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第150章 018.空旷教室内,少女的二次共眠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野亮 10020 2021-07-31 01:2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哐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走廊上,一个男生看到清水刹那的举动后呆立,手中的圆碗掉落在地上,发出一连串七零八落的响声。

  整个食堂回荡着他的心碎。

  “那一个是我特地留着最后吃的,你夹走了不是很过分吗?”清水刹那把筷子含进嘴里又拿出来,解释道。

  千临涯深深地看了眼她的筷尖,筷尖上反光晶莹一片,缓缓夹起碗里的炸虾:

  “好吧。”

  这不相当于吃她的口水了吗?

  把裹着金黄面衣的炸虾放进嘴里时,千临涯如此想到。

  好在炸虾并没有因此染上什么臭味,反而有丝丝淡淡清甜的甘芳,入口后在唇舌间弥散开来。

  “抱歉,我……我还有点事,我先回班上了。”中岛浩端起餐盘站起身。

  “抱歉,我……我受不了了,我先回班上了。”高桥雄二端起餐盘站起身,一脸悲愤。

  两人的告辞似乎打开了某种开关,顿时告辞的声音纷纷响起,周围的男生们陆续说着“回去学习了”“今天的作业还没做完”“午休了!午休了!”很快这一片就只剩下清水和千临涯两个人。

  “好像,我们被误解了什么。”千临涯缓缓喝了一口味增汤,说。

  “只能怪你自己太无防备了呢,照幽斋。”清水刹那在一旁幽幽道。

  “嗯?无防备的是我这一边吗?”

  ……

  中午饭后,千临涯趴在桌上的时候,脑袋变成了铅做的,抬都抬不起来。

  坐在第一排的菊池麻理在胸前攥紧拳头,酝酿了好几分钟,才下定了决心似的,朝千临涯座位这边走来。

  “千、千君!”

  少女双手按在千临涯的桌上,把眼皮发沉的千临涯惊醒了。

  他抬起头,看到菊池麻理表情复杂的脸。

  “那个……千君,我听说,你家房子塌了。”

  突然出现的菊池麻理一会儿看着千临涯,一会儿转头瞄一眼旁边趴在桌上的清水刹那,神情鬼鬼祟祟。

  因为是关心自家的情况,他强打精神,抬起头说:“不算是塌了,昨天因为地震的缘故,有些地方出了裂缝,现在已经开始重修了。”

  “你和梦叶没有受伤吧?”

  千临涯打了个呵欠:“都没有受伤……对了,你是听谁说的?”

  “跟梦叶闲聊的时候知道的。”菊池麻理晃了晃手中的手机,“难怪你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千临涯揉了揉头发,强行打起精神:“昨晚没怎么睡。”

  “昨夜是在哪里过夜的?”

  “随便找的一家酒店……”千临涯不愿多说这个话题,“等放学了,还得出去租房子。”

  “那你们这几天住在哪儿?酒店吗?”

  “应该会是酒店了。”

  菊池麻理双手放在了他的桌子上:“那多不方便!”

  “嗯?”千临涯抬起头。

  菊池麻理一脸担忧:“酒店价格贵,行李也需要地方放,生活也不稳定,总是这么颠沛,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千临涯点头:“所以,我也是在考虑,要不要暂时找个民宿,不过如果租房很快的话……”

  “不如到我家来住吧!”菊池麻理的脸凑得更近了些,“我家里有空房间,足够你和梦叶两个人住了,还可以一起学习功课。”

  这个提议虽然听起来很美妙,但也过于美妙了点,让千临涯下意识就觉得世上没那么好的事。

  “那和你的家人一起的话……生活起来也不方便吧?”

  “唔唔,”菊池麻理发出否定的声音,“家里就只有我和母亲两个人,空间很大,你们完全住得下,甚至可以一人一个房间!”

  千临涯有点心动了,但顾虑到只有母女两人,自己入住进去会对两人产生不好的风评,有点犹豫要不要答应。而且看菊池麻理的脸,好像越来越红了。

  “千君,你怎么想?”菊池麻理期待地凑近了脸。

  “嗯……好、好吧。”千临涯轻轻点头,“多谢了,要不要我跟杏奈阿姨打电话说一声?”

  “不用,我已经和妈妈说了。”能看出来菊池麻理变得雀跃起来,握紧的拳头总算放松下来了。

  千临涯小声对菊池麻理道:“菊池,我有个事情有点在意,话说你父亲呢?”

