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98章 城头逼反严光楚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972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就在孙光宪忙于高保融即位事宜的时候,张无邪围了江陵。这时候,江陵城里只有一万军队了。而张无邪率领的围城的大军却足足有两万三千人。

  严光楚知道自己鲁莽了,居然在这时候禀报军情,把高从诲给气死了,这祸闯大了。幸亏有孙光宪挡着,要不然自己可真的就死定了。

  以当时的情形来看,盛怒之下的高保融完全有可能一怒之下把自己砍了。也是,谁让自己心急之下禀报军情,结果把南平王给气死了。

  这时候进去请罪,高保融绝对会把自己砍了,至少会把自己关进监狱里。无奈之下,他只能赶紧返回城头,准备抵御即将到来的敌人。

  高从诲死了,但是丧事不能现在就办,毕竟登基是喜事,一旦先办丧事,重孝在身,就无法办喜事了,所以一般都是先办喜事,再办丧事的。

  然而,高保融一看下面,荆南的主要人物都在,就缺一个严光楚,当下大怒,便问,“不知道严光楚严大人何在啊?本王即位,居然不来,这是在蔑视本王吗?”

  孙光宪上前道,“大王,先王新薨,不易见刑兵,况现在我荆南内忧外患,当齐心协力为好。”

  “大人莫劝本王,这贼子明知道先王病重,却故意在先王病榻前讲述军情,这才使得先王急怒攻心……来人,禁卫军火速将严光楚抓来,本王要他为先王陪葬!”

  “大王且慢!严光楚禀报了什么军情?”孙光宪一听有军情,当下便着急了。

  但是高保融不理会,直接挥手,于是两个禁卫军便直接走出去执行高保融的命令去了。

  孙光宪一看,还不能和这年轻人顶牛,便道,“敢问大王,严光楚在先王病榻前说了什么军情?可否告知臣下?毕竟,当前我荆南局势可不太好啊。”

  “那老贼居然在先王病榻前说,魏璘兵败被杀,父亲一听十弟之危无解,这才急怒攻心……”

  “大王,严光楚不分时机,的确不当。但是,大王可知,一旦魏璘真的战死,安对于我荆南可是大危机啊,一旦峡州有失,我江陵府便是孤城一座啊!”

  这时候,高保融才意识到了重要性,便道,“对了,严光楚说,魏璘在猇亭中了埋伏,被复州刺史林仁肇阻拦,魏璘将军战死,五千大军只逃回来了不到五百。”

  孙光宪一听,立马明白了,心下道,峡州完了,只怕敌人的心思还不止峡州。便道,“大王,此事非同小可,魏璘在猇亭遇袭,说明什么?说明敌人围困峡州的目的是吸引我等救援,然后在半路伏击援军。

  前几日,峡州求援的人说,围困峡州的是安州的军队,而这次半路伏击魏璘的是复州的军队,众所周知,安复郢三州皆是韩熙载的人,那郢州的人难道就不会出动吗?

  敌人故意围困峡州,只怕目的在于削弱我江陵的兵力啊。如今魏璘战死,只怕复州的军队与郢州的军队都会冲我江陵府而来。

  现如今,先王新薨,我荆南军力大为削弱,又遇到敌人来攻,如何是好啊?诸位,还请多多献计献策啊。”

  听孙光宪这样一分析,大家这才着急了。高从诜道,“大王,如今敌人可能瞬间即至,臣需要即可去城头加强防备。”

  高保融也知道自己的鲁莽不能解决问题,便台头看了一眼孙光宪,孙光宪微不察觉的点了一下头,高保融道,“叔父且请前去。”

  高从诜立刻便走出王宫,朝着辎重营走去。他知道,要抵挡韩熙载的进攻,必须要加强防御。而自己没有李景威和倪进知那样把握战机的指挥能力,也没有梁延嗣魏璘那样的武力,甚至于再把握战局协调调度方面,也是远远赶不上严光楚。

  但是高从诜有一个优点,他知道自己的本事,也不会妄自尊大,所以他首先想到的是,尽量的借助器械的力量。因此他首先去的是辎重营,反正敌人也不会再这一会,磨刀不误砍柴工啊。

  要是在平时,高从诜这画也没有问题,但是是现在的情况是,张无邪的大军已经来了,而宫中有忙于准备高保融的继位大典,还要准备过程的丧事,忙的一塌糊涂。

  城上的士兵更是不敢随意的离开岗位,只能在各营的指挥下,防守各自的地段。

  好在城下的军队还没有攻城。

  严光楚走出王宫,一直在等待机会,看能不能通过孙光宪给高保融解释一下,加强防御。然而随后听到了高从诲死了的消息,无奈之下,只能走上城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然而,登上城头,看着城下的军队,严光楚的头就大了,足足与两万多军队啊,这还怎么守?

  正在琢磨防守的问题,突然两个士兵冲上城头,跑到严光楚身边,“大人快跑,大王要抓你!”

  “什么?刚刚宫门的弟兄们发来急信,大王下令让禁卫军来抓你了,说是要拿你替先王陪葬?”

  高从诲一听头更大了,自己还在这里等着守城,可是人家却准备拿自己砍头了,便问旁边的一个营指挥,“这城门上有多少咱们掌节院出来的弟兄?”

  “大人,咱们掌节院出来的弟兄们都在这边,大概有三个营。”严光楚一听,三个营一个可以保的自己一命了吧?

  就在此时,一队禁卫军上了城墙,为首一个都头道,“奉大王令,捉拿人犯严光楚,闲杂人等不得靠近!”然后看一眼严光楚道,“严大人,请吧,莫要让弟兄们为难。”

  这时候,刚才在严光楚身边的那个营指挥道,“我家大人在此据敌,何罪之有?”

  严光楚也道,“诸位请看城下,敌人已经围城,严某要守城,只怕不能跟随诸位去了啊。”

  那都头一看严光楚不从,心中更是不满,他们自视是南平王的亲兵,谁都不放在眼里,这一位居然拒捕,当下也是羞刀难入鞘,大怒道,“拿下!”

  严光楚身后的掌节院出来的士兵立刻向前,把严光楚围在中央。

  禁卫军都头一看,大怒道,“严光楚!你要造反吗?”

  掌节院士兵道,“造反又咋地?”

  那禁卫军一听,立刻挥刀砍来,是双方便战了起来。三个营对上一个都,十五比一的对比,战斗瞬间结束。

  甚至快到严光楚来不及阻止。

  看着城下的军队,严光楚知道江陵府已经守不住了,既然如此,倒不如投降算了。

  当下便对着身后的一千五百士兵道,“诸位,江陵府已无我容身之地,我严光楚决定投奔韩熙载大人,诸位愿者跟随我不愿者严某不勉强。”

  那一千五百士兵道,“愿意跟随大人!”

  于是,一行人走下城墙,打开了江陵府的城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