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第121章 067.做个正儿八经的高中生吧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野亮 9175 2021-07-29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阳光凶猛,蝉鸣喧嚣。

  仲夏茶会过去了一个星期,千临涯也在家闷了一个星期。

  最初的那几天有很多来来往往的客人,随后就只有同样百无聊赖的美咲,和一直有活儿忙的梦叶陪着他。

  偶尔教美穗一些小学题目,会惹得她冒出星星眼,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每次这样,他都幻觉自己是利用丰富人生经验欺骗小姑娘的坏哥哥。

  随着夏天进入高潮气氛,气温也越来越热。今年的气候有点反常,电视台天天播报有雨,几乎要拍胸脯声嘶力竭地呐喊“这次一定会播报对的!”,可雨水就是不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湿热,整个东京像被闷在电饭煲里。梦叶不喜欢空调,所以即使家里有空调也很少开,而碍于家里的三位女性,千临涯也每天只能盛装在外,这导致他经常性和锅里被焖煮的虾蟹产生共鸣。

  女孩子倒是没有他这层顾虑。因为家里就他一个男人,女生身上的衣服正在随着信赖值的提高而一层层减少。

  首先是高度怀疑有露出癖好的美咲。她从穿着露出整双腿的热裤,进化到会穿微露出肚脐的短T,再进化到只穿轻薄的睡衣,再进化到穿着千临涯的长T恤,仗着衣服下摆够长,她把那件可怜的T恤当连衣裙穿,抬手拿东西时隐约露出的破绽,有时候会让千临涯青筋暴起。

  到了昨天早晨,早起的千临涯走出房间,刚好遇到了从洗手间出来的美咲,她只穿着内衣裤,头发蓬松,睡眼惺忪,眯着眼晕晕乎乎看到千临涯后,无动于衷,还用手勾了一下臀部的胖次边缘。

  “早。”

  “……早。”

  两人打过招呼后,千临涯目瞪口呆地走进洗手间,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出门后,却发现美咲还没离开。

  “你在干嘛?听水花?”千临涯没好气道。

  美咲的睡眼已经不惺忪了,却丝毫没有为自己的穿着羞耻,而是举起手中的报纸:“看我发现了什么!”

  千临涯拿起头版,读了一会儿,神色复杂地抬起脸:“麻大嘴巴终于确认死亡了啊……”

  “没错,看来你的作战完全成功了呢。”

  “不……我完全没想到会这么简单就……”千临涯真正体会到了“还没用力,敌人就倒下了”的感觉。

  “不过,还要提防他这棵大树倒下后,猢狲们的绝望反扑,所以还是不能放松警惕。”千临涯说。

  “没事,我又不着急,反正在你家可以白吃白喝,还有别人的男朋友可以玩。”宫城美咲打着呵欠去了起居室。

  千临涯的师傅身份现在在她那里已经越来越淡了,而且她总感觉……越来越像千临涯想象中的那种绿茶了。

  “喂,你最好还是把衣服穿好吧。”千临涯终于开口对她的背影说。

  美咲回过头,无所谓地说:“这不正打算去穿吗?”

  说罢,她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又回头,小声说:“对了,你的水花,还真够响的!”

  说完,她脸噌地红了,然后跑走了。

  千临涯原本每天都会观察梦叶胖次的颜色,并且播报给她听,惹得妹妹害羞逃走。

  他很喜欢赏玩妹妹的这种可爱反应,以前他没有妹妹,现在有妹妹的这种感觉让他很新奇。

  可是,自从美咲住到家里来后,每天一次的快乐源泉就没有了。

  因为梦叶也被带着不害羞了。

  梦叶以前喜欢围裙里面只穿着内衣裤,去给千临涯做早餐,但好歹她会在哥哥醒来前把校服穿上。

  可现在她已经变得有点完全不计较千临涯的眼神了,早上给千临涯端菜上桌时,梦叶前面的身体隐藏在围裙里,但身体背面却暴露了她只穿着最基本的内衣!

  千临涯目瞪口呆地接过之前点的“芝麻酱拌面”,提醒道:“梦叶,紫色,紫色!”

  梦叶毫不在乎地转过身,倒像是刻意给他看一般,回答道:“知道啊,不是哥哥给我买的吗?”

  千临涯很想在家里呐喊:“我也只是个年轻男人啊!别小瞧我啊!”但是因为太损害形象,所以只能憋住什么也不说。

  天气有点热过头了。

  这天,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菊池杏奈穿着一身形状上更像比基尼的时尚装束,把胸前放在起居室的桌子上,趴在一旁,热昏了头似的看着千临涯。

  千临涯坐在桌上看报。

  “阿姨,麻理最近过得怎么样?”

