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第149章 017.腿腿理论和灵肉砥砺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野亮 9603 2021-07-30 00:3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从很久以前开始,千临涯就秉持着一个观点:腿往往是一句躯体上最精华的部分,尤其是大腿。

  比如鸡腿,鸭腿,筒子骨……

  不管用哪种做法,鸡腿肉永远比鸡胸肉好吃。

  可能这就是无可奈何又无法避免的真实。

  清水刹那的脚非常不礼貌地伸到了千临涯跟前,如果在他平行摆放的双脚之间画一条笔直的横线,那么,清水伸过去的脚尖超越了这条线,肆无忌惮地刺入他的领地。

  纯白透明的水晶袜包裹着的双脚,几乎看不出和袜子颜色有什么区别,室内鞋露出光滑透肉的脚背,并排摆放着紧紧并拢的双脚,连同笔直修长的双腿,在视线下暴露无遗。

  “你看。”清水刹那扬起下巴,引导他的视线向下看去。

  阳光下的洁白无比晃得眼神不敢靠近。

  好看。

  千临涯看了一眼,然后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两条腿似乎被看到害羞一般,膝盖向内夹了一下,缝隙变得更加微不可见,腿部摩擦发出细碎的声音。

  他想努力把思想控制在“腿腿理论”上,可是身体不自觉地出卖了他……

  清水刹那猛地把腿缩了回去,目光里露出一丝惊慌:“你裤子里有老鼠!”

  “胡说八道。”千临涯稍微调整坐姿,并拢双腿,挺直身体,努力消除影响。

  “真的!刚才在你裤子里面动!”清水双臂交叉放在胸前,似乎惊恐那只老鼠扑出来。

  “我解释一下,那不是老鼠。”千临涯强行硬气起来,“那是我身体的一部分,非常纯粹而简单的一部分。”

  清水刹那表情变幻,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嫌弃起来,用手指比出一个长度:“哦?是这个?”

  “应该是这个。”千临涯用手指比了一段更大规模的距离,用以矫正清水的错误印象。

  “恶心。”清水用手撑着脸说,双腿又往回收了收,藏在了椅子后面。

  “哪里恶心了?这是人类切实生存着的证明!”

  “这哪里像个茶人样,简直就是塞雷洪泰坦蚺。”

  “你给我向所有男性茶人道歉!而且塞雷洪泰坦蚺是个什么鬼东西?”

  “恶心,太丑了,呕。恶心。”清水刹那吐出粉红色的软软的舌头,做出呕吐的表情。

  “……”千临涯感觉自己受到了性别歧视,这是一种感觉很莫名的伤害。

  “我说,你刚才给我看,不就是引诱我出动泰坦蚺吗?”

  清水刹那用手撑住脸颊:“那你误会也太大了,我就是让你看看,我的都膝盖伤成这样了,还让我土下座,是不是残忍了点?”

  “我又不是想看你土下座!”

  “阿啦,你不是最喜欢看人土下座吗?”

  “嗯?道闲斋?这是你从哪里得来的印象?”

  “难道是我搞错了?”

  “无疑是你搞错了。”

  下课铃响了,趴在前面睡觉的高桥雄二醒了过来,中岛浩飞奔过来嘲笑他(“跑了几步就累成这样子,太逊啦!”)。

  拒绝掉两人的食堂就餐邀请后,千临涯重新把目光移向刚刚拒绝了和朋友一起去食堂吃饭的清水刹那。

  “我搞错什么了?”清水继续说。

  “什么都搞错了。”

  “仲夏茶会的时候,咆哮着叫人土下座的家伙是谁来着?”

  “就因为这个,就给你留下了我喜欢看人土下座的奇怪印象了吗??”

  “对啊。”

  “你难道不觉得,我的行为很帅?”

  “哪里帅?是指当着十四家面说我没气质的事吗?”

