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游戏竞技 网游之动漫召唤师

第三百一十九章:白二试炼,成就传说!(上)

网游之动漫召唤师 星空无痕 8983 2021-07-26 03:3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网游之动漫召唤师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蜀山之巅内。

  白轩被投入小须弥幻境之中,他急需要成就高修为,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资料片里,闯过小须弥幻境,一身修为可直达通天路。这种幻境分不同的场景,只有等到玩家八十级之后这个幻境才会打开,并且难度十分之高。闯过去了,可以获得一件提升十级的宝物,NPC闯过去了,那就可以将体内的潜力资质极大的发挥出来,很有可能直接达到潜力的等级。

  …………

  “你是一个普通人。”

  “你出生在富贵的白家,你今天做了一个梦。”

  “现在,你正在梦境之中……”

  “你梦到的,是你的前世……”

  万古无一的星剑宗,传闻是纯阳真仙吕洞宾麾下弟子开创的宗派,强横之处足可以影响到大周王朝四十九州。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宗门,全体上下却被一头狼妖戏耍了个遍。

  “该死的狼妖,竟敢假冒为人族,拜入我星剑宗门!你真当我二十四位半步轮回境真传弟子是好惹的么?”

  星剑宗的山门前,一青衫男子手持三尺青锋,身后屹立着几十名背着长剑的白袍剑修。朝着面前一身银白色长袍,面容俊美的白发青年寒声道,语气之中,布满了杀机!

  “我本就只为拜师学艺而来,并没有夹杂其他的想法,你如此做法,不就是怕有朝一日宗主之位不在手中吗?”

  白发青年语中暗露嘲讽,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捂住胸口,眼神却依旧凌冽地望着对方,不落一丝下风。

  “好好好!”连道了三声好,龙云怒极反笑。“就让我今日来看看,我这剑修,与你这盖世大妖之间,谁能更胜一筹!”

  说罢,他整个人气息霍然一变,一股凌厉无匹的绝世剑意自其身上散发出来。

  那剑意好似世间一切都可以斩断,向着白发青年狠狠镇压而来。

  嗷呜!

  仰天咆哮一声,白发青年的身形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散发着滚滚妖气的绝世狼妖!

  妖气如若山崩海啸,势不可挡!

  二者登时碰撞在了一起,空中响起无数轰鸣之声!

  手中长剑精芒四射,朝着那狼妖当头斩去!

  锵锵!

  金铁交鸣之声顿时响彻四周,双方势均力敌。

  就在这一刻,龙云身后的二十四位剑修同时动了,如秋水般,剑光雪白。

  “小无相星辰剑阵!诛!”

  二十四把长剑划破天际,刻画出二十四颗星辰,狠狠印刻在狼妖身上!

  一刹那间,天地之间黯然失色,狼妖悲号,淹没在无数的剑光之中。

  那股痛彻心扉的感觉,以及最后被剑阵淹没的一幕。

  白轩顿时悚然惊醒,直挺地坐了起来,额上冷汗淋漓。

  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回到了家中的那间属于自己的小屋。

  “轩少爷,您可总算是醒了!”

  房门忽的被打开,富态的中年人从门外端着一碗热粥走进来。

  “福管家,我,我又做了一个噩梦”白轩眼中露出深深的惧色,心有余悸道:“真的把我吓坏了”

  “又做噩梦了?”福管家面露一丝迟疑,随即强笑道:“轩少爷,大夫都说了,您这是惊吓过度,也难怪,看见妖魔作祟。”

  后面几句是挺小声的,但还是被白轩听得清清楚楚。

  “不说这些个了。来,您先喝口热粥暖暖胃,老太爷守了您大半夜,刚刚才被老爷拉走。”

  福管家自顾自地说着,将热粥端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热气腾腾的粥,发觉肚中有些饥饿,他也不含糊,一口气将那碗粥吞食了个干干净净。

  “还有没有?”

  他抬起头,迎上了福管家惊愕的眼神。

  后者顿时一个激灵:“我马上再去给您准备准备。”

  言罢,他转身便走出了屋内。

  白轩拉开衣襟,觉得胸口一阵刺痛,他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却迟迟都想不起来。或许这个事情会跟现在的梦境有所关联呢?