  菊池杏奈皱起鼻子:“别管那孩子怎样了。我背负着整个家族的压力,跑来跟你接触,你不该先夸夸姐姐的勇气吗?”

  “阿姨,你能跑过来,不就说明我已经不算‘危险份子’了吗?难道你也是那种和我一样冲动的人?”

  菊池杏奈皱着眉头趴下了:“喂,你也太瞧不起我的骨气了吧?虽然……你说的没问题就是了。哼,还有,叫我姐姐!”

  千临涯突然抬起头,眼神深邃地看着她:“我要是叫你姐姐,不就对麻理太不公平了吗?”

  “诶?!”菊池杏奈看着他的眼睛,一下子呆住了。

  千临涯突然想使使坏,问道:“你想让麻理叫我什么呢?叔叔?还是……”

  他凑过去,低声耳语道:“……爸爸?”

  “哎呀,你别这样!”菊池杏奈一巴掌拍在他结实的胳膊上,脸上却笑开了话。

  她伸出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白皙手指,轻轻搓揉着自己的脸部,似乎想要把脸上的红晕搓下去,但毫无作用。

  她咯咯笑着说:“想不到我这个年纪的女人,还会被这样撩,你有点犯规啊!”

  “刚才那个就当我对你一直一来的帮助的回礼了,杏奈阿姨。”千临涯又恢复了低头看报的模样。

  “别以为就这样过去了,”菊池杏奈女汉子似的拍了他一巴掌,“对了,我要恭喜你呀,‘明日之星’,在你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下,整个内阁都被你操纵了呢!”

  “哪有,我只是一个点燃小火苗的小角色罢了。”千临涯说。

  “还在谦虚,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比你更厉害的高中生了。”

  “哪有,我这样的,放在动画里还不够给其他高中生提鞋的。”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千临涯的身份浮出水面,各路媒体都对他进行了狂轰滥炸式的吹捧。

  《东京时报》说他是“明日之星”“超世逸才”;《朝日新闻》说他是“悍然死谏者”“以一己之力,让世人看到当今内阁的虚弱真相”;《读卖新闻》说,他是“真正的环保先驱,属于日本的环保少年”,“一声震动全球”;《产经新闻》说他是“上帝送给令和最好的礼物”。NK还做了一期独家特别新闻,请了几个专家在电视里把千临涯一顿猛夸。

  他受到主流媒体这样的赞誉,也是实至名归。他的一番操作,曝光了东电被隐藏着的罪孽,又让高层被迫开始考虑核废水固化入地,这番功劳,西方那个环保女孩再活两辈子都赶不上。

  而一直被愚弄着的民众也开始醒悟了:有些人明明家财万贯,却一毛不拔,自己作孽引发了灾难,却死皮赖脸要全国人买单。“不排核废水经济就会崩溃”的说法,原来只是一个谎言,核废水要入海,不过是因为损害到了小部分人的利益而已。

  就这些功劳来说,千临涯居功至伟。

  另外,他在主流媒体之外的民间,也以一种意想不到的角度火了。

  之前千临涯那个痛斥麻大嘴巴的视频,成功登顶推特之后,产生了意料之外的效果,据评论区反馈,不少人每天都要看好几遍那个视频,甚至有人不看那个视频睡不着觉。

  而之所以这些人对这个纯喷人的视频上瘾的原因,只是因为:“被他骂的感觉,听起来好舒服,好安心”……

  这不禁让千临涯更加觉得这个国家不正常。

  总而言之,千临涯现在已经登上世人崇敬的新高度了,已经开始有人期待他成为下一期《TIME》的封面人物了。

  而且,这还是在他拒绝一切媒体采访的前提下。如果他趁这个机会,接个商演或者什么的,出场费能挣到手软。

  菊池杏奈满脸笑容地说:“不管你再怎么谦虚,你以后都想低调都不行了,不知道多少人对你着迷,也不知道多少人恨你。”

  “这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一直在家中闭门不出。”

  “所以,我是来告诉你,你可以不用闭门不出了,尽管出门吧。”

  “嗯?”千临涯看着她,“继续作死?”

  菊池杏奈拍了他一巴掌:“姐姐会害你吗?你现在虽然不能说绝对安全,但至少高层是不会有人还想动你了。”

  “怎么这么确定?”