  说了半天,这家伙还是在对那件事耿耿于怀。

  千临涯竖起一根手指:“第一,我已经就那件事向你道歉了。”

  “嗯哼,我接受了。”

  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我没有说你没气质,我当时只是就事论事。”

  “在我看来差不多。”

  竖起第三个手指:“第三,即使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你很有气质,也很好看。”

  清水刹那的眼神有那么一刹那放空了,千临涯的视线内,弹出一个系统提示:

  【心动值+1,获得积分奖励。】

  清水刹那的眼神很快就恢复过来,刻意整理了一下校服裙子,盖住了更多的腿部,用防贼一样的目光瞪着千临涯。

  呵,女人。

  千临涯露出得意的笑容。

  嘴上说得厉害,还不是不经夸。

  “不用遮了,刚才的景象已经摄入我脑海内了,将要保存一辈子了。”

  “照幽斋,你不光喜欢看人土下座,你还喜欢对人进行X骚扰呢。”

  “道闲斋,人类大脑皮层对于记忆的保存期限是永久性的,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事实而已。”

  “把自己的变态全部推给自己身体就是你的策略吗?就算确实是那样,也只能说明你有一具变态的身体,照幽斋,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一点。”

  千临涯不由得挺起了胸:“尽管拥有变态的身体,但是我拥有纯洁高尚的灵魂,至今仍然保留着初吻和童贞,清水,这种用灵魂和肉体相互砥砺的痛苦,你永远也不会懂。”

  清水刹那“噗”地一声笑出声,气体喷在千临涯脸上。

  “注意卫生啊你。”千临涯提醒了她一声,转过头,却发现教室里的人都在看着他们这对,同时面带惊恐。

  清水双手捂着嘴,肩膀耸动。教室内还残存着的人,惊愕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依然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从这一刻往后,“清水刹那笑了”会变成时效性3天的新闻,在全校范围内传遍。

  【心动值+1,获得积分奖励。】

  清水放下手,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恢复了面无表情。

  “饿了。”

  “不要岔开话题道闲斋,我帮你扛下了三井的纠缠,好处还没有给我呢。”

  清水刹那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照幽斋,总是斤斤计较,可是得不到女生的好感的。”

  “女生的好感?抱歉,那种东西已经多到我不需要了。特别是你的好感。”

  “对你有好感的奇怪女生如果听到你这句话,肯定会哭出来的。”

  “为什么你就自动把对我有好感的女生加上了‘奇怪’这个限定词?听到你这话才会让人哭出来吧?”

  “难道‘喜欢你’这一点还不够显得奇怪?”

  “呵呵,你迟早会因为你今天的这句话而感到后悔。”千临涯冷笑。

  “是吗?那你尽管试试让我感到后悔啊?”清水刹那摆动头部,松开了绑成团的头发,让长发披散。

  “我去食堂了,再不去,就没吃的了。”千临涯站起身。

  经过清水刹那的时候,她抓住了千临涯的衣服下摆。

  “嗯?”

  “我刚才说,我饿了。”清水刹那强调了一句。

  “所以?”

  “我受伤成这样,总不能让我一个人走过去吧?”说完这句话,清水刹那脸红了。

  “谁让你刚才不和她们一起去的?”

  “难道不是你吗?”

  千临涯自知理亏,把肩膀递了过去:“那我帮你?”

  清水刹那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稍微一用力,站了起来。

  因为一条腿的膝盖还使不上劲,她只能半曲着膝,半边身体的重量很不客气地压到了千临涯身上。

  “这么跳过去?”千临涯转头看了她一眼,近距离看,侧脸还是很完美。

  “现在还没到能让你背的关系。”清水刹那说。

  “我倒没想背你。我的这把子力气,应该去负担一些更重要的事,一些对世界有意义的事。”

  “呵,迟早有一天,你会为你的这句话后悔的。”

  清水刹那跟着千临涯走出教室,手一直放在他的肩膀上,在兴冲冲吃完饭跑回教室的同学的目瞪口呆中,穿过长长的走廊,朝食堂走去。

  现在这个点在教学楼和中庭间来回蹿的学生不多,但也不算少,许多人都看到这一幕。

  下楼梯的时候,两人还正好碰到了正在上楼梯的萩原一行人,萩原和三个女生在一起,其中两个是同班女生,另一个好像是学生会的。

  看到清水的手搭在千临涯肩膀上时,四个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嗨。”千临涯朝萩原打了个招呼。

  他看到,四人当中的一个似乎有点眼熟的女生,眼睛莫名有些湿润。

  【心酸值+1】

  看到眼角飘过的提示,千临涯心想,这个数值这么好刷的吗?

