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92章 死里逃生出牢笼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4192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荆门军以北不远,便是有名的长坂坡,长坂坡以北就是当阳桥,三国时张飞怒吼当阳桥之处。安审琦刺史就朝着这座桥前进。

  只要过了当阳桥,过了沮河,便会距离襄州更近一些,更安全一些。阿奇现在恨不得立刻就飞渡沮河。

  毕竟,他可没有张飞吼断当阳桥的本事,也没有赵子龙杀个七出七进的能耐。

  天色已晚,但是阿奇不敢懈怠,谁知道刚才逃跑的那些士兵会不会叫来更多的大军。

  临近长坂坡,安审琦遇到一个打柴的老头,老头子捡了大军吓得直打哆嗦。安审琦道,“老丈不必惊慌,敢问此处距离那当阳桥有多远。”

  “军爷朝北走,武力就到沮河边,那便是当阳桥。不过现在水浅,不过桥也可以过去。”

  “这河水名叫沮河,倒也有趣。”

  “回禀军爷,早年间过这河的,没几个下场好的,所以就得了这个不吉利的名字。河这边的人都不大愿意过去。”

  “莫要胡说!”安审琦这时候最主要的是安定军心,怎么能让老头子如此添乱?

  “老汉不敢胡说,早年间传说曹操过了这河,就败于赤壁。”

  “他是南渡,我是北上。你这老头再敢胡说,老子砍了你!”

  老头立即吓得不敢出声,乖乖的走了。

  安审琦身边的士兵们心中慌乱的跟着安审琦朝北走。一刻左右,便到了沮河边。当阳桥早已不在,只好涉水而过。

  正好过了沮河,对面火把齐亮,却是峡州的驻军追了上来。安审琦心道好险,差点就被追上了。

  反身射了几箭,转身就跑。

  天色已晚,慌不择路,跑了一阵,大约十里路左右,前方一座大山,匆匆忙忙便跑进了山里。

  后面追的峡州守军见安审琦等人进了山,倒也不急,便下令将山团团围住,不让对方下山。

  这座山叫做锦屏山,山势险要,易守难攻,峡州士兵清楚,所以倒也不盲目攻山,但是这山却也只有两条下山的路,于是他们便将下山的路全部封死。

  而襄州的援军抵达荆门军的时候,已经是初九日中午了,这时候的安审琦依然守在锦屏山中,而峡州士兵也是围着山不扯,双方一时间谁也奈何不得谁。

  峡州刺史原来是高保融,刺史已经接任了节度副使,但是峡州刺史一职仍然没有卸任。

  所以他对于峡州依然是十分重视,毕竟这相当于是他的家底。

  这一次带兵来峡州围困安审琦的正是高保融十分信任的弟弟高保勖。

  初九日中午,高保勖赶到锦屏山,而峡州援军也赶到了锦屏山。双方在锦屏山下展开了一场堡位于反包围的大战。

  荆南经过半年的折腾,峡州一共就留下来了五千士兵,初八晚上来了两千余人,而高保勖从江陵府有带来了三千余人。而此时襄州兵力却达到了七千。

  当然,打仗不能只看兵力,否则大家就不用打了,直接比一下谁人多就可以了。

  安审琦也算是一代名将,但是高保勖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高保勖被安审琦夹在中间,但是他却很好地把我刀了安审琦的援军的目的。

  双方基本上已经是近距离的接战了,厮杀已经十分激烈。

  “将军,抵挡不住了,后面的攻势太猛了。”高保勖现在是腹背受敌,虽然他把安审琦堵在山上,但是却也被襄州援军把他围在了中间。

  眼看着挡不住了,高保勖一咬牙,“让他们进去!”

  于是襄州援军终于撕开了一道口子,一哄而入。

  而高保勖这边的接战面反而小了,于是便下令严防死守,只放襄州援军进山,却不得下山。

  安审琦也看到了问题,急着往下冲杀,反正这缺口已经撕开了。

  战场不大,规模不小,战况很激烈。

  眼看着安审琦即将逃脱,高保勖也是着急了,下令士兵放火烧山。顿时,大火熊熊燃烧,一时间人喊马叫,一片大乱。

  这时候的襄州士兵,拼命朝外挤,已经不再顾得上就自家将军了,没有队形的朝着山下冲来。很显然,大火的威胁远远比荆南士兵的威胁要大得多,瞬间就把荆南攻山的士兵冲击得七零八落。

  高保勖无奈,只能放开缺口,让敌人从这里逃走。否则,不但不能拦住敌人,而且还会付出更大的代价,毕竟,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的人,爆发出来的那种求生欲望推动的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

  消灭敌人的办法有很多,没必要在这里死磕。付出再多的代价就划不来了。

  安审琦终于逃离了锦屏山,逃离了大火。这场战斗,加上被困在火里没有逃出来的,损失居然高达三千余人。

  当然,高保勖也不好受,把安审琦的军队逼得太紧了,反而激发了这只军队拼命的凶性,结果也死了就两千多人。就连高保勖也受伤了,被安审琦一箭射中右肩,无力再战。

  就在这同一时刻,襄州城里正在发生着一场屠杀。一支打着“杜”字大旗的军队,有预谋的进入了襄州,就在夜间的时候,突然包围了襄州驻军的营地,而且是分割包围。

  入夜后,除了少数的娱乐场所,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虽然说襄州去年发生了一场暴乱,但是是经过几个月的休养生息,市面也渐渐地繁荣起来。

  就在所有人进入梦想的时候,一道道黑影钻入了襄州驻军的营地,一个个俨然是黑夜暗杀的高手,悄悄的摸入营中,一个个士兵便在睡梦中失去了生命。

  等到终于有人报警的时候,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士兵失去了生命。

  这是一支暗夜的使者。

  听到有人示警,他们随即放了一把大火,把驻军的营地点燃,大多数士兵都没有逃出火海。

  随后,他们有成群结队的洗劫了襄州成立的商铺和富户,劫掠了大量的财物扬长而去。

  好在他们只要金银,倒是琉璃器等之前的殿下反而不识货,置之不理。出城后,他们打起了“杜”字大旗,但是,城里的人倒是觉得他们更像是一支贼寇。

  三月十一日,安审琦终于带着四千疲惫之军回到了襄州,看着襄州城里的尸体和狼藉,安审琦欲哭无泪。

  他非常怀疑,劫掠襄州的这只军队是郢州李景威的人。但是他现在的兵力已经不容他有任何的想法,忍辱负重,坚守城池,才是他唯一的选择。

  而张无邪再得知安审琦或者回来的时候,终于把一颗心放下了,有人帮忙阻截杜重进却无力进犯郢州,可以毫无顾忌的进攻荆南了。

  就在此时,一个意外的消息,加速了讨伐荆南的进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