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67章 周廷构鄂州筹粮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943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刘仁瞻现在是顾不得林仁肇了,而且,他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这是一场由几百里之外的一个少年给他设置的圈套。

  第二天,刘仁瞻终于可以不再像昨天晚上那么紧张了,清点昨晚的损失,自己的八千大军,居然只有四千是具有战斗力的,战死了大约不到千人,还好,这个结果还可以接受。

  至于受伤的,大概有近三千人,不过大多数都是轻伤,只要熬着这两天的发热期,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恢复战斗力了。

  当务之急是把张全约调回来,弥补中军大营的兵力不足。要不然,兵力分散开来,很容易被敌人吃掉。

  想到这里,他突然一拍大腿,完了。

  张全约完了,这是刘仁瞻的第一想法,昨晚派去到张全约处求救的士兵还没有回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张全约那边也出问题了。

  也难怪刘仁瞻焦急,前面孙羽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他怎么能不急啊?鬼知道张全约昨晚遭遇了什么?他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刘仁瞻赶紧找来亲兵,下令赶紧去张全约那边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然而,派出的士兵刚出营门就回来了,因为昨晚派去的求援的士兵满脸疲惫的走了进来。

  那士兵一进门就跪下,“回禀大人,属下昨晚去张指挥使大营中,正赶上荆南贼子倪进知攻打张指挥使大营,属下当时投入战斗,所以来迟了,请大人降罪。”

  “起来吧。张指挥使那边怎么样了,详细给我说说。”

  “是,大人。属下昨晚到达张指挥使营地的时候,正赶上荆南倪进知前来偷袭,倪进知带领着大概约两三千人马,张指挥使奋力抵抗,道后半夜,敌人丢下上前千具尸体后退走,我军也是死伤较重,无力追赶。张指挥使那边死了近千弟兄,受伤的还有几百个,现在能够作战的也就一千人左右。”

  很明显,这是一场阴谋,荆南和南楚已经联手了,现在这场战争有没有必要进行下去,都已经是一个问题了。但是,只要金陵还没有停战的旨意,自己就得打下去。

  金陵那位只看到了便宜好占,却忘了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刘仁瞻再次给张全约传令,火速与中军靠拢,合兵一处,免得被各个击破。

  于是,他只好打发周廷构去擂鼓台,赶紧运一些兵器和箭矢来,昨晚的战斗中,箭矢消耗的厉害,必须要即使补充。

  周廷构领命,立刻出发。

  中午时分,周廷构到达擂鼓台,傻眼了,辎重大营没了,只留下大火的痕迹,甚至有的地方还在冒着烟。

  自己作为辎重官,居然把辎重看没了,这真是一个笑话。周廷构只好迅速返回,回报刘仁瞻。途中还捡了几个昨夜逃出来的辎重兵,这才知道,昨晚被人抢走了辎重。

  不但把辎重抢了,还把船也抢走了。

  拉不走的居然一把火烧了,太可恶了!

  刘仁瞻听了周廷构的汇报之后,只是一声长叹,“袭击擂鼓台的那个,才是真正的主谋啊,估计我们和魏叔嗣都会被当做猴耍了。这很可能是荆南那边的计策,魏璘做晚没有出现在战场上,那么,擂鼓台那边很可能就是他的手笔了。

  想做渔翁,没那么简单的事情。估计魏璘已经沿着长江西去了。那我等也应该沿着长江西进了。等我修书一封,你找人送给魏叔嗣,然后我军全部撤至擂鼓台附近,封锁洞庭湖口,荆南的人就不用出来了,让魏叔嗣去收拾吧。

  等倪进知被收拾了,我等就沿江西进,直扑荆南。你先去鄂州,补充辎重吧。”

  周廷构领了刘仁瞻的命令,回到了鄂州。

  鄂州城里,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非要说变化的话,就是街道上似乎冷清了不少。战争时期嘛,在所难免,周廷构也不以为意。

  他不知道的是,鄂州城刚刚遭遇了一次洗劫,一次经济上的洗劫。一个名叫岳不群的商人,带着大批的琉璃器,在鄂州举办了一次琉璃拍卖会,卷走了上百万贯钱。

  于是,当初在襄州上演的一幕再次上演,钱更加少了,不论是粮食也好,还是其他商品也好,价钱通通下跌,以至于鄂州城的地主都不愿意拿铜钱买东西了。

  周廷构一听这个消息,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了。平时需要八文钱才能买到一斤米,而现在只需要三文钱就可以买到一斤米,这简直是老天爷帮助他啊。

  别人没有钱,没关系,别人有没有钱与他无关,只要他有就行啊。鄂州的官库里还有,全部拿出来卖了米,然后等到明年再给老百姓高价卖出去,这一出一进不久可以大赚一笔吗?

  再不行还可以拉到其他地方去卖,反正也就是鄂州的米价跌了,其他地方好像还没有听说米价下跌的事情。

  周廷构把一个辎重官的经济头脑发挥到了极致。甚至,第二天便开始迫不及待的开始了粮食收购。

  要说鄂州最有名的地方,莫过于黄鹤楼了,自从崔颢一首《黄鹤楼》之后,这地方就更加火爆了,而前几天的琉璃拍卖会便是在这里举办的。

  今天,这里虽然不再举办琉璃拍卖会,但是并不影响大家一起回顾那天的盛况。

  “李掌柜,那件琉璃金蟾可不会是真的放到供桌上了吧?”

  “哈哈,钱掌柜说笑了,那天我也就是说说而已,那东西我放在供桌上不是招贼吗?倒是你买的琉璃关老爷,那才是应该放在供桌上的啊,难不成你是晚上搂着关老爷睡?小心你那小妾吃醋,把你那关老爷给卖了!”

  ……

  一行人讨论的正欢,突然,楼下一队衙役敲打着锣鼓经过,“各位乡绅商户人等听好了,洞庭湖战事紧张,节度使刘大人下令征粮,各位做好准备,明日开始,逐家逐户,以市价收购,任何人不得隐瞒藏匿粮食。”

  喊一遍敲一通锣,一路上喊着走过。

  “诸位都听见了吧?这官府还真的会干事情啊。”

  “家里没那么多粮食的怎么办?咱们只是经商,既不是粮商又不是地主,哪儿去找那么多粮食啊?”

  “这打起仗来,估计大家都不好过啊。”

  “要不明日去乡下躲几天?”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能躲到哪儿去?”

  “反正我的钱都卖了琉璃器了,货也出的差不多了,也就一座宅子,大不了我明天就去江州,把生意也搬到江州去。”

  “那你还不如搬到复州去,我可是听说,复州那边的商税要比咱这鄂州少的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