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一个人的水浒传

第194章 窈窕女子

一个人的水浒传 尊雨雨 4491 2021-08-26 21:1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个人的水浒传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对于拥有本命星地理星的郝汉来说,这不是什么大事。他知道蚂蟥精心中怀恨不死,一定会找自己来算账,自己到时候给它来一个彻彻底底的消灭。

  郝汉把铁锹擦拭了干净之后,来到了那片臭水旁边,用铁锹在地面上划了几划,通过九尾龟的本事,瞬间已经修成了九个排水通道。

  这九个排水通道每个有三尺宽,一尺深,两边修了如同长城形貌的小堤坝。虽然是在黄泥地里修成的,但是修得整整齐齐,好似缩小版的城墙一样精致。

  乡亲们看罢,以为郝汉真的是神仙下凡了。

  九个排水通道同时排水,不到一刻钟,将臭水坑里面的水排了精光。在水坑的里面,显现出一间有一米高的小房子,小房子虽小,但是窗户和门,一应俱全。在小房子里面,关着一个面目清秀的姑娘。

  乡亲们看出来,这个姑娘正是田螺姑娘。

  郝汉等水坑里面的烂泥也被排空,留下了可以行走的坚实地面,就大步走了过去,来到了小房子前面,用铁锹朝着小房子一挥,已经将那小监牢劈成了两半。

  田螺姑娘一下被救了出来。

  谢瑞跑了过去,和田螺姑娘拥抱在其一起。他们两个人都觉得安全之后,马上转身来到了郝汉的身前,给郝汉跪下来,口口声声的感谢。

  乡亲们见郝汉为了大家除掉一害,也都走过来跪下,感谢郝汉。

  郝汉站在原地,见到乡亲们如此的善良和真诚,自己能够帮助他们平安幸福的生活下去,这种成就感,一时爆棚。让自己感觉自己真的就是救世主。

  郝汉连忙将他们都扶起来,说自己以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为己任,示意这一切都是自己应该做的,让她不要太客气。

  乡亲们将郝汉请到谢瑞家,各自从家里面拿出酒肉好吃的,要请郝汉大吃一顿。

  谢瑞夫妇和刘大娘连忙生火做饭,蒸煮米饭之后,又做了炖肉和炒菜,做了满满的四桌子。

  谢瑞夫妇请郝汉落座。

  郝汉则请乡亲们不要拘束,接下来就给大家敬酒。要说喝酒的话,没有人能比梁山好汉喝的多,所以,郝汉一开始喝酒,就好像灌水一样,喝了两三坛子,把大家都喝得有些醉了。

  乡亲们吃饱喝足,都回自己的家去了。

  谢瑞家只剩下谢瑞夫妇和郝汉。谢瑞夫妇也有一些醉了,连吃完的家什都没有收,就回房里面睡了。

  郝汉则一个人躺在了谢瑞家的一间小厢房里面,半睡不睡。他虽然喝了差不多七八坛子酒,但是他并没有醉。以九尾龟的酒量,再也五六坛子也没事。他没喝醉,也不能喝醉。他要在谢瑞家,提防蚂蟥精来偷袭。

  他预料蚂蟥精被自己砍成两半,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自己和乡亲们如此的庆祝,喝醉之后是一个偷袭的好机会。蚂蟥精是不会放过的。

  蚂蟥精认为是刺杀郝汉的好机会,郝汉却认为是解决他的好机会,所以就半睁着眼,假装休息来继续钓他。

  半夜,月亮升了起来。

  谢瑞家一片寂静。

  院墙外面,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一个十八岁的窈窕女子从月光下显出形来。她乌黑长发,面白如玉,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十分渗人。在她的手中,端着一碗洁白的面条,嗅着气味,来到了郝汉所在的房间。

  窈窕女子推门走了进来。

  郝汉闻听声音,当即从炕上坐了起来,装模作样的问:“谁?”

