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50章 回复州加紧备战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4504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西京留守方太挂印而去,洛阳城里群龙无首,乱成一团,没有人知道留守大人去了哪儿?

  武行德在河阳等了一夜,也没有等到麾下的军士和方太的影子,他就知道出事了,一定是那两个蠢猪走漏了消息。武行德派人去寻找,终于在邙山下的小镇是找到了那两个军士的尸首。

  尸首的脑袋已经被砸成了稀巴烂,就在一家客栈的院墙外边,根据客栈的掌柜交代,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住店。二那天晚上留守大人就在客栈内。

  武行德寻找方太房间的时候才发现,方太似乎走的很匆忙,甚至被窝还保持着睡觉时的模样。显然是突然之间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才逃脱的。

  武行德最后肚饿出结论,方太一定是偶然发现了这个针对他的阴谋,然后杀死了两个军士,然后转身逃跑了。

  这家伙胆子也太小了,居然不战而逃,武行德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西京留守这个职位。虽然说没有了方太的人头,这个西京留守的成色会减,但是好歹也能到手,总比没有强。

  有人说,留守大人因为是契丹人的节度使兼留守,现在契丹人跑了,刘知远来了,新的皇帝可能会清理契丹人的余孽,对方太下手,所以方太才吓的跑了。

  还有人说,有人想要拿了方太的脑袋向刘知远表忠心,准备暗杀方太,甚至还有人说方太其实已经死了。

  也有人说,方太是被刘知远派来的杀手杀掉的。方太已经被秘密处死。

  总而言之,方太不见了,于是武行德便直接入主洛阳,暂时代行西京留守之职。

  然而,这些对于已经了离开洛阳的张无邪和赵匡胤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们在洛阳的赵匡胤家中呆了一夜,便离开了。

  毕竟还要等着方太从契丹贩运羊皮。赚钱才是正理,没有钱什么都干不成。

  虽然现在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是刘知远建立的后汉争政权从跟子里就注定了它从简历的那一天起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刘知远不像石敬瑭那样有契丹人的支持,自身也没有足够的强的实力,无法以一己之力强势压倒其他势力。

  比如,天雄军节度使杜重威就是第一个不服气刘知远的,当然,刘知远也不放心杜重威,便下令将杜重威调任归德,命令虽然在登基的第二天就发出去了,但是张无邪知道杜重威是绝对不会来的。

  而且不久,麻答和杨衮率领的契丹兵就会南下。明年会还有李守贞、赵思绾和王景崇。当然这些人愿意造反张无邪也并不在意,如果不是考虑到生灵涂炭的话,张无邪圣旨对还是乐见其成的。

  张无邪担忧的是自己南边的邻居,荆南的高从诲。这个家伙前段时间劝说刘知远称帝,并请求把郢州划为自己的属郡,然而刘知远并没有明确答复。

  这次刘知远登基,高从诲又送来了贡礼,请求答复以前的要求,然而刘知远依然没有答应。

  当时,刘知远的原话是,“一个赖皮居然也想要从朕这里封疆裂土?凭什么?就凭他叫“高癞子”吗?”

  于是,在赐宴的时候,各节度大谈“高癞子”,甚至有几个家伙再喝醉后,居然以“高癞子”自居,作为不喝酒的理由,张无邪只能暗中叫苦。

  他知道,这家伙回去时之后,高从诲一定会发兵的,虽然说历史上是先后攻打了郢州和襄州,并且先后失败。

  但是现在因为自己的到来,蝴蝶翅膀的拍动,已经引起了一些和历史上不一样的变化,鬼知道这个“高癞子”会不会发神经,把自己当做软柿子捏。

  高从诲的使者站在人群里很没面子,满怀着一腔的怨恨离开了。

  张无邪去洛阳已经多耽误了两天时间,虽然他已经给申师厚和江文蔚说了备战的事情,但是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毕竟,那边能够完全独当一面的也就一个林仁肇。其他归义军旧部和王彦超等人要是和高从诲打,即使能够取胜,但是损失可能会大一些。

