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6章 酒楼伙计岳不群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5783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张无邪看着眼前这位,一阵无奈。

  什么?岳不群,你怎么不叫东方不败啊,一听到这个名字,张无邪立马想到了后世金老小说里的那个伪君子。“哦,这名字好啊,卓尔不群,不同凡响,这位大哥,你说咱这掌柜的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出远门了。”

  这才是张无邪最关心的问题。

  “小的不过是出力气的,可当不得少爷这般说。少爷,周掌柜只怕是还在家里。”

  什么?上班时间溜岗?这还了得,因为申大叔他们在乡下,居然就如此不敬业,简直就是小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哦,周掌柜家里有急事吗?”

  “少爷,周掌柜平时都不来这店里的,您没看见这店里都没客人吗?”

  我去,原来是干脆就旷职啊,这可不行。这样下去,我这些日子怎么过,还不得饿死?“咱们店里没人来,是饭菜不可口呢还有别的原因?”

  “少爷,”岳不群虽然嘴里说的是“少爷”,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位很可能真的是东家了,便道,“少爷不知,咱这店落到今日,这位周掌柜难辞其咎!”

  “哦,你可与我细细道来。”

  “咱这店的地方可是没的说,但是再好的位置也得有好的掌柜,周掌柜主事,有三大弊端。”这岳不群看起来似乎很有点内行的样子。

  “其一,公私不分,贪占东家财物。只要是他家有应酬,必然是店里的酒菜,却不见支付店里一文钱。其二,账目混乱,不善管理,每天的账目只有大的收支两项,许多时候都没有明细流水。其三,任人唯亲,采购是他内弟,到市场上批量买来的东西居然比别人家的零买来的还要高。如此下去,这酒楼焉能不亏!”

  看来这岳不群名字虽然起的有点猥琐,但是说起道理来却是头头是道。便有些奇怪,问道,“你似乎对于如何做掌柜倒是懂得挺多啊。”

  那岳不群脸一红道,“说来惭愧,家父生前曾经给人做过掌柜,小的跟着多少学了一点。”

  看来你学的不是一点啊,要不然也不会说得这么有条有理啊。“但是这不赚钱和没有客人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啊少爷?店里每天都不赚钱,这样便养活不了太多的人手,伙计少了,难免怠慢客人,客人一次两次不以为然,也就忍了,但是次数一多,心里难免不快,下次就不来了。这是其一。”

  岳不群说完看了张无邪一眼,张无邪道,“说得有理,继续说。”

  “是,少爷。店里进账少了,采购的人想要中间贪墨银钱就不容易了,那怎么办呢?只好捡便宜的原料采购,这蔬菜不新鲜了,做出来的饭菜能好吗?所以许多客人来一两次也就不来了。”

  “如此说来,大厨手艺还是可以的?”

  “少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厨手艺再好也没用啊。”

  没事,找到问题就行了,至于这个岳不群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待会查账便可知道了。

  正说着,一个胖子气喘吁吁地从大门里进来了,一进门就冲着牛虎喊,“牛少爷,您怎么来了啊?”

  显然,这边是那个不称职的周掌柜了。

  看着进来的大胖子的那张脸,牛虎没有任何的好脸色,只是把一封信拿了出来,“这是申大叔的亲笔信,你看看,从今天起,无邪少爷接替掌柜。”

  “啊,东家不要我了?少爷,东家怎么能这样呢?周某为打理这酒楼,前前后后这几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啊!少爷,您给东家说说,看在我老周这几年勤勤恳恳的份上,让我在为金山酒楼干几年啊。”

  也是啊,这么好的一个捞钱的去处,在这宣州城怕是找不到第二家的,换谁也不会放手啊。

  牛虎显然听得烦了,“无邪少爷也是村子里的人,只是你没有见过罢了。从现在起,这店里就是无邪少爷说了算。”

  “无邪少爷?哪位是无邪少爷?”之后掌柜于是立马转身找能够主事的人。

  “不用找了,在这里呢。”张无邪一边笑着一边站了起来。

  啊,不会吧?居然来了一个小娃娃啊,这就好办了,你小子懂个屁,看我不把你这小子哄的团团转。于是赶紧换了一副笑脸,那张本来就不小的脸,迅速的堆起来了许多的皱褶,立马把脸上的华北平原变成了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

  “见过无邪少爷,无邪少爷一看就是一表人才啊,年纪轻轻就已经来负责酒楼了,前途不可限量啊。”

  “停停停,你是不是还要说对我的景仰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呢?不用你说,本少爷知道自己帅。周掌柜,你刚才说你有苦劳,那我来问你,你的苦劳就是大白天营业的时候不在店里,而是在你自己的家里吗?”

