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8章 金山酒楼说三国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5786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无邪少爷,先不要报官,我一定把亏空填上!”一旦报官,不只是要坐牢,而且这名声也就完了!自己的一辈子完了不说,儿子还要活人啊,这名声要是传出去,自己的儿子就再别想娶老婆了。

  “哦,不知道周掌柜拿什么抵债啊?”张无邪知道,这个时候,周掌柜基本上快处于心理崩溃的边缘了,只要再加一把劲,便可以一鼓作气挑开所有的问题了。张无邪最希望的便是争取一枪下马。

  “我愿意将宅子抵债。”

  “不够。”张无邪的语气很冷。

  “我愿意继续为金山酒楼干活,用我的工钱来抵债。五年我就能抵清了。”周掌柜每一年的工钱十贯,扣除去一家的度用,大约还可以余四五贯,五年还清已经是一个十分保守的估计了。

  但是,张无邪显然不会给他这机会,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的事情他可不会干。再说了,要在这宣州城里站住脚跟,没有一点震慑力是不行的,人不狠站不稳,那么就让周掌柜做那只杀给猴看的鸡,自然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一旁的岳不群看了一眼周掌柜,道,“周掌柜,您说您这样的人,东家还敢用您吗?”

  张无邪看了一眼岳不群,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有眼色,便接过话头道,“是啊,我可不敢用一个时刻对我心怀怨恨的人当掌柜啊。”

  周掌柜一听,眼睛死死地盯着岳不群,半晌才道,“我还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一个小人,平日里我也对你不薄,你居然害我!你个伪君子!”

  岳不群是伪君子?这话说得,张无邪真的想笑,这周掌柜真有才啊。

  “周掌柜,今天呢,我就和你明说了,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这里距离节度衙门也不远,你磨蹭也没关系,牛虎已经去节度衙门报官了,公差马上就到。”

  按说,一般的节度使是不会理会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的,他的职责在于军中。但是这里的宁国节度使还兼领着宣州刺史,所以今天的案子实际上是报到了刺史大人那儿了。

  周掌柜虽然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无法善了了,但是人性里趋利避害的天性还是让他不由得退缩,毕竟,即便是砍头也没有上赶着去找死的啊。

  磨蹭之间,刺史衙门的公差已经到了,问明身份,不由分说,架起周掌柜就走。张无邪和刘掌柜魏掌柜两位证人也随即跟上,还有岳不群和牛虎也都跟着一起去了衙门。

  至于那位当采购的周掌柜的内弟,则早已被牛虎看管起来了。这时候也押着一起走。

  金山酒楼到节度衙门不过五百步,一行人转眼即到。走进衙门的那一刻,张无邪看动了一张有点熟悉的脸,正是昨天蹭了车的那位韩熙载大人。

  “刺史周大人今日有事,本官宁国节度推官韩熙载,代刺史大人审理你们这桩案子。原被告双方分别陈述,原告张无邪先讲。”

  ……

  张无邪现在最大的烦恼,就是每天得看着眼前空荡荡的酒楼发呆。

  关于周掌柜贪墨东家钱财的案子,在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也没有任何让人掉眼球的故事发生。周掌柜新购置的那套宅院抵给了张无邪,但是依然不能抵酒楼的亏空。

  对此,韩熙载也没有办法,就那么一个半老头子,卖了也卖不了二十贯钱,最后只能判二十军棍,充军虔州。至于受了伤之后,能不能活到虔州,那就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张无邪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店里没人!

  虽然收了两个学生,而且这两个学生是宣州城最有名的酒楼掌柜,但是要让金山酒楼一下子不仅起死回生还要生机勃勃,这两位掌柜也没有办法。

  当然,两位掌柜学习主要是在晚上,不过就是一些简单的加减法而已,张无邪决定给店里的伙计和牛虎他们一起教,反正这事儿就像放羊,放一个也是放,放一群也是放。

  当然,有些还是不愿意的,张无邪决定,在这一批伙计里边,只有岳不群才是他预定的掌柜,所以岳不群和牛虎,还有刘掌柜魏掌柜都是必须要认真教的。第一天晚上,只是教给了他们十个阿拉伯数字的写法。

  先让他们把十个数字会写会认,第二天晚上就开始交给他们十以内的加法算式的书写。然后依次继续。

  这时候张无邪才发现,教学原来也是一件挺烦人的事情,还要制定教学计划。

  至于白天,两位掌柜都要去经营酒楼,自然是没办法来听课,张无邪自己也要照看自己的生意。

  只是这业绩实在是惨不忍睹。

  你好歹进来一个顾客啊。可是三天来一个顾客都没有。岳不群建议要不把价格降下来,也许可以吸引顾客,但是却被张无邪否定了,因为一家酒楼要赚钱,就必须要赚那些高端客户的钱,那些人才能够一掷千金。