  窈窕女子来到了郝汉的身前,用双目对郝汉一勾,笑道:“好汉,你刚才光顾着喝酒了。刘大娘叫我来给你送点面条吃。你吃吧。”

  郝汉双目死死的盯着这女子,他已经看出来,这个女子乃是自己劈成两半的蚂蟥精,变成了两条蚂蟥,其中的一条变成了这个女子。再看这碗面条,里面一根根的都是小蚂蟥所变,如果自己吃了,这些蚂蟥就会在肚子里面成长,把自己给害了。竟然半夜来害自己?这胆子也太大了一点。自己就让她有去无回吧。

  郝汉一笑,一身右臂,将那窈窕少女搂进自己的怀里,笑道:“你来陪我吃。”

  窈窕少女装作娇羞的模样,低头道:“好汉,你快点吃吧,一会就不好吃了。”

  来了,端来了好吃的。

  郝汉端过来面条,笑道:“真是好东西,我实在是饿的很。可惜的是,就是有点凉了。我来热一热。”说着,就把碗放在了灯上,来回了烤了一阵,一口气倒在嘴里,吞了下去。

  “呵呵。”

  女子见郝汉将整碗的面条都吞了下去,忽然娇笑了一声,将郝汉推开。跳到一旁叉腰,怒道:“你吃的都是蚂蟥,他们将在你的肚子里面生崽。我要让它们把你吸血吸死。”

  郝汉不慌不忙,笑道:“我早就看透了你的诡计。刚才我对着灯火将这些蚂蟥都烤成了肉干,这些蚂蟥我都当药材吃掉了,舒筋活血,真是好东西。”说着,打了一个嗝,透着美味和香甜。

  “你!”

  女子没想到自己凶恶,这好汉比自己还凶恶。当即气的大叫,伸出双手,十个手指头都变成了蚂蟥的嘴。她用双手朝着郝汉的脖子抓来。

  郝汉当即抓起自己藏在身边的铁锹,一铲旁边的油灯,将油灯仍在她身上。

  油灯里面的油泼满了女子的全身,当即旺盛的烧了起来,女子想要挣扎,但无论如何也扑不灭身上的烈火。只是感觉,身上的肉都被烧焦了。

  郝汉纵身挑起,用铁锹插中了女子的头,狠狠的把她按在了地上,让她动也不能动。

  女子只能被烧,不一会,身体就被烧成了木炭,这样的话,她再不可能活了。

  忽然,一阵腥臭的寒风从门外冲了进来。一个身高三米的粗壮男人从门外冲了进来,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郝汉的头咬来。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蚂蟥精被劈成两半后,另一半成长成为的男子。

  郝汉当即将铁锹抽出来,用烧红的铁锹劈在男人的身上,由于刚才的烈火,烧的这铁锹得有一千多度。一千多度的高温劈在那蚂蟥男人的头上,当即将这条蚂蟥精烧烤成了肉干。烧烤出来的香气,竟然飘满了整个村子,把所有的乡亲都给香醒了。

  “哎呀,真香!”

  郝汉嘲笑着,将蚂蟥肉砍成了粉末,这个粉末是可以入药的,可以给乡亲们治疗血液的问题。

  此时,天已大亮。

  乡亲们被香味引到了谢瑞家,大家见蚂蟥精彻底的被消灭,都再次拜谢郝汉。每个人都分得一包蚂蟥粉珍藏起来,等待日后有家人得了关于血的病,而用之。

  郝汉惩罚坏人的手段,不但要击败它,而且要吃了它。

  谢瑞夫妇见郝汉如此的大恩大德,实在是一时间难以报答。就和乡亲们商议过后,当即决定,村里的每一户都掏出一部分钱来,集资给郝汉造一座庙宇。

  庙宇里面竖立九尾龟黑矮的身躯,但手拿着铁锹昂然站立,眼神带着从容不迫的精神。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的田地之神!我们世世代代用香火来供奉您。”

  众位乡亲对这郝汉再次朝拜。

  郝汉哈哈大笑,抬头望望苍天,自己无愧于苍天。低头看看大地,自己对得起大地。自己是顶天立地的民间英雄啊,成就感无可比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