  张无邪知道,这种人你千万不能给台阶,要不然一脚蹬上就会蹬着鼻子上脸,所以他给这家伙没有给一点好脸色。

  周掌柜一看,这小子似乎是软硬不吃,还不好对付,算了,反正自己应该捞的已经捞到了,既然不要了老子走就是了,此处不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想到这里,便一拱手道,“既然无邪少爷来了,那周某自当把这掌柜让出来。如此,周某告辞。”转身很便要走。

  “慢着,你就这样走了吗?”把店里的钱都卷走了,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想得美!

  “无邪少爷已经不要周某了,还要留着周某作甚?莫非还要强留老朽不成?”

  周掌柜虽然这番话挤兑的厉害,而且一上来就给张无邪扣了一个强留的大帽子,似乎张无邪要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一样。

  张无邪自然不会在乎他的挤兑,“周掌柜,你就这样出去?不把店里的事情交代一声?也不怕出去以后没人敢要你!”

  “无邪少爷,你的酒楼就在这里,难不成我还能背走不成?钱和物、人,都在这里,钱找管账的,东西你能看得到,人也都在店里,还要老朽给你教怎么当掌柜不成?抱歉,老朽没空!”

  居然是这样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奇葩!把酒楼经营得没客人来了,居然还说要教张无邪,张无邪也是被这家伙气的笑了起来。

  “教我?就你那两把刷子也配教我?你的帐还没有交代就想走了啊?东家在乡下,你在这宣州城里这么好的地段把我们的酒楼经营得一个人没有了,你还好意思说教我?你配吗?把账本拿来。”

  转头看向牛虎,“虎哥,上次申大叔来的时候有没有盘账?”

  牛虎道,“申大叔上一次来的时候并没有盘账,上一次盘账过后已经十个月了。”

  我的天啊,申大叔怎么就这么懒呢?居然十个月不盘账,这可要把我累死了啊。但是这时候也只能硬这头皮上了。于是,便转身对岳不群道,

  “你去在店门口立一个牌子,就写今日盘点,歇业一天。”

  岳不群心说,还有必要立牌子吗?今天就根本不会有人来的好不好?但是因为张无邪是东家,而且看起来似乎有他的用意,便迅速应声道,“好的,少爷。”

  这才向着周掌柜道,“离任盘点,这应该是规矩吧?”

  这时候外边已经为了几个路人,大致是因为听到了店里的争吵声才过来围观的,周掌柜看了看,知道今天这个帐必须要有一个交代,要不然走不掉不说,自己这名声也就毁了,以后还怎么找工作啊?

  还好,这张无邪不过就是个十三四的娃娃,懂个屁的个帐,多半是唬我的,便道,“这个自然,周某就去把账本取来。”

  岳不群在门口维持秩序,“各位,各位,今天本店盘点,歇业一天。诸位谅解啊。”

  谅解个屁,我们根本就不是来吃饭的好不好?我们就是打酱油的,打酱油的好不好?路过而已,你们继续,我就在这店门口吃个瓜。

  旁边一个闲人道,“小二哥,你家这生意关不关门都不一样吗?还有必要专门歇业一天?”

  “诸位有所不知,我家少东家来了,将亲自接任掌柜,今日盘账,便是东家要接管生意了。少东家将会有新的办法,这生意自然会好起来的。诸位要是不信,明日来一看便知。”

  乘着周掌柜取账本的功夫,张无邪看了一下门口,正看见岳不群和那几个帮闲在斗嘴。

  那帮闲又道,“若是还不好吃怎么办?”

  这下子可把岳不群有点为难了,毕竟他只是一个伙计而已。刚才的话,他也是鸭子的嘴死硬而已,他也不知道张无邪有没有办法,于是便有了一丝的犹豫。

  张无邪知道,岳不群这家伙是给他公关呢,于公于私都应该支持,便道,“倘若不好吃,那就记在本酒楼的头上,请你白吃如何?”

  于是,那群帮闲便大声叫好。

  说话间,周掌柜把账本都取来了,往张无邪眼前一放,便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一言不发,那意思很明确,你爱看就看吧,看不懂不要问我。

  张无邪先大致翻了一下,前几个月倒是问题不大,只是最近这半年的帐有问题,果然是如岳不群所说,每天只有收支汇总,部分没有明细流水,有的虽然有明细流水,但是记得相当粗略,采购蔬菜肉类,居然没数量和单价,只有总数。

  周掌柜看着张无邪翻得账本哗哗的响,不由得心中冷笑,还真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翻的这样快就能够把帐盘出来?让我来盘没有一天是不可能的,你这小子居然这么翻一翻就能发现问题?

  张无邪大致翻了几下,便教岳不群拿来笔和纸,开始在纸上一笔一笔的核对计算。

  而周掌柜在一旁看着,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厚了,不要算筹也能盘账?这可是没有听说过的,还拿着笔在纸上画这些弯弯拐拐的东西,周掌柜心里不禁有些愕然。

  这位少掌柜不会连字都不会写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