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视死如归魏君子

第147章 欺师灭祖1.0

视死如归魏君子 平层 10888 2021-07-29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视死如归魏君子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你是怎么说服的上官星风和贾瑛?”魏君好奇问道:“你们四大纨绔还互相有联系的吗?”

  “当然不是。”任瑶瑶不屑道:“我虽然表面上披着一张纨绔的皮,但实际上可从来没有做过纨绔的事情,心里还是十分爱国的,魏大人你怎么能把我和上官星风贾瑛这两个真正的纨绔子弟相提并论。”

  魏君:“ennnn……”

  他自问自己的情商已经很高了。

  但这话也是不知道该怎么接。

  看来本天帝栽在四大纨绔这个大坑里也不冤。

  不仅本天帝没有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四大纨绔彼此之间自己都没有看清楚。

  他们也都以为对方是真纨绔了。

  这时候反倒是大皇子对任瑶瑶提出了质疑:“瑶瑶,外界一直传闻你虐猫虐狗。”

  魔君瞬间抬起了猫头。

  虐猫?

  不能忍。

  不知道这个世界是被喵星人统治的吗?

  “你虐猫?”

  魔君的身上开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任瑶瑶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赶紧解释道:“都是误会。”

  “不对啊。”魏君想起了白倾心说过的话,皱眉道:“倾心说她亲眼见过你虐待小动物,手段极其残忍。”

  “那是因为我虐待的不是小动物,而是渣男贱女。”任瑶瑶道:“玩弄别人感情的妖怪,我见一个杀一个。而且我不止是杀妖,也杀人。”

  她化身刘媒婆,为人妖两族的婚姻努力奔走,为的可不是满足狐王的要求。

  而是真的想让人妖两族化干戈为玉帛,通过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来化解彼此的仇恨。

  虽然这个理想很难实现,但她一直在坚持。

  魔君看出了任瑶瑶的认真,点了点自己的猫头:“很有想法的一个小狐狸,可惜要做的事情太大了,不可能实现的。”

  “事在人为。”任瑶瑶道:“只要我身体力行的开始做,总有一线成功的机会。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一点成功的机会都没有。”

  “有理。”魔君道:“加油。”

  祂尊重每一个践行自己理想的人。

  这也是之前很多背叛祂的人祂都懒得杀的原因。

  大家都在践行自己的道。

  在魔君心中,这不值得记恨。

  当然,若真的惹到祂头上,正好祂也有空,那杀了也就杀了。

  不过如果没有当场杀死,那魔君一般也懒得追杀。

  即便是宋连城这样的人,魔君也认为宋连城是个人才。

  魔君肯定不会和大乾百姓共情,不能从这个角度去要求一只猫妖。

  魏君也不关心魔君的想法,他只是对任瑶瑶道:“你没有执法权,杀人犯法的。”

  “魏大人作为一个六品官,还是史官,应该没有权力向我执法吧。”任瑶瑶轻笑道。

  魏君耸肩。

  他确实没有。

  “那魏大人会举报我吗?”

  “我没那么闲。”

  “那我就继续做我的媒婆,杀我的渣男贱女。”任瑶瑶道:“这些人活着也是浪费资源,还是趁早送他们去地府报道吧。留着他们在,只会加深人妖两族的仇恨。”

  再说了,她现在拿着监察司的影子腰牌。

  等于有了杀人执照。

  而且杀人的理由都很霸气:出卖国家利益。

  不服的自己去找监察司伸冤去。

  大皇子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传音给任瑶瑶:“瑶瑶,既然你这么看不惯渣男贱女,为什么又对魏君使手段?”

  任瑶瑶立刻回复,语气充满了鄙视:“欺骗和渣男贱女有什么关系?我乐意骗魏君一辈子,你管得着吗?”

  大皇子:“……我还是觉得骗人不好。”

  “表哥,你可以保留意见。”

  任瑶瑶否决了大皇子发言的权力。

  两人用的是传音,魏君和魔君自然听不到。

  其实他俩也不在乎。

  魏君把话题引了回来:“你还没说你是怎么说服的上官星风和贾瑛呢。”

  任瑶瑶眨了眨眼,语气也有些奇怪:“说起来这两人感觉不像是我说服的。”

  “什么意思?”

  “我对他们说我要办一家报馆,然后你可能会当这家报馆的主笔,问他们有兴趣参一股吗?然后这两个纨绔当场就拍板表示要参股,荣国府现在的情况不好,贾瑛已经着手开始典当古董了。”

  任瑶瑶的语气转为凝重:“魏大人,你还是要小心一点,荣国府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和你有很大关系,贾瑛说不定是想先接近你,然后再对你不利。还有上官星风,他之前也和你有过冲突。虽然后来他说是误会,但是这种纨绔公子,向来眼高于顶,肯定已经把你记恨在心里了。”

  魏君:“……”

  这话我该怎么接呢?