  “想想就知道了啊,”菊池杏奈撇着嘴说,“麻子已经倒了,彻底倒了,永远再起不能,首相又动不了你,小泉还要跟你交好,安藤现在对你进行造神运动,新贵族不敢碰你,旧贵族必须保你,你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

  千临涯沉吟道:“可是,麻生还有他的家人,还有他的势力,还有他的拥趸……”

  “那个你倒是可以放心,”菊池杏奈挥手道,“麻生家是真的垮了,现在已经四分五裂,他的那些儿子孙子,都在忙着抢夺肥肉,对你这个又臭又硬的石头没有兴趣。”

  她继续说:“何况,你帮他们早点解脱了麻大嘴巴这个束缚,他们内心底还要感谢你呢!至少,我的信息渠道告诉我,他们完全不想动你。”

  千临涯摸着下巴说:“麻大嘴巴究竟是做了怎样天怒人怨的事情,才能让他的儿子都不来帮他报仇?”

  “谁知道呢?”

  千临涯看着窗外,本来以为gameover概率高于99个点的事情,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破局了。

  “现在,最最恨你的,根本不是麻生家的,而是东电的那些会计。”菊池杏奈吃吃地笑着说,“你的行为,让他们被逼着清查,甚至要冒生命危险,他们肯定恨死你了。”

  “嗯??”千临涯不明白了,“我欺负过他们?”

  “没有。”

  “那麻生家族有没有欺负他们?”

  “欺负了。”

  “我有没有逼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弄虚作假?”

  “没有。”

  “麻生家族有没有逼着他们弄虚作假,愚弄世人。”

  “嗯……当然。”

  “那他们不去恨麻生家族,他们恨我?”千临涯有点激动地说。

  “谁让你要跳出来做勇敢揭开真相的英雄呢?”菊池杏奈憋不住笑了。

  “英雄就得遭人恨?这是特么的什么特么的道理?”

  千临涯生气倒不是因为被记恨了。

  他主要是因为恨铁不成钢。

  那些抽刀向弱者的孱头,欺负弱小的时候实力翻倍的家伙,要是拿这股气势联合起来去顶上面的,谁敢欺负他们?

  “唉,不过世道也就是如此。”千临涯叹道。

  “咳咳,”菊池杏奈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也是时候告诉你我真正的来意了。”

  “说?”

  “我是代表老师来的。”菊池杏奈坐正了身体。

  千临涯脑海中浮现了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身影:“大宗匠?千玄房?”

  “没错,”菊池杏奈说,“老师在过会那边,经过游说,已经将你死保下来了。”

  “鹏云斋还做过这事?”千临涯顿时对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大宗匠肃然起劲。

  “他做这事,怎么不跟我说呢?”千临涯问。

  “呵呵,大宗匠做事一直都是这样,他是为了呵护茶道的未来,不是为了讨你的感激。”菊池杏奈说,“不过呢,就我个人而言,你要是不感激,你就是没良心。”

  千临涯当然不愿意当没良心的人。

  “他将你保下来,也不意味着你没有丝毫惩罚。”菊池杏奈继续说。

  “那请问惩罚是什么呢?”

  “回去上学。”菊池杏奈笑了。

  “就这?”千临涯愕然。

  菊池杏奈努力端庄道:“大宗匠说了,你现在性格还不够圆润,需要多加打磨。”

  千临涯叹道:“果然,连大宗匠也觉得,我做的事情,太过于惊悚了吗?”

  “切,”菊池杏奈发出不屑的声音,“你做的事情,跟大宗匠年轻时候干过的事情比起来,那算些什么?大宗匠把你做的事情持续了一生,搞到现在人们已经习以为常,这才是茶人的成功。”

  千临涯最初还有点不服气,但稍微想了想之后,还是服气地点了点头。

  毕竟那位是亲手给希贤公点茶的人。而且不仅在风平浪静时一帆前往,在风波险恶的时候,他也照去不误。

  他也是真正有骨气和有信念的人。

  “大宗匠之所以让你回去上学,原因他也说了:如果你趁着现在火爆的风头,去进行各种名声变现的活动,以后会逐渐丧失茶人的深沉,无法更进一步,所以,你需要急流勇退,在茶道之外沉淀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去上学了。”

  菊池杏奈补充道:“还有,你在上学期间,就停止掉所有茶道活动,和光同尘,好好重新做回普通的学生吧。”

  “普通的学生啊……我倒是也想做。”千临涯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就是看大家给不给我机会了。”

  菊池杏奈倾斜身体:“那你到底同不同意呢?”

  “我同意,但不能马上同意,我想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回去上学。”

  “什么叫做合适的机会?”

  “说出来有点好笑,”千临涯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想和我女朋友一起回去上学,我想等她一起。”

  他想拉着琉璃子的手,一起到学校去,让所有人都看到。

  对于他来说,他浑身上下,心里心外,唯独这个想法,才是正儿八经,最像高中生应该有的表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