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18章 虎兕出柙起狼烟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5644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韩熙载没想到申师厚居然如此大胆,居然敢于把以为亲王说杀就杀了,在他看来似乎有些鲁莽了。但是现在人已经死了,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张无邪看着申师厚,“大叔,您那儿来得这么多人啊?”

  我的乖乖,三千人马啊,而且看得出来,这些人都不是善茬,都是见过血的家伙。

  申大叔突然一挥手,所有人都下了马,道张无邪跟前弯腰行礼,“臣申师厚、崔虎心、沈念般、王廷翰、温崇乐、刘少英拜见少主!”

  眼前正是申大叔和村里的各位大叔,而且,牛大叔原来不姓牛而是姓刘。

  随后,后面的三千人马也是齐刷刷的单膝跪下,“属下参见少主,恭迎少主回归!”

  三千人齐声呐喊,那气势简直要冲破苍穹一样。

  张无邪赶紧扶起了申大叔等人,“大叔,这是怎么一回事?无邪自小蒙各位大叔照料,若无各位大叔,小子或许都难以顺利长大,怎敢受各位大叔如此大礼?”

  说完又面向那三千军士,“各位大哥请起,为了无邪能够出这宣州,劳烦各位大哥如此辛苦,无邪深为感动!各位大哥请受无邪一礼!”

  说完,便是深深一躬。

  顿时,下面这些厮杀汉子们便是热泪盈眶,顿时高喊“愿为少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申师厚看着这一幕,心中暗道,“这小子居然还有这一手,不错,看来是大王有灵啊,无邪天生就是一个当首领的料啊。”

  申师厚看着张无邪道,“你要记得,你不是村里的野孩子,你是归义军张大王的后代!你远祖便是当年威震河西的张议潮,你祖父乃是金山国至文神武天子张承奉。”

  啊,自己的这具身体居然还有这样一个传奇的身份?这是要开挂的节奏啊。可是金山国都灭亡了三十几年了啊。申师厚没有理会张无邪的惊讶,继续给张无邪讲述着西汉金山国并不辉煌的历史。

  “当年,你祖父龙驭宾天,你父年幼,国被奸贼曹议金所窃取,朝中大臣包邮你父转战河西。十二年前,你两岁的时候,你父在于曹贼额一次战斗中不幸去世,临终托我等抚养你成人,所以我等便来到了这宣州敬亭山下。”

  因为在宣州城下,不便多言,所以申师厚也就比较简略的讲述了这段历史,毕竟宣州城里还有几千军队呢。

  韩熙载无语的看着这一幕,你刚刚在宣州城下杀了人家一个亲王,居然还敢于这么嚣张地集结,这是要攻城的节奏吗?如果真的要攻城,拿自己可就为难了。

  “没想到申将军居然是归义军麾下,更没想到无邪居然有着王室血脉啊。申将军,城里的守军恐怕已经被惊动了,要不咱们今晚先撤如何?”

  申师厚这才看向韩熙载,“韩大人,我家少主为你牵连,只是我等也不得不结束这安稳的日子,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可能安心地做一个良民了。希望韩大人记得这一点,能够全力辅佐我家少主。”

  韩熙载想到了埋名隐姓,也想到了落草为寇,但是就是没想到张无邪的身后居然还有这样一支力量,更没想到自己居然要做张无邪的谋士了,一是愣是没有转过弯来。

  “莫非韩大人以为你今日回去还有活路不成?皇帝恐怕会拿你给他弟弟抵命吧,嘿嘿。”

  申师厚的话惊醒了韩熙载,是啊,这些家伙杀了人家亲王,然后一跑了之,可是自己要是不跑,一旦被抓住,恐怕就不是一条命的问题了,碎尸万段株连九族都是有可能的。

  被坑了啊!

  怪不得申师厚那么果断的杀了李景达,这是要比这自己跟着辅佐张无邪啊。于是,只能转身,向着张无邪,“韩熙载见过少主!”

  啊,这是怎么了,这是要逼着自己造反啊。

  张无邪即便是心里再不情愿,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冷了大家的心,毕竟人家都是大半夜的跑来就自己呢。这些事情只能留到明天再说吧,先远离这是非之地。

  于是他只好先扶住韩熙载,然后道,“多谢韩大人抬爱,从此就是一家人了。”

  申师厚一看张无邪进入角色还挺快的,完全没有少年一共有的那种慌乱,便道,“少主,今晚我们恐怕的连夜离开,咱们贤惠敬亭山中,然后商议下一步计划,如何?”