  “父亲?我没有父亲啊?”菊池麻理听到这个问题似乎很意外。

  “嗯?啊,对不起。”

  “千君为什么要道歉呢?”她攥着手机,冲千临涯挥了挥手,“下午放社团活动后,我们在校门口见面哦,我在line上和梦叶也说声,千君,下午见!”

  千临涯冲她挥了挥手,心中一片感激,身旁,清水刹那抬起头,眼神一片澄澈,似乎是听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但完全不放在心上。

  感觉好像又变回单数日的人格了。

  ……

  推开活动教室的门,刚刚找到熊猫头面具戴上,身后就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扰了。”

  千临涯回过头,看到清水刹那抱着双臂站在门口,一脸冷漠。

  她膝盖上的纱布打了个漂亮的结,但看她站立的姿势,已经稍微恢复了点,可以正常站着了。

  “因为门开着,我就没有敲门了。”

  “没事,进来吧。”千临涯说。

  在他的视线内,系统提示再次呼吸明灭着在视角边缘闪烁。

  【特别任务:寻人】

  “在突然想起某件事的某一天,少女决定回溯痛苦根源,找到那个人。”

  任务目标:帮助清水刹那找到她要找的人。

  任务奖励:急救药*1(无论多么重的伤势,即使半只脚踏进地府,也能起死回生的超好用的急救药);桥姬*1(年份约在360年前);1000万円。

  任务时限:1个月之内

  温馨提示:本任务比较危险!请合理挑选商城物品辅助!

  接着,又弹出一个新的任务提示:

  【出现可选任务:你好,二位!】

  “如果你特别希望某个人能在你身边,那是很难的;相比起来,让那个人存在于你体内,倒是件很容易的事。”

  任务目标:让清水刹那当面承认自己的双重人格,并弄清楚双重人格的秘密。

  任务奖励:疗伤膏药1盒(专用于治疗外伤的神奇膏药,一涂见效,可反复使用多次);自有技能点*1;500万円。

  任务时限:24小时。

  千临涯深吸一口气,指引清水刹那到长桌前坐下。

  两人刚刚坐下,他开口便道:“上个星期五,你放我鸽子了。”

  “抱歉。”清水刹那马上回应道,“昨天我有个……朋友,一直拉着我去别的地方,我实在没办法拗得过她。”

  “嗯。”

  千临涯算了算日子,星期五的清水刹那,是那个难缠的双数日的清水刹那。

  可选任务“你好,两位!”的完成时限非常紧迫。

  所以,他打算开门见山。

  “你说的那个朋友,不会指的是另一个你吧?”

  听到这句话后,清水刹那无动于衷,伸手挽了挽鬓角的头发。

  “我不懂你的意思。”

  戴着熊猫头的千临涯靠近过去:“我是说,双数日的你。”

  时钟的指针标识着每一秒的流逝,“咔哒咔哒”的声音在此间教室里显得格外响亮。

  “我不懂你的意思。”过了一会儿,清水刹那又重复了一遍,眼睛里闪烁着迫人的光。

  千临涯的身形僵住,维持了一会儿姿态后,发现自己的【指示】技能很难在清水身上奏效。

  她和琉璃子魅力值一样,都是105点,难以对付的感觉,也是一样一样的。

  在其他女生身上,可以无往不利的行为,同样用到她们身上后,就像进入沼泽地一样,前进半分都困难。

  但是琉璃子的难缠,并不让人头疼。

  想到琉璃子后,千临涯身躯变得柔和起来,放缓了语气:

  “那么开始占卜吧。”

  不能逼得太紧,如果让清水放弃寻求帮助,那不仅会失去这个任务,还会让完成另一个任务增加难度。

  “上次我们说到,你要寻找的那个人,不知道姓名、年龄、身份,也不知道住在哪里,不知道现在在哪里,除了只知道是个女人以外,其别的一无所知。而你因为某些难言的原因,要寻找到她,是这样吗?”千临涯整理记忆,缓缓说道。

  “基本上算是这样。”单数日的清水刹那在更加凛然的同时,也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说话也有些含糊。

  “什么叫算是这样?”

  “对于那个女人,我的确了解不多,但有一点我很明确,便是她和我的联系。”

  “联系?”千临涯藏在面具下的头部晃动,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联系。人与人之间,存在着的联系。”清水刹那说。

  “你和她有社会关系?她是你以前的同学?还是你的邻居?”

  清水刹那摇头。

  “我和她没有社会关系意义上的联系,但我们有一种联系。出于某个原因被不情愿地勾连在一起,因而产生的联系,即使两方都不愿意。”

  听到这个说法,千临涯感到一头雾水。

  “告诉我这个联系的话,会更容易一点帮到你。”千临涯试探性地再次发动【指示】。

  然而,少女的心防的障壁,比想象中还要坚固,她坚决地摇了摇头说:“我无法告诉你。”

  “是你不知道,还是不愿意?”

