动的命令后,他一方面失去了点茶的动力,另一方面也失去了点茶的兴趣,这些东西都可以暂时封存了,反正也用不着。

  琉璃子也见不到,两个女大师的技能和茶具奖励也被榨干了,现在这系统,也就是每天从宫城那里打50万円这个作用了。

  感觉这系统好没用啊。

  正在发呆的千临涯,面前只穿着超短吊带和没系扣子的热裤,露出一大半胖次,一边挠痒一边打呵欠看上去大叔至极的宫城美咲走了过去。

  “喂,美咲。”千临涯忽然抬头说。

  “怎么了?”被叫住的美咲突然回头。

  “你好没用啊。”千临涯没头没脑的说。

  宫城美咲仿佛被刺伤一般,脸红了起来,憋住眼泪道:“我又哪里惹你了?”

  “不知道,就是想这么说一下。”

  美咲走到他身边,跪在他身旁,似乎是想好好讲理一般,忍着哭腔说:“是啊,我就是个没用的女人,每天只会白吃白喝,也不喜欢做家务,可是我就是没有梦叶能干嘛……”

  “我可没说得那么过分。”千临涯提醒道。

  结果美咲的自卑按钮好像被打开一样,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美咲确实想做家务来着,可是看到该做的事情,就想着放会儿也无所谓,结果再一转眼,就被梦叶收拾好了,不是美咲的错嘛!”

  “好了好了,你没错。”千临涯有点后悔招惹她了。

  “还有白吃白喝这件事,确实应该给钱当生活费,不然会惹人厌,美咲心里是知道的,可是之前你给我的几百万,全都给我妈拿去买房子了,现在我身上又没钱了,美咲也没办法嘛!”

  “没有图你那点生活费……”千临涯有点头疼起来。

  “……所以美咲就只能把自己没用的肉体多露一点出来嘛,我知道比不上你女朋友,又黑,皮肤又皱,身材又差,还有小肚子,你也不稀罕看,可是美咲也只有这种程度的身体了嘛!你不喜欢看也不是美咲的错!”

  “???”千临涯觉得话题逐渐离谱起来。

  梦叶还在厨房收拾餐具,美穗还在房间里睡午觉,千临涯有点害怕她的话被听到了,伸手去捂她的嘴巴,结果美咲对他的动作产生了一点误解,顺势就躺平了。

  千临涯:“???你干嘛?”

  美咲也意识到自己自作多情了,红着脸坐起来,却依然在最硬:“行了,你就尽情揉捏欺负美咲吧,反正怎么都比不上你女朋友。”

  “没有没有,你的身体没有你自己说的那么差,”千临涯揉着额头说,“跟琉璃子比起来,虽然你胖了点,但是肉感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被这么一说,宫城美咲马上喜笑颜开。千临涯觉得她肯定是属狗的。

  他伸手去捏她的肚皮,捏出一撮肉,说:“你看,也挤不出橘子皮,说明没什么赘肉。”

  “什么是橘子皮?”

  “就是把肉捏在一起的时候,如果皮肤上变得像橘子皮一样凹凸不平,那就说明含有很多脂肪。”

  美咲用双手拉住自己的腹部:“这样?”

  “不是。”

  千临涯直接上手教,双手在她的腹部移动,一开始宫城还能忍住,接着似乎是哪里的痒痒肉被挠动了,“噗嗤”一声笑出来,再次倒在了地上。

  “别、别捏了,痒、痒死了。”

  “还没挤出来给你看到呢,来,再来一次。”

  美咲躺在地上,双手捂住肚皮,来了一招兔子蹬鹰式,双脚连踩,想把千临涯给防出去,结果被他一把抓住了白生生的脚。

  “你这个脚就比琉璃子要大一点,而且全是茧,她的脚上一点茧都没有,比你的手还软。”千临涯抓着她的脚玩赏道。

  “哼。”宫城美咲听着他抓着自己的脚,却谈论着琉璃子的事,心里没来由泛起一股酸意。

  但同时她内心深处又涌出一点点背德的快感,略带娇憨地把另一只脚也搭在了千临涯的手上,把他的手夹住了。

  “喂,宫城,我这可是点茶的手,把你的臭脚拿开。”

  “就不拿。”

  “不拿是吧。”

  千临涯抠起了她的脚心,惹得宫城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咯咯笑起来,身体在地上左右扭动,顿时波翻浪涌,满地生光。

  “哥,你又在欺负美咲姐了。”

  起居室门口传来冷淡的声音,千临涯回头,发现梦叶如同一道白色的幽影般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把厨刀。

  此时,他的两只手,一手抓着宫城一只脚踝,蹲在地上,双臂分开,推进加速式前压,是开哈雷摩托的姿势。

  “对不起,有点得意忘形了。”

  千临涯和宫城美咲马上摆出正坐的姿势,好生生地回到了桌子前。

  梦叶双手放在胸前,明晃晃的厨刀轻巧地在身侧转动着,眯着眼,上上下下打量着两人,最后说:

  “哥哥就是太温柔了,才会拿这个女人没办法,美咲姐也一直在利用哥哥的温柔,看来这是本性中无法根治的顽疾了呢。”

