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9章 美味绊住韩熙载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5436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金山酒楼说《三国演义》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天晚上,很多人中都开始流传关于金山酒楼说书人的传说。

  宁国节度衙门,宁国节度使周宗正在和推官韩熙载夜谈。

  周宗道,“叔言兄近日辛苦,帮我理料这节度衙门,我也清闲了许多。”

  “君太兄客气了,既然来此任职,自当尽心竭力,只是前些日子那事,倒是让你失望了。”韩熙载和周宗虽然是上下级,但实际上,韩熙载此前的职位却是要比周宗高,此番只是遭到诬陷被贬了而已。所以两个人说话倒也没有上下级之间的那种拘谨。

  毕竟,韩熙载那可是国朝文坛领袖,谁知道人家以后会不会重返庙堂,官场上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叔言兄,子不语乱力怪神,鲲鹏之子本来就是市井间的无稽之谈,叔言兄有何必如此执着?”周早知道韩熙载对于寻找鲲鹏之子一事耿耿于怀,便劝说开解。

  本来就是,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鲲鹏之子,鲲鹏本来就是庄周夸大之言,有谁见过?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当时天黑了,黑乎乎的看不清楚,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没有找到鲲鹏之子,但是此去城北,却是另有收获。”韩熙载笑道。

  “哦?叔言兄有何收获?”

  于是韩熙载便故意卖了个关子,把自己听来的张无邪说的那首《临江仙》背了一遍,然后看着周宗道,“君太兄以为这首词如何?”

  “这首词怎的写出了前唐诗的意境?其风格意境可以直追李太白了。不知是何人所作?”

  “这便是我要和你所说的那人。此子便在那敬亭山下长大,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才华,现在正是那金山酒楼的掌柜。”

  “叔言兄可是认识此子?”

  “说来也巧,我从敬亭山回来的时候,遇到此子,也是以一首词来引起我的注意,然后蹭我的车一同来得宣州。那小子当日便查出来了金山酒楼账目的问题,第二天便将那个贪墨东家钱财的掌柜送到咱们衙门,还是我给接的案子。”

  说完后,韩熙载便将张无邪的那首《浣溪沙》以及周掌柜的案子详细讲了一遍,听得周宗也是赞叹不已,尤其是那首《浣溪沙》,更是让周宗惊叹。毕竟,在花间词的时代,能够做出这样的词,的确是一种创举。

  “没想到,这词也可以如作诗一般,我等虽然也喜欢词,但是一直以为这词就是小儿女之作,即便是陛下,也没有跳出这一点,却被一个乡野少年做到了。”

  其实不只是周宗有这样的感慨,韩熙载也是如此,毕竟,将词的写作范围扩大化,这是从来没有人尝试过的。韩熙载虽然是南唐的文坛领袖,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在词的写作上还有很大的不足。

  想到这里,他又想起了张无邪讲三国演义的事情,便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不如明日就去见识见识这小子如何?那小子今日讲的三国故事,倒是十分有趣。”

  等韩熙载和周宗到达金山酒楼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人坐在店里了,大厅里基本上坐的满满的了,大约有五十多人。

  当然韩熙载不愁没有地方,因为张无邪已经给他留好了座位。只是周宗的到来显然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店里的人都不认识周宗,但是看到韩熙载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周宗的时候,即便是再笨的人,也应该能够猜到这位的身份了。

  于是,张无邪赶紧朝着岳不群使了个眼色,岳不群很麻利的站了起来,把自己的位子让给了韩熙载,张无邪也赶紧清了清嗓子,便开讲了。

  “诸位客官,昨日讲了《三国演义》第三回,今日便讲第四回,废汉帝陈留践位,谋董贼孟德献刀。且说董卓欲杀袁绍,李儒止之……”

  于是张无邪便根据自己自的记忆,将那《三国演义》娓娓道来,讲到董卓弑杀少帝刘辩的时候,周宗更是气的一拍桌子,“这等奸贼,留着做什么!我要是在那三国时代,定然要亲手除了这奸贼!”

  周宗这么一拍桌子,张无邪便只好停了下来,等这位大人先抒情,没办法,谁让人家官大呢?

  但是张无邪知道这位是节度使大人,可是其他的人却有好些并不认识周节度使,于是便有人气得站起来大骂,“你这人好没道理!小先生讲的正好,你却打断是何道理?干扰的大家都不能听!”

  “对,不想听了就回家去,别妨碍我等听三国!”