  突兀,他的脑海之中灼烧疼痛起来,就好像有什么人在用笔尖刻写什么东西,白轩惨叫出声,疼痛很快停止。

  随后便多出了一篇闪闪发光的金色篇章。

  苍莲剑歌。

  他认出了那篇章之上的四个大字。

  “剑光浮虚白,仗其生苍莲。苍莲覆我身,掩岁敌愁年。大道行步难,苍莲护我身。世间无恨事,苍莲亦可斩……”

  口中喃喃地念动着内容,白轩的体内不自觉地运行起来,尝试引动内脉,吸收外部的灵气。

  一道道天地真元力如若洪流,直接从他天灵盖中汇入五脏六腑之内!

  这一套下来,端得是熟练无比,就好似他已运功千百次了一般。

  一圈一圈的灵气运作,伴随着他念动剑歌的速度越来越快,一道纯净无暇的灵气形成了一颗小小的种子,随后凝聚在了他的心脏右侧。

  砰!

  洪流冲垮了江堤,白轩只觉身体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不清不楚的清爽。

  这种感觉隐约有些似曾相识啊,苍莲剑歌……

  “我乃蜀山之巅第六代太上长老吴道林,观你乃是天生剑骨,不若随我习剑,他年之后,可成绝代剑仙,遨游于天地之间。”

  “当然,你的资质之高,连我都要惊叹。璞玉如果能经过雕琢……”

  他脑海之中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而后又是一阵刺痛感袭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疼痛愈加强烈,他翻身滚倒下床,双手抱头惨嚎。

  一刻之后,白轩满头大汗,疼痛缓缓散去。

  不对!这些记忆,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它对我很重要才是!

  连鞋袜都来不及穿好,白轩跌跌撞撞地推开房门走出。

  十步开外,福管家的身躯,正静静地躺倒在地,面目惊恐,好似看到了什么令他极度害怕的事物。

  白轩吓得坐到了地上,自己只是一个富家少爷,何曾看见过死人?

  “找,找爷爷去。”

  他嘴唇哆嗦着起身,脑中又闪过几道灵光,心神竟然是慢慢安宁了下来。这种情况,怎么回事?

  “轩少爷……轩少爷……”

  一道尖细的声音自脚下传来,一只胖乎乎的大手,牢牢地抓紧了白轩的小腿,如同铁钳一般,不肯放手!

  “福管家!?”白轩吓了一大跳,望向那地上的福管家。

  “轩少爷,你身上的真元好浓郁啊,我好想吞了你。”

  福管家抬起头,双目中只有眼白。他的表情诡异狰狞,根本不像是一个寻常人的样子。

  “你不是福管家!”

  白二体内苍莲剑歌顿时运转,一道半尺长的剑气突兀从指尖弹出,一闪而灭。

  而那“福管家”的额头上,也是多出了一个黄豆般大小的血洞。

  脚上传来的力道变轻,白轩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苍莲剑歌共有八式,自己耗尽了全身近大半吸收的真元,居然使用出了第一式:出芒。仅凭这一下,便将这“福管家”击毙。

  看来这苍莲剑歌果然有着非彼小可的来历,或许它会跟自己脑海之中不时闪过的记忆有什么关系呢?

  “少爷!少爷!”

  外面突兀闯进来一下人,他喘着粗气高声叫着:“少爷,外头有妖魔作祟!老太爷和老爷们让我赶紧来带你去镇口!他们……”

  声音戛然而止,他瞳孔猛地一缩,显然是瞧见了倒地的福管家。

  “福管家已经被妖魔残害……”白轩叹了口气,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是前所未有的镇定:“快,现在随我去看看爷爷。”

  “好嘞,少爷。”

  下人目中一抹杀机掩埋,随即恢复正常,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白轩立刻自他身前狂奔而过,反应极快。

  前者先是一怔,随后嘴露一抹狞笑。起身追了上去:“别跑啊,少爷,等等我!”