  “好,边走边想,我这回脑子里一团糟,大叔您看着安排吧。”张无邪把一切先推给了申师厚,毕竟这些人都挺申师厚的,自己的话估计这些人也未必服气。

  “哦,还有,这个人怎么处理?宣州的额军队会不会追杀出来?”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一个节度使的驻节州之地,可不是让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节度衙门下辖城里城外一万多军队,城里至少有无前任,万一追出来就麻烦了。

  “宣州的军队少主放心,绝对不会追杀出来的,最多就是在城墙上看看,只要咱们不攻城,一个没事的。”韩熙载在一旁解释道。

  “不如就让少主安排如何?”申师厚也是有着考较张无邪的意思。

  说话间,先前被军士们的喊声惊动的宣州城里的士兵已经开始登上了城头,点亮了火把,只是夜色渐浓,距离又远,看不真切。

  张无邪看了看,便道,“哪位能够开的硬弓?与我去一趟。”

  牛大叔,不,现在应该叫刘大叔了,走了过来,“我陪少主走一遭吧。”申厚师点了点头。

  于是张无邪便和刘少英进了吊篮,热气球再次升空,缓缓地向着城墙移动。到了距离城墙还有一百五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张无邪去除一颗“铁菠萝”,让刘少英绑在箭上,朝着城楼拉满弓。

  选面的人只看到热气球有飞了起来,却看不大热气球上的人的情况。张无邪点着火,对刘少英道,“大叔,我一点着你就要立马射出,要不然完蛋的就是咱爷俩啊。”

  说完点着“铁菠萝”上的引线,之间这一刻,刘少英弓似满月箭如流星,“嗖”的一声朝着城楼落了下去,引线也在迅速的燃烧着。

  下面的人看到一个黑疙瘩掉了下来,刚刚想要躲开,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顿时,夜色中火光闪耀,砖瓦乱飞,半个城楼飞上了天。炸碎的“铁菠萝”碎片四处飞溅,嵌入那些士兵的身体,城墙上顿时人喊马叫,一时间,残肢断臂盘随着残砖乱瓦,乱成一团。

  张无邪看着这一幕,心中多少也有些不忍,但是如果不来这么一下,每天宣州守军绝对会追杀自己的,到时候,不只是自己,还有下面这三千归义军旧部。

  周宗听到属下汇报,说是城外聚集了大批军队,他以为是齐王李景达到了呢。虽然说按规定是不能开城门了,尤其是夜色中,很容易被敌人赚开城门,但是自己不出面是绝对不行的。

  于是他便赶紧朝城门赶去,然而刚刚走出不远,眼看着到达城门还有一段距离,突然听得一声巨响,城门处火光冲天,人声鼎沸,这才让周宗觉得今晚的事情可能不是一般情况了。

  于是周宗狠狠地抽打着马屁股,加快了速度。片刻到达城门赴京,之间原先雄壮的城楼已经不见了。一抬头,张无邪的热气球正在缓缓地向城外飞去。

  周宗顿时对于张无邪和韩熙载产生了一丝不满,我好心让你妈走,你们走了又返回来给来这么一下是什么意思?

  把一座城楼都给毁了,这让我和朝廷怎么交代啊。

  然而,等到他上了城头的时候,他才发现,事情值得不是那么简单,张无邪的热气球器已经降落,城下Jan季节了一直军队,看样子至少有三千人左右,正在准备撤退。

  周宗终于明白了张无邪和韩熙载为什么要去而复返了,原来是怕追击啊。这大半夜的,只要你走了我也懒得去追。去吧去吧,跑的远远地,别再来我这祸害了,要不然人朝廷知道我这治下还有这么一直武装,估计这节度使就当不成了。走了好啊。

  但是周宗的想法注定要落空了,如果第二天让他发现李景达的尸体就在城外,李璟会不会因为这是把它免职,甚至打入监狱?

  这些事张无邪已经顾不上了,他只是随着队伍一起前行。

  “少主以为,我等今晚应该前往何处?”申师厚在这些事情上还是十分尊重张无邪的意见,一方面有着培养的意思,另一方面也是有着摆正自己的位置的意思。

  “大叔,我以为怎么今晚还真不能休息,宣州的周姐读诗明天一旦发现李景达的尸体,定会到处追杀咱们。所以我建议咱们最好是晚上赶路,白天便进入大山中隐匿,大叔以为如何?”

  “你这个想法很好,我打算咱们就去东边广德县内,哪儿有一个太极洞,可以让大家藏匿一段时间。”

  太极洞张无邪听说过,是一个溶洞,藏一万人都有可能,但是藏匿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啊。总不能藏一辈子吧?

  想到这里,他便把顾虑说了出来。申师厚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地方。”

  张无邪想了想,道,“大叔可听说今年二月,契丹辽狗杀进汴京之事?”

  “听说了,石敬瑭这奸贼死了都不得安宁,把一个好端端的文华盛地变成了腥膻之地,这是自五胡乱华以来我中国人的最大耻辱啊。”

  “听说已经有许多炎黄义士揭竿而起,效当年闵冉“杀胡令”,开始驱赶契丹鞑子。如此,我等可以考虑渡江北上,举民族大旗,谋一州之地,必然可以得到民众拥护,这样就能够招募兵士,割据一方。李家皇帝的手再长,也是伸不到淮河以北。”

  申师厚看了张无邪好一阵才到,“看来少主真的是长大了,居然考虑得如此深远,是我想的简单了。少主的格局远大于我,莫非是大王英灵在天保佑不成?”

  感慨了一会,便道,“好,就依少主之言。今晚行程完全由少主安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