  不是很能给你解释清楚啊。

  任瑶瑶的逻辑是没有问题的。

  荣国府现在风光不再,贾瑛也已经远没有昔日的风光。

  这一切都是因为魏君在史书上曝光了贾秋壑的罪行。

  荣国府没有被朝廷抄家灭门,已经是侥天之幸了,这还要归功于贾秋壑这些年也确实没怎么给荣国府好处,反而把荣国府给挖空了。

  贾瑛继承了荣国府之后,这个昔日的怡红公子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象姑馆厮混,他已经开始着手习文练武,准备重新振兴家业。

  不过很多人都不看好贾瑛。

  但这种状态的贾瑛其实比之前的贾瑛更加危险。

  因为荣国府的那些亲朋故旧对于贾瑛还是很照顾的,越是这种落毛的凤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杀伤力就越大。

  毕竟世人都慕强而同情弱者。

  这种状态的贾瑛要是真想针对魏君,魏君但凡反击,说不定还真有人愿意为贾瑛出头。

  破船也有三分钉,到底贾家从前也是一门两国公的主,任瑶瑶对于贾瑛还是很忌惮的,不然也不会在荣国府败落之后还拉拢他。

  至于上官星风就更不用多说了。

  真要是论纨绔地位,上官星风的排名还是比她高的。

  毕竟纨绔的地位基本按照他们父母的地位来排。

  他们三大纨绔联手,京城中等闲的势力确实不会来招惹他们的报馆。

  不过任瑶瑶担心贾瑛和上官星风会来招惹魏君。

  对此,魏君只能道:“我和贾瑛还有上官星风都深入接触过,这两人确实是纨绔了点,不过脑子转的也很快。除非杀掉我能够让他们得到天大的好处,不然他们不敢轻易对我动手。现在的我就是一块烫手的山芋,敢杀我的人不多。”

  说到最后,魏君十分唏嘘。

  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

  这不是他想要的局面啊。

  任瑶瑶显然没有抓住魏君这段话的重点。

  她以为魏君在说贾瑛和上官星风的城府很深。

  对此她早有心理准备,点了点头,道:“这个很正常,能够在京城活下来还闯出偌大名声的人,就不会有简单人物。之前四大纨绔里倒是有一个真蠢货,被我直接弄死了。”

  听着任瑶瑶骄傲的语气,魏君按捺住了自己打她屁股的冲动。

  任瑶瑶杀死的可能是唯一一个货真价实的纨绔。

  也是最有可能杀死他的人。

  结果被任瑶瑶提前干掉了。

  四大纨绔从此都变成了四大影帝,四个冒牌货把唯一一个正版给排挤没了。

  这是何等的丧尽天良。

  简直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魏君为那个死掉的真正纨绔伤心,也为自己伤心。

  如果那个纨绔要是还在的话,说不定现在自己已经死了。

  “任姑娘,你这么莽撞的杀人,总有一天会撞到铁板的。”魏君诅咒道。

  任瑶瑶笑了:“没关系,我娘是狐王,我闯什么祸我娘都会帮我兜着的。”

  魏君:“……”

  “再说了,魏大人你也不要太天真。陛下还想争取我娘的支持呢,只要我不做的太过分,陛下就算知道我随便乱杀人的事情,也根本不会追究。咱们这位陛下别的不行,装傻充愣那是一流。”任瑶瑶道。

  大皇子赞同的点头:“的确如此,我回京之事,父皇本来是不同意的。后来姨娘好像和父皇谈了谈,他就同意了,而且也不再提让我回西海岸的事情。”

  魏君:“……”

  魔君都抬起猫头看了魏君一眼,吐槽道:“魏君,你们这一代的皇帝好乌龟啊,我怎么就没遇到这么好的皇帝。”

  想当初祂纵横天下的时候,那两个蠢货皇帝修炼《皇极经世书》,一门心思的想干掉祂,一个比一个勇。

  最后祂不胜其烦,把两个皇帝都给咔嚓了。

  要是当时是乾帝上位,祂肯定就不用那么烦。

  和杀人比起来,祂更喜欢晒太阳。

  大皇子和任瑶瑶不知道魔君的身份,自然也就不知道魔君在吐槽什么。

  大皇子只是淡淡道:“好皇帝……这还真是一个不客观的评价。”

  “你不懂,这种知道认怂的皇帝真的很少见。”魔君的语气十分唏嘘。

  魏君吐槽道:“能够得到你的认同,看来皇帝果然是失败透了。”

  魔君大怒:“魏君你几个意思?”