  “想不到你也是个妖魔……幸亏你的神色不对,不然我就差点着了道。”

  白轩心中暗道好险,有着体内真元力的加持,他现在的身体素质也是超于常人,不然早就被身后这妖魔追赶而上了。

  方才看见这福管家倒地的尸体,这下人眼中露出的并无惊惧,只有惊愕。

  神色太镇定,有时候也不是好事。

  “少爷……少爷……”

  身后下人紧紧追赶,白轩不回头也感受得到身后的妖气正在滚滚而动。

  他顿时觉得这世上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

  逃出了白家门口,一双赤脚没命地狂奔。

  此刻白轩身后逐渐聚集了七八个化身人形的妖魔,看他的目光里满是贪婪与暴虐。

  速度飞快,离镇口也是越来越近了,代价就是体内的真元一圈一圈的运转着,逐渐接近干涸。

  逃!一定要逃!他心中如此想着。

  噗!

  前方突然冲出一名手持大刀,身着一身染血粗布衣的男子,只见他手起刀落,便有一名妖魔躺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有幸存的凡人?”

  见到正飞奔的白轩,大汉微微一怔,随即目光一冷。“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凡人存活,定然是妖魔无疑!”

  想不到这些妖魔居然还会耍起计俩了?

  他眼珠一转,心中了然。手中大刀再度抡起,口中冷喝一声。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

  上百块细小的碎石浮空而起,随后被其用力一催动,朝着白轩呼啸而去。

  “什么情况?!”

  白轩陡然怔住,面前的男子分明也是将自己笼罩在其招式之内。

  来不及多想,再次催动体内不多的真元力,他翻滚过地面。头上凌厉的碎石破空声不断响起,狠狠砸在那些妖魔身上。

  未等他反应过来,大汉又是一刀朝他砸来。

  “等等!你干什么?!”

  白轩狼狈地躲过这一下,额前的几缕发丝被大汉削断飘落。

  “哼!尔等妖魔!何须再装什么阴谋诡计!”

  大汉冷笑了一声,手中长刀欲要再动。

  “刀下留人!”

  空中突兀传来一声暴喝,一名身着白袍,背着长剑的青年出现在了大汉的大刀面前。

  “白青云,你想作甚?”大汉眼睛微眯,手中大刀刀身闪过一抹寒光。“是想袒护这个妖魔?”

  “你怎知他就是妖魔?”白青云寒声道,“盖世大妖才能幻化成人形,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若他真是妖魔,那么你早就被其直接斩杀,还需玩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这……”大汉一时迟疑,显然是被白青云说到了点子上。

  “你可是轩儿?”后者不在理会大汉,扭头对瘫坐的白轩温声问道。

  “你是?”白轩惊魂未定,见到其平易近人的表情,内心稍稍平坦了一些。

  “我是白青云,你叫我青云叔便好。”

  白青云笑了笑,似乎是感受到了他身上的一丝妖气,随后认真道:“轩儿,你方才是如何从家中逃出的?”

  “管家变成了妖魔,我在一个小厮护卫之下逃了出来,岂料小厮后来也变成了妖魔。”

  白轩张口直接回答道,事实虽然有出入但也相差无几。

  “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白青云点了点头,转过身朝着大汉淡淡道:“你将这小镇之中的妖魔尽数清除,我先带他离开。”

  大汉冷哼一声,转身便走,并未作出任何回应。

  白青云倒也不见怪,他长袖一挥,一只淡白色的纸鹤逐渐在空中变大。随后这才向白轩招手道:“上来吧。”

  坐上了纸鹤,望着四处急速从自己面前掠过的云彩,白轩回忆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感觉如同身处梦幻。他知道,自从修炼起脑海之中那篇苍莲剑歌,自己的平静生活就即将远去。

  “你已经踏入了修练之道吧?”

  白青云的声音幽幽响起。

  “是。”知道自己瞒不过对方,白轩老老实实地选择了承认。

  “呵呵,那我就没有理由疑惑你如何能逃出来了。”白青云笑了笑,随后道:“你爷爷此刻应该在我支家内。本来昨夜就该将你一家人接到支家,岂料由于你的缘故,耽误了些许时辰。不过也幸好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能发现此处有妖魔暴乱。”

  白轩点头,却总感觉有什么不对,自己的脑海之中,错乱的记忆始终一闪而过,窥一斑又如何能知全豹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