  而张无邪最经不起的就是折腾,因为家底薄。

  张无邪于是只好一路加紧赶路,毕竟,高从诲进攻郢州和襄州,就在七月中,而现在都到了六月下旬了,再加上路上的时间,他只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

  张无邪对于火药的配制已经有了一些经验了,这次应该可以配制得更好一些。而且既然已经能够制造玻璃了,时间太紧,来不及打造“铁菠萝”,完全可以用玻璃瓶代替。

  一路上两个人快马加鞭,上千里路,五六天时间就赶到了。这几天,两个人也是累的够呛,尤其是张无邪的这具身体,出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折腾,差点累散了架。两个大腿被磨破了,到复州的时候,几乎不能下马了。这还是赵匡胤给他的马鞍上电了厚厚一层布的结果。

  张无邪决定,以后如果能够骑自行车,他就绝对不会再骑马了。

  申师厚和江文蔚要比张无邪他们早来了三天半,这时候张无邪才知道,赵匡胤已经是极为照顾自己了,如果按照江文蔚他们的速度,自己恐怕就支撑不到江州了。

  等张无邪到了复州之后,江文蔚已经在打造箭矢了。而军队的训练,自从张无邪他们背上之后,韩熙载就没有放松过,一直按照张无邪原来在安州的方案进行。

  王彦超在看了韩熙载的训练军队的方案后,叹为观止,认为这是唐太宗训练玄甲军的方法,完全可以打造出一支纵横八荒所向无敌的百战之师。

  由此,王彦超对于韩熙载的佩服,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原来他是通过他的老师晖道人而对韩熙载产生的佩服,那其中更多的是好奇。然而这一次,他是对韩熙载彻底的服气了。

  尽管韩熙载告诉他,这是张无邪的方法,但是这种服气已经深入到了他的内心深处,尤其是看到,在张无邪他们厉害的这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韩熙载把一支军队训练得令行禁止之后。

  复州的局面也是从未有过的和谐。江文蔚和韩熙载在南唐的时候就是政治盟友,关系十分融洽。而林仁肇虽然是闽国降将,但去世江文蔚的老乡,江文蔚更是林仁肇的伯乐。所以,这些人现在是真正的拧成了一股绳。

  还有从江州返回的张无邪,也在等候张无邪许久了。一见面叫热泪盈眶的直喊“东家!”

  为了应付即将可能到来的大战,张无邪画了几种兵器的样式。首先是箭矢的改造,原先的箭矢基本都是圆簇箭,箭簇呈圆锥形。这种箭矢射入人体之后,只要剪去箭杆,不要拔出箭簇,就不会流血。

  后世的实践证明,战场上有相当一部分战士的死亡,并非是因为要害部位受到了创伤,而是因为伤口得不到及时的止血,导致的流血过多的死亡。

  所以张无邪决定把箭簇都改为三棱锥形的,同时再三个锥面上割打造一道小渠,作为放血槽。这样,敌人在中箭之后即使剪去箭杆,血液仍然会随着放血槽流出来。

  此外,张无邪还画出了巨型弩车的图样,设计的弩矢则是结合了上述两种箭簇的特点,箭矢的前端采用的是圆锥形,后半段采用的是三棱锥形,而且也加了类似于放血槽的凹槽。而且弩矢更加粗壮,凹槽更深。

  这个主要是用来对付对方的船只的。毕竟荆南的水师还是比较厉害的,横跨长江两岸,北有汉水,水军是极为发达的。高从诲一旦要出征攻打郢州,很可能会沿着汉水北上。

  到那时候,对方一旦要攻打复州,这些巨型弩车就可以派上用场了。这些弩矢一旦射中船体,就足以把对方的船只射出几个大洞。而那些弩矢上的凹槽,就是让江水进入船只的最佳入口。

  当然,投石车也要准备一些,这次时间似然也比较紧,但是却不像四次攻取复州那样仓促,所以双弩反向式投石车和浮臂配重式投石车成为了重点,毕竟这两种威力更大,射程更远,也能够满足不同的地形条件。

  张无邪趴在床上画图纸,韩熙载等人在一旁看的直咂舌,这是什么样的脑袋啊。他们甚至已经在为高从诲默默哀悼,但愿你不要来招惹我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