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105章 签个不平等条约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4555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冯延巳听说有一支大军自上游顺流而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来了,这不是韩熙载那个王八蛋才怪呢。

  TMD这就是故意来恶心老子的好不好?鄂州只有一千军队,主要就是用来维护社会治安,根本就不具备防御的能力。本来李璟曾经想要加强一下鄂州的守备,后来听说鄂州一切都好,也就没当一回事,然后就,就给忘了。

  当然,即使再多给冯延巳也不会要,鄂州一共不到一万民众,你让我那什么来养活那么多军队啊?

  军队那是要吃饭的好不好?最关键的是冯延巳不敢养活更多的军队,按照这个时代的一般状况,军队最多只能是老百姓数量的二十分之一。

  再多了就养活不过了,民力会被压榨到极点。当初高从诲的军队就达到了令人惊讶的十分之一,结果不得不抢劫过往使节,被称为“高癞子”。

  而冯延巳养活着一千军队,都还要他弟弟冯延鲁帮忙,要不然早就养活不过了,到那时候,他治下的老百姓估计会跑的一个都不剩。

  所以,在冯延巳的眼里,韩熙载和张无邪,那是最缺德的人,你打就打,怎么能把人家的老百姓都勾引跑呢?

  然而现在,这两个缺德的家伙居然来了,而自己也没有办法抵挡。既然你从城北上岸,那我就从城南门走。

  于是,冯延巳便带了衙门里边仅剩的两百衙役,赶紧简单收拾了一些财物,朝着衙门跑去。

  天大地大,自己的小命最大。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于是,冯节度使大人跑了。

  然而,这个世界总有意外发生,冯延巳刚刚出了南门,就被前面一直队伍挡住了去路。

  这支军队只有一千人左右,当先一名少年,大约十四五岁,还有一二十出头的红脸大汉,手提一长棍,端坐马上,开口道,“冯大人,这是急匆匆的去哪儿呢?”

  冯延巳一看,坏了,虽然不认识对面的这两位,但是他也能估计到那少年的身份,那不是去年被他诬陷为“妖人”的张无邪还能是谁?

  但是这时候却不能承认啊,当下便道,“二位壮士认错人了,在下不是什么冯大人。在下有事许出城一趟,还望二位壮士行个方便。”

  说完还拱着双手做了个揖。

  张无邪再马上看的好笑,也不愿意与他磨蹭,便道,“冯大人莫怕,我等今日是来拜访冯大人来了。你也不想想,在这鄂州城里,除了你冯大人,还有谁能够拥有着两百人前呼后拥的阵势啊?”

  这话到了冯延巳的耳朵里分外刺耳,麻蛋,两百人前呼后拥的节度使,全天下就老子这一个了吧?你们一个个出门都可以有万人簇拥,老子身后就只能有着两百人,你还用了前呼后拥这个词,这是欺负老子没文化咋地?

  当然他这也是腹诽而已,可真不敢出口。看来对方已经认出来自己了,再装下去只能徒增笑料,便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

  “在下武昌军节度使冯延巳,见过二位。不知这位如何称呼?可是江陵府的镇南王吗?”

  赵匡胤道,“这位正是大汉镇南王,还不上前行礼?”

  冯延巳憋屈啊,几时受过这个气?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形势比人强,再说了,人家可是一个王爷啊,自己上前行礼,也是应该的。

  只好硬着头皮下马,向前行礼道,“大唐武昌军节度使冯延巳见过镇南王爷。”

  “冯大人不必客气,我便是你冯大人所说的妖人啊。”

  这话说的冯延巳头皮发麻,这看样子是记恨上自己了啊,只好低头,嘴里不停地道歉,“大王莫怪,是正中糊涂,糊涂……”

  然后又转过头向着赵匡胤道,“这位将军,冯某给您见礼了。”

  赵匡胤看这家伙这幅可怜的样子,就像个手气的小媳妇一般,也不想为难他,便道“我乃是镇南王麾下江陵府掌节使赵匡胤。”

  “见过赵节使。”

  张无邪道,“好了,不要装可怜了,今天没想着杀你,待会不还有一个你的熟人来和你叙叙旧。”

  “啊?叔言来了?”

  说到这里,冯延巳的语气都有些颤抖了,毕竟他与韩熙载的梁子结的太大了,在这么多年的政治斗争中,双方几乎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彼此都想要指对方于死地的那种。

  尤其是去年,也不是张无邪,韩熙载恐怕就要吃大亏了,虽然说李璟不会看了他的脑袋,但是肯定要吃亏的,要不然李璟也没办法对付宋齐丘集团。

  政治人物,有时候已经很难用对错来衡量局势了。

  本来冯延巳倒是没必要太过于害怕韩熙载,但是问题是,现在的韩熙载太强势了,虽然和他不清楚韩熙载和张无邪的关系,但是至少,再冯延巳的心目中,韩熙载应该是荆南六州的实际掌控者。

  这个分量太重了,韩熙载现在要捏死他这的就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说话间,韩熙载也已经到了,冯延巳捡了,硬着头皮上前行礼道歉,本来韩熙载是想着要吓唬一下这家伙,至少能够出一口气。

  但是看到这家伙如此可怜的模样,突然之间感觉欺负这样一个人没有一点意思了,便也大度的挥了挥手,不再计较。

  他也终于明白了张无邪为什么不愿意与这家伙计较,没意思啊。

  其实张无邪还是想着要收拾这家伙一下的。

  当下便道,“冯大人是不是打算丢下这大好基业留后,然后跑到金陵去啊?”

  “这个,镇南王洞烛万里明察秋毫!冯某原本有此意。但是近日见大王,便不再有着想法了。”

  “你先不要高兴那么早,我今天不是找你串门的,既然来了,那就没有就这么走了的道理。也许在你心里把我当做贼寇,那就当做贼寇好了。”

  冯延巳一听,完了,这位不讲理啊,岂止是不讲理,简直就是不顾颜面啊。“不知大王想要什么?只要是冯某有的,大王拿去便是。”

  “本王要这鄂州,大人愿意给吗?”

  冯延巳听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你怎么胃口这么好啊?你把鄂州拿去了,那我回去还能有命在?“大王能不能换一个啊?”

  “不能。”

  冯延巳苦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给吧,回金陵就会被李璟宰了,不给吧,现在就会被张无邪宰了,两难的境地啊。

  只能转过头去央求韩熙载,作为毕竟是少年心性,喜怒无常啊,刚才还好好地说话,结果一转眼就翻脸了。

  关键是他有翻脸的资本啊。

  韩熙载看向张无邪道,“大王,咱们全部拿走了,冯大人也不好交代,要不咱们割半个鄂州,留半个给冯大人如何?”

  张无邪沉默了一会道,“好,但是要签一个条约,从此以后,半个鄂州归我,我等也不再欺负冯大人了,这半个鄂州就当做冯大人当初诬陷本王的赔礼。”

  冯延巳哭的心都有了,但是为了这条命,还只能答应。

  看着冯延巳的脸,张无邪道,“行了,你就偷着乐吧,从今以后咱们救是朋友了,我也不会欺负你了,这个,也写进条约里边吧。”

  我去!我乐个毛啊,换你你乐一个试试?还朋友,我到了八辈子霉和你做朋友啊。

  冯延巳欲哭无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