  “我知道,正是出于这种我不情愿的联系,所以我才需要寻找她,我非常了解这个‘联系’本身,然而,了解‘联系’本身,并不代表了解‘联系’对面所栓定的那个人,所以我不能告诉你她的任何信息。”

  “那这个联系到底是什么联系呢?”

  “抱歉,我不能把这个告诉任何人。”

  千临涯感觉心很累,身体往下塌了一点。

  “你要寻找一个女人,而你要找她的原因,就是你掌握的她的唯一线索,而这个唯一的线索,你不能告诉我。”千临涯总结性地陈词,“她可能是你擦肩而过的人,也可能是接生你的护士,可能是住在你家顶楼的阿姨,也可能随便哪个擦肩而过的人。”

  千临涯双手握在一起,降低身体道:“大小姐,东京城市圈有5200万人口,扣去一半,也有2600万,要寻找这样一个女人,如同大海捞针。”

  “她甚至也可能不在东京周边。”清水刹那仿佛没有意识到千临涯的困难一般,淡淡地说。

  千临涯无语了。

  忽然,他想到了些什么,轻声说:“你要寻找的这个女人,不会是在你体内吧?”

  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

  “什么意思?”

  “你是双重人格者,”千临涯说,“你要寻找的,不会是你的另一个人格吧?”

  清水刹那在他面前双手捏紧,指甲发白,但脸上的表情一直和进来时一样,丝毫没有变化。

  最后,她放松下来,冷冷地说:“这位同学,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请你注意,我是带着真诚寻求帮助的心态来这里的。”

  “我要寻找的,不是什么幻想中的朋友,也不是什么另一个人格,而是一个实实在在存在的人,这个人有自己的身体,有自己的人际关系,有自己的所思所感,她切切实实地存在于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此时正在和其他人一样地道地生活着。”

  “为了找这个人,来到你这里之前,我已经用尽了我一切能够想到的办法,在走投无路之下,我才进入这个社团,寄希望于占卜,或者说寄希望于不明身份的你,这就是我最后的办法了。”

  “也许我的话在你听起来很无礼,也很无理,可是,请原谅我,走投无路的我,没有办法彬彬有礼地和你提起这件事。如果让你感觉为难,或者让你不高兴了……请你接受我的道歉。”

  清水刹那站起身,缓缓低头,然后,朝千临涯90度鞠躬。

  她颈后没有归置起来的头发,顺着光滑的颈部垂下来。

  “我知道这个要求对于你来说很为难,但是……我只能拜托你了。”

  千临涯沉默了良久之后,才说:“请你坐回自己的位子吧,清水同学。”

  过了一会儿,她才回身起来,做回到座位上。

  清水刹那对于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不讶异,这个学园里,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名字。

  思考了一阵后,千临涯把水晶球挪到两人中间。

  “你的想法我已经知道了,请你把手放在上面,我们再来进行一次占卜尝试吧。”

  少女依他说的,闭上了眼,把手放在了水晶球上。

  这是少女人生中第二次占卜体验,也是千临涯人生中第二次“占卜”体验。

  刚才她有多冷峻,此时傻乎乎地相信千临涯的她,就显得有多傻白甜。

  千临涯暗暗叹了口气。

  从刚才的气氛上,感觉清水心中压着某个很沉重的负担。

  外表看上去这么光鲜亮丽,说不定她家庭背景还挺麻烦的。

  如果是正常的花季少女,又怎么会不占卜自己的恋爱学运,而跑来占卜这种如同发生在村上春树小说中的事情呢?

  既然正面询问得不出结果,千临涯决定,再试试上次碰巧成功了的催眠。

  尽管他没有“催眠”这个技能,但他利用整合掉【暗示】技能的【指示】,只要稍微掌握一下话术,没准还真能发挥出“催眠”的效果。

  只是上次的催眠,是真的让少女卸下心房睡着了,这次他决定,让清水刹那进入浅睡眠状态,让她透露出自己的潜意识。

  也许,能有机会一窥少女身上的秘密。

  “你在一片海滩上,脚下的海滩一片金黄,眼前是湛蓝的海洋……”千临涯故技重施。

  他用了自己最温和的声线,企图让少女进一步放松,并且卸下心防,和他一同体验他记忆中的那个海滩。

  “呼——”

  微风再次吹进窗户,把窗帘无声地带起。

  清水刹那的头轻轻歪在水晶球上,发出均匀的呼吸。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