  而那些苦哈哈,你就是把他们榨干也没有几两肉啊,再说了,一个酒楼的定位一旦降下来了,再要提上去就难了。

  金山酒楼的生意本来就不行,一天难得几个顾客,这一次经历了周掌柜的事情,对于酒楼的负面影响还是相当大的,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牛虎在酒楼里陪着张无邪,三月天的宣州已经开始渐渐地热了起来,待在没有一个顾客的酒楼里,难免有些春困。再说了,牛虎正是爱犯困的年纪。

  “无邪,你困不?”

  “我也困啊,怎么不困呢?”

  “要不咱们聊聊天呗,说不定说说话就不困了。”

  说什么呢?总要说点又去的东西才好吧。张无邪在大脑里不停地搜索,《三国演义》?《聊斋志异》?《西游记》还是《镜花缘》?

  要不还是讲讲《西游记》?

  于是张无邪清了一下嗓子,便道,“都过来,本少爷给你们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呢比较长,咱们一天讲一点,这时间也就打发过去了。”

  “哦,无邪要讲什么故事,本官也听听如何?”门口一声音传来,随后一个魁梧的身影走进了大门,正是韩熙载。

  张无邪赶紧站起来行礼,“小子见过大人。”店里众人也都跟着行礼。

  “不用多礼,我就想着看看你小子怎么经营这个酒楼,没想到倒是让我有点失望,居然还是没有一点起色啊。也罢,你先说说你要讲什么故事?”

  张无邪本来是想要讲《西游记》的,可是看到韩熙载进来了,便想这《西游记》是不好讲了。这本来就是哄儿童最好的,在后世,电视剧《西游记》几乎就是每个假期的标配。然而给眼前这位韩大人将《西游记》,似乎有一种讲《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感觉。

  还是讲《三国演义》吧。

  “诸位,小子今日便讲一讲这三国演义。”然后让大家坐好,自己在一张桌子后面坐好,开口便是一阙《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座中除了韩熙载之外,大都是粗人,自然品不到这词的妙处,韩熙载却是不同,“好!这词是何人所作?妙极啊,比冯延巳那奸贼的词好的多了。”

  这是干嘛?我讲还是你讲?但是奈何眼前这位他还招惹不起,只好道,“多谢大人夸奖,这词乃是小子胡诌,不值一提。”

  “你做的?”韩熙载睁大着眼睛,见了鬼一样的看着张无邪,一个少年怎么能做的如此好词?

  然而张无邪顾不得韩熙载的惊讶,直接开讲。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

  张无邪这样不管不顾的讲了下去,下面听的人越听越得劲,一阵功夫,讲到张飞因为董卓的怠慢便要去杀董卓,张无邪便是一句“且听下回分解”,第一回讲完了。

  韩熙载急了,“无邪,怎么不讲了啊?张飞将那董卓杀了没有?”

  张无邪道,“大人,容小子喝口水,待会再讲。”

  韩熙载看着这家伙漫不经心的喝水,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自己前往敬亭山寻找鲲鹏之子,而这家伙便是敬亭山下走出来的,也不知道和那鲲鹏有没有关系?

  这小子该不会是鲲鹏之子吧?韩熙载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荒谬,这小子虽然聪明,但是真正的鲲鹏之子缺少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敢于行走人间的。

  作为宁国节度使的推官,要调查张无邪的身份也并不难。而且他前天就已经让人去打听了,距离城里这么近,张无邪的身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韩熙载不由得一笑,看来自己还是想的有点多了。

  这时候,伙计们已经在催张无邪继续讲了。而门口已经围了几个听书的人。

  张无邪默默地看了一眼,心里有了计较,但是嘴里却什么没有说。便开始继续讲《三国演义》的第二回,正是“张翼德怒鞭督邮,何国舅谋诛宦竖”。

  门口听书的人越来越多,张无邪便讲地越发卖力,一直到第三回讲完才住口。门口听得人自然不愿意了,嚷着要张无邪继续讲下去。

  张无邪站起来朝着听众一拱手,“诸位,小子今天已经讲了三回,口干舌燥,也有些累了,诸位要听,明日午时便再来此处,小子与诸位继续讲。从今日开始,每日只讲三回。一旦错过了就接不上了,所以诸位一定要记得,每日午时开讲。”

  张无邪也是计算过的,一回讲一个小时,这个点正好跨过午饭时间,到时候看你们是吃饭还是听书?要想着只听书不吃饭?

  没门,一下子讲三回,看不饿死你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