  “对不起,会根治的。”千临涯诚心认错。

  ……托梦叶的福,炎热的仲夏总算不那么热了一些。

  千临涯坐在桌前,手机在桌子上打着旋儿。

  他响起前世小时候,到了夏天的标志,就是母亲说“走,带你批发雪糕去”,他就会如同跳上一匹小马驹一般,跳到自行车的后座,等着母亲往小卖部进发。

  以至于到了现在,他都没有切实地身处夏天的感觉。因为再也不会有人带他去批发雪糕了。

  “啧,应该跟田鼠太郎说一声。”

  刚喃喃自语说出这句话,院子外面就响起“滴滴”两声。

  千临涯往窗外望去,正好看到一辆熟悉的汽车停在院子外面。

  他袋鼠一般昂然站起身,趴在窗户前,探着身子往窗外望去。

  车门被打开,一只纯白色的高跟鞋首先踏了出来,随后,带着纯白色宽檐遮阳帽,穿着白色吊带连衣裙的醍醐琉璃子下了车。

  千临涯一个翻身,就从窗户里面跃到了窗外,他光着双脚,踏上了长满草的院落。

  琉璃子双手提着一条薄纱,挡住了自己的下半身,推开柴门,摇晃着踏上院子里的土地,细长后跟的高跟鞋踩在步石上,有些站不稳。

  已经数月没打理的院子,草都长到齐膝盖,有些都快齐腰高了,光脚踩到草茬格外扎脚,可他全然不顾这些,跋涉在荒草丛中,朝琉璃子走去。

  “琉璃子!”千临涯一边走,一边冲那边的女生招手。

  阳光下,只穿着吊带连衣裙的琉璃子,从锁骨到肩膀,再到双臂,都白皙得有种透明感,纯白的裙子被完美驾驭了。

  她早就看到他了,听到他打招呼,她却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看着地上的路,一步步小心翼翼地朝他走过来。

  走到跟前时,千临涯已经可以很真切地看到琉璃子脸上笑盈盈的表情了。

  “琉璃子。”

  “临涯,好热啊。”

  他双手合上去,搂住她的腰,把她抱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琉璃子的小腿翘起,宽檐的大帽子掉落在步石道路上,齐腰的漆黑长发披散下来,散发着好闻的香波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把她放下来后,琉璃子还紧紧抱着他的脖子。

  “琉璃子,好想你啊。”

  因为琉璃子穿着高跟鞋,他却光着脚,两人的身高被拉平不少,一低头,就轻松用额头抵住了她的额头。

  琉璃子“咯咯”笑着,在刺目的阳光下,脸上有些发红,笑了好半天,才靠在他肩上,冲着他耳边小声说:“我也。”

  “你也什么?”

  “想。”

  “想什么?”

  “想你。”

  “走,我们进屋。”千临涯握住她的手说。

  琉璃子转身,身后,女仆美惠已经从车上下来,一袭黑衣加墨镜的她,看上去更像极道战斗女仆了。

  “过2个小时再来接我。”琉璃子冲那边说。

  美惠点点头,钻进了车里。

  她转身,柔软的手掌熟练地旋转、然后十指相扣,另一只胳膊也挽了上来。

  “这几天你怎么过的?”

  “你呢?你怎么过的?”

  琉璃子用手捂住嘴打了个呵欠:“可累了。”

  “怪我。”千临涯由衷地说。

  “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琉璃子看起来对这事谈兴不浓。

  “醍醐家呢?受到什么影响没?”

  “亏了一些钱,又赚了一些钱。”

  千临涯知道,她所谓的“一些钱”,和一般人所谓的“一些钱”,概念肯定不一样。

  “要是你再晚几年弄这种事就好了,直接让你去当首相背锅,我也不用操心这些破事了。”琉璃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小脾气,但更多的是疲倦。

  千临涯没有说话,一俯身,勾住她的腰和腿弯,把她公主抱起来了。

  “累到了,我抱你进屋。”

  “丢人死了。”

  琉璃子虽然是这样说的,但很温顺地缩在他怀里,微微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颤动,一点都没有反抗。

  忽然,她睁开眼:“你没有穿鞋吧?”

  “心情一激动,没穿鞋就出来了。”

  “傻子。”琉璃子闭上眼说。

  接着,她又小声说:“待会儿你可别用你的脏脚踩我,除非洗脚之后。”

  千临涯暗笑:“想让我踩可以直接说。”

  琉璃子装睡。

  千临涯问:“你腿上的纱巾是怎么回事?裹着不热吗?”

  琉璃子腿上裹着纱巾,把下半身挡住,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琉璃子困顿地说:“进屋再告诉你。”她已经发出“呼呼”的呼吸声了。

  用脚开门进屋,小心翼翼地把琉璃子抱进屋里,蹲在地上,她却不肯下来。

  “再躺一会会儿……”

  千临涯皱眉道:“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只有在我身边才能安心睡吗?”

  “就是的呀。”琉璃子哼哼唧唧。

  “哥……”扎着头发的梦叶从起居室出来了,目光复杂地看着他们。

  琉璃子马上就利落地站起身,因为起得太猛,用手扶着千临涯的肩膀,非常有精神地说:“我回来了!”

  宫城美咲也从起居室走了出来,看到她,表情顿时变得像拆家被发现的哈士奇。

  千临涯马上就知道她惊恐的缘由了:她身上又穿着琉璃子的衣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