  “字面意思啊,你本来就是个失败者,能让你欣赏的人肯定也成功不了。”魏君道。

  魔君强的是实力。

  可不是看人的眼光。

  这方面祂也就比魔君强一点。

  对于魏君的这个点评,魔君十分愤怒。

  “我就不看好你。”魔君立刻还以颜色:“整天就想着怎么找死,不知道天高地厚,早晚有一天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魏君闻言大喜,直接把魔君抱在怀里使劲撸了一遍。

  “小猫,谢谢你的祝福。”

  这真是他听过的最优美的人话。

  决定了,就冲着这句话,今天晚上的时候自己辛苦一下,多给魔君注射一点白色的正能量浩然正气。

  魔君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感觉自己的这个猫奴不是一般的幼稚,竟然故意说反话。

  本喵是那么容易被骗的吗?

  魔君充满了智商上的优越感。

  任瑶瑶和大皇子也以为魏君是在说反话,谁都没有当回事。

  哎,有多少真心话是通过开玩笑的方式说了出去。

  魏君无意中泄露了天机,可惜,没有人能get到。

  魏君也是很寂寞。

  “魏大人,报馆这边我还要整顿两天,你先准备一下文章就好了。等我这边的事情全部解决,我再联系你。”任瑶瑶主动道。

  魏君点了点头:“也好,我是要好好想想,到底要写什么样的文章。”

  天下间的恶龙太多了。

  而且有很多恶龙现在居然都想保护他。

  这是魏君不能接受的事情。

  这波他必然要把所有的恶龙全都得罪到死。

  把所有想保护自己的人都驱逐到对面去。

  把敌人弄的多多的,朋友弄的少少的。

  这样一来,他不死谁死?

  作死的思路是有的。

  魏君现在就在想第一个拿谁开刀比较好。

  修真者联盟那边,刀神显然根本不在乎修真者联盟的利益,祂更在乎魔君。

  但魏君又不能主动暴露魔君的身份。

  去挑衅天上的神仙的话……他调查卫国战争的幕后就已经是在挑衅神仙了,问题是刀神显然也不是很在乎这个。

  所以第一个很难拿修真者联盟开刀。

  妖庭的话……有狐王在,魏君严重怀疑自己无论做什么,狐王都能把自己洗白的干干净净,然后说服妖皇对自己加大投资。

  魏君对狐王就是有这种莫名其妙的信心。

  这样看来,感觉还是先拿乾帝开刀最稳。

  吃饭睡觉骂乾帝。

  闲着也是闲着。

  皇室肯定是有底蕴的,乾帝上次还说过他有把握拉着两尊真神陪葬,足以说明皇室的深不可测。

  只要他公开把皇族得罪到死,乾帝只要真想杀他,修真者联盟和妖庭肯定拦不住。

  不过乾帝太能忍了。

  魏君在想自己要做到哪一步,乾帝这个缩头乌龟才能硬气一把?

  这真的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而且到底是狐王送的更厉害?还是乾帝怂的更厉害?

  魏君很难判断。

  尺度就很难把握。

  在魏君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传音符微微震动了一下。

  魏君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

  好像是周芬芳送给他的传音符。

  魏君赶紧打开,果然,里面传来了周芬芳的声音:“乖徒儿,为师的伤养好了,明天就回京城,是不是很想为师?”

  任瑶瑶一个激灵。

  什么情况?

  周祭酒不是魏君的老师吗?

  本姑娘除了有一个走日久生情路线的情敌,难道还有一个走御姐路线的情敌?

  竞争这么大的吗?

  魏君不知道任瑶瑶的想法。

  他接到周芬芳的传音之后,瞬间眼前一亮。

  他想到要拿谁第一个开刀了。

  想让别人杀死自己,最先要做的应该是先要把保护自己的力量赶到对立面。

  自己这第一炮,应该对准周芬芳才对。

  欺师灭祖,进度1.0。

  魏君做出了决定——是时候来一波“新文化运动”了。

  这一次,自己要站在全体儒家的对立面。

  叛徒,一定会被清理门户的。

  魏君相信这个世界儒家“以理服人”的能力。

  在一个读书可以修炼的世界搞新文化运动,魏君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赢?

  这波铁稳,必不可能翻车!

  PS:大家有什么适合《破晓》的好文章推荐吗?我今年才18,读的书不够多,需要哥哥姐姐们提点。另外,今天两更,起点弄了个月票番外活动,等我写个道祖的番外,应该要白天才能看到,现在马上开始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