  转过拐角,下楼梯,走到中庭,吃完饭回教学楼的人更多了起来。

  阳光照耀在草坪和长椅上,有人刚运动完,跑到洗手长池边拧开水龙头洗脸,还有人抱着一摞教学资料在走廊外奔跑,还有人手里拿着一沓写满英文的便利签,一边走一边背诵。

  两人经过时,这些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

  千临涯这才想起来,如果这画面传到三井拓也的耳中,他恐怕更加不会善罢甘休吧?

  不过幸好他提早布局,刚才就跟田鼠太郎叮嘱了,让他找几个雅库扎,趁三井一个人的时候,从背后给他套上麻袋,闷头打一顿,打完就走,也不用说什么,也别让他发现是什么人。

  不用多解释什么,他迟早会明白的。如果不明白,就多打几次。

  天城高中好像名门子弟不少,豪门望族也很多,父辈手眼通天的人也是存在的。

  但是如果天城高中只能有一个扛把子,那么这个人必定是千临涯。

  “喂,到食堂了哦。”千临涯对旁边的清水刹那说。

  “嗯。”清水刹那似乎听不懂他什么意思。

  “是不是该避避嫌了?”

  清水刹那横了他一眼:“我可以避嫌,我的伤口可没办法避嫌。”

  “那好,如果传出什么奇怪的风评,我可管不了了。”

  千临涯和清水并肩走进食堂,很快,视线尽头就飘过来一串一串的提示:

  【心酸值+1】

  【心酸值+1】

  【心酸值+1】

  ……

  千临涯万万没想到,还能有这等好事。

  “我要一份牛肉盖饭。”千临涯对食堂阿姨说。

  这份中饭和昨天一样,也和前天一样。

  发现了性价比最高的食物,他不介意一直吃下去。

  “你呢?”他回过头问清水刹那,却发现她一脸懊恼。

  “我也想点牛肉盖饭的。”清水说。

  “那你点啊。”

  “不想跟你点一样的。”

  清水刹那丝毫不在乎自己说话伤人,眼睛在食堂窗口的看板上滑来滑去,最终定格在定食窗口。

  “炸虾鳗鱼定食。”

  千临涯端着两份餐盘,带着清水刹那,一起寻找着空座位,然后就看到了一脸惊恐的高桥雄二和中岛浩。

  “你们是……什么时候……”

  “麻烦稍稍,给个位置。”

  千临涯不客气的在两人身旁的空座坐下,清水坐在他旁边。两个餐盘不客气地挤开了桌子上的残食。

  高桥和中岛顿时大为后悔——应该一人做一边的!这样就有机会坐在清水旁边了!

  中岛凑到千临涯耳边,小声道:“喂,千、千君,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做到什么?”千临涯手里拿着筷子,抬起脸,看到高桥一脸无法接受现实的表情。

  高桥讷讷张嘴:“你们……交往了吗?”

  “怎么会?”清水和千临涯异口同声地说,因为太过于有默契感,导致高桥和中岛更加怀疑。

  之前那些一起吃饭的男生们,此时都像嗅到肉香的狼一样围了过来,众星拱月一般坐在了私人的周围。

  千临涯解释道:“清水腿不是受伤了吗?”

  说完,他停顿了一会儿,吃了一口饭就刚才的牛肉。

  “嗯?”周围的人齐齐点头,等待他下一句解释。

  “她走不了路,所以我送她过来了。”

  “没有交往?”高桥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

  “没有。”千临涯一边摇头一边说。

  说话期间,清水伸出筷子,毫不犹豫夹走了他一大块牛肉。

  周围人还没来得及松下来的一口气,马上又提了起来。

  清水这个时候这种举动,明显是让他跳进荒川也洗不清。

  但他气定神闲,而且成竹在胸,对于这种小场面,他已经很习惯了。

  千临涯伸出筷子,去夹清水刹那碗里最大一条的炸虾。

  “啪!”

  炸虾刚夹起来,就被清水猛然抽过来的筷子击落了,千临涯一脸不愉地看着她。

  清水刹那没有抬头,从自己碗里稍微小一圈的一根炸虾,轻轻放在了千临涯碗里,然后迅速缩回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