  周宗当时也是十分生气,自己不过是听得太入迷了,不由得发一句感慨,遭到众人攻击,便想着要针锋相对,但是又想终究是自己失礼在前,虽然自己是节度使,也是要讲道理的,便只好站起来,向众人一拱手,表示歉意。

  张无邪一看双方都没有再闹,便赶紧开口,“时袁绍在渤海,闻知董卓弄权,乃差人赍密书来见王允……”

  大家见张无邪又开始讲了,便顾不上斗嘴,赶紧伸长了耳朵来听。一场争执才消除了。

  就这样,等到一回三国讲完,正好便是中午了,该吃饭了,张无邪早已经吃过了,便接上继续讲第五回,“诸位,接下来小子要讲的便是第五回,发矫诏诸镇应曹公,破关兵三英战吕布。这三英战吕布,可是《三国演义》里边最精彩的一部分,大家需仔细听。”

  下面听故事的人看着到中午了,有人便想着要去回家吃饭,但是一听张无邪说是要讲最精彩的,便不想走了,大不了把这第五回听完了再回家去吃饭。

  岳不群一看,便立刻站了出来,“诸位客官,现在大中午的,大家若是回去吃饭呢,这精彩的三英战吕布便听不到了。为了让大家既能够听到好故事又能够不挨饿,金山酒楼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大家可以边吃边听。保证都是大家没有吃过的,味道鲜美,价钱公道。”

  张无邪也配合的停了下来,道,“诸位,本酒楼新准备了几样菜,肉菜有红烧肉,鱼香肉丝,京酱肉丝,糖醋里脊,宫保鸡丁等,素菜有千叶豆腐,凉拌豆芽,椒盐蘑菇,天水酒碟,汤类有酸辣肚丝汤,西湖牛肉羹,欢迎大家品尝。”

  说完一挥手,给韩熙载和周宗这一桌先上了红烧肉、糖醋里脊、千叶豆腐、凉拌豆芽,两荤两素,外加一个肚丝汤,一盘烤羊肉串。

  “两位大人,这是小店新推出的炒菜和干锅、凉菜,虽然说不上多好,却是胜在用了新的烹饪方法,倒也可口,请二位大人品尝。”

  张无邪又看向众人,“想吃午饭的赶紧点菜,小子马上就开讲,今天还有两回,大概需要一个时辰,现在要是不吃,等讲完了大家就饿了。诸位都是宣州城里的德高望重的名士,饿着肚子听故事,可是有失诸位身份的哦。”

  这最后一句才是最为关键的,关系到面子啊,不吃饭就没面子,就不够上档次。其他人见状,便纷纷开始点菜。

  岳不群看着点菜的人,眼睛笑的都眯了起来,还是少爷办法多啊。

  岳不群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自从周掌柜去年执掌酒楼以来,酒楼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最近这段时间更是一整天见不到一个人影子。

  但是谁也没想到,无邪少爷一来就发生了改变,本来就是无意中的一个小举动,居然就吸引来了这么多人。

  而且无邪少爷也是够坏,专门挑了一个吃饭的时候来讲三国故事,这是逼着客人吃饭啊。

  张无邪的这个举动,再一次证明,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当然,靠讲《三国演义》来吸引顾客,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想要长久的做好生意,必须还要从菜品上下功夫。

  这个时代还没有炒菜,主要是植物油的稀缺,植物油更多的是用来点灯而不是炒菜。菜基本上都是水煮菜加盐和调料。而且调味品也就是那么简单的几样。

  至于肉食,主要还是羊肉,宰杀牛是犯法的,猪是不阉割的,有一股骚味,是贱肉,一般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不喜欢吃,至于鸡鸭,太小了,也不大吃。

  想来想去,张无邪决定还是要做一些新式的菜品,到了后厨他才发现,南唐的厨师根本就不会做菜,居然不知道炒菜之前还要炝锅。

  于是,昨天在讲完《三国演义》之后,就开始手把手的教后厨的厨师们做这些新式菜肴。

  早在张无邪把第四回《三国演义》快要讲完的时候,后厨已经在按照这五十个人的量准备午饭了。

  看到大家点菜完毕,张无邪这才清了清嗓子,准备开讲。

  韩熙载和周宗早在品尝刚刚上来的菜,今天这菜,不像以往那样煮熟之后再加作料,看起来更加精致,每一样菜看起来都是那么赏心悦目。那香味更是直接往鼻子里边钻。

  也许对于武将来说,还是大盆里边盛着的肉菜吃起来更加过瘾,但是这两位却是当代有名的文坛领袖,自然更加喜欢这种精致的菜品,也更加能够发现和欣赏菜品的色与香。

  更别说那扑鼻而来的香味了,绝不是那种水煮菜的佐料味可比。让人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想要吃的冲动。

  韩熙载夹起一块糖醋里脊,放进嘴里一咬,外脆内酥,瞬间便将舌头刺激得想要跳出来。然后又夹起一块红烧肉,看的色泽十分鲜艳,又闻不到任何的膻味,似乎不是羊肉,吃到嘴里又没有猪肉的腥臊味,一时间都搞不明白就及时什么肉。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张无邪清嗓子准备开讲,便道,“无邪,不妨稍后片刻,待大家吃完之后再讲如何?”

  张无邪在心里默默地说一句,多谢大人配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