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118章 周宗遥想鄂州城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671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刘虎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贾崇是谁?那可是整个南唐都有名的禁卫军都虞候哈,曾经担任过一方节度使的人,居然败在了一个小小的名不见经传的刘虎的手里。

  那些骑兵军官只有十余骑跑掉了,不是因为他们厉害,而是刘虎看不上追。毕竟一万多人都在大火里燃烧呢,谁还顾得上那些鸡毛蒜皮?

  这些“鸡毛蒜皮”最终还是跑掉了,他们有胆量再去鄂州,而是直接去了金陵,把这件事情禀报给了朝廷。

  李璟在听说了边镐投降,贾崇战死的事情之后,气的浑身发抖,先是大骂边镐忘恩负义,再是骂贾崇无用废物,然后骂韩熙载无耻小人,最后骂冯延巳死有余辜。

  骂完之后,便下令调李金全率军西征。

  这个命令可是把下面的大臣们吓坏了,李金全不见得就比不过和贾崇强啊,关键是自从去年福州之败之后,朝廷就已经没有实力发动一场灭国之战了。

  张无邪的地盘虽然没有建国,但是其地盘和灭国相比已经小不了多少了。更何况,朝廷已经在鄂州折损了两万五千大军了。

  按照这个情况,即使李金全去了也讨不了好的。

  当下,常梦锡、宋齐丘、徐铉、萧俨、贾漳等,众大臣齐齐出列,这个时候可没有了派别之分,一旦李璟一意孤行,最后大家都得玩完。

  “陛下,使不得啊!张无邪韩熙载之流,现在已经雄踞七州之地,带甲之士逾十万,虎狼之将数十员,而我朝先后经历了去岁的福州之败,今年年初的鄂州之败,再加上日前鄂州再败,三战折损将士近十万,再也经不起一场大战了啊。”

  宋齐丘首先发声,尽管他知道皇帝这段时间不待见他。

  紧接着常梦锡也开口了。

  “陛下三思啊!韩熙载之才,陛下深有了解,张无邪以实物之龄封镇南王,绝非是世人传言的那样,只是韩熙载的傀儡。况且其麾下文有江文蔚、孙光宪、严光楚,武有李景威、梁延嗣、王彦超、赵匡胤、刘虎之流,没有一个易于之辈啊。”

  给事中萧俨也站了出来,“陛下,臣闻今年年初,在鄂州烈火焚城的乃是张无邪的亲信刘少英,臣怀疑刘仁瞻可能是死于此人之手,据逃回来的逃兵所言,边镐是被张无邪手下的赵匡胤所擒获的,而贾崇则是死于刘虎之手,这些都是大将之材,没有一个好对付的啊。”

  兵部尚书贾漳跟着道,“陛下,张无邪手下还有曾经的江州节度使江文蔚,荆南的大将军李景威和禁卫军都虞候梁延嗣,掌节使严光楚,这些人不亚于刘虎和赵匡胤啊。”

  李璟听得要哭了。尼玛的这是歌颂敌人来了啊。

  “诸位爱卿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难道我大唐就没人了不成?难道要我堂堂大唐在一介流寇之前认输不成?”

  “陛下,我大唐现在处于四周包围之中,南有南汉,东有吴越,西有马楚,北有刘承祐的汉国,于此相比,区区一个张无邪,倘若陛下要灭,还不是易如反掌?只是相比之下,刘承祐才是心腹之患,张无邪不过是疥癣之疾。

  臣不担心打不过张无邪,毕竟我等大国,大一个张无邪自然不在话下,前者战败,应该是我等轻敌所致。然而,臣听说,当初张无邪与韩熙载离开宣州的时候,保护张无邪离开的,乃是张无邪的幸心腹申师厚,此人现在任凉州节度使之职。

  一旦我等发兵,到时候,张无邪远走凉州,投奔申师厚,到那时候,陛下无法斩草除根,徒留后患。而到那时候,一旦刘承祐发兵来袭,朝廷大军在外,如何抵挡?”

  徐铉这番话很好的股权了李璟的面子,同样是不赞同出兵,但是却不再是想前面几位那样说是怕敌人厉害,而是说免得刘承祐来袭。把李璟和刘承祐摆在一个高度,这也让李璟感到十分欣慰。

  当下李璟大喜,道,“徐爱卿说得有理,朕不是怕他,朕有六十五……额,六十四州之地,会怕他区区一个七州之地的小毛孩子!真是考虑全局。还是徐爱卿有大局观啊。那依徐爱卿来看,这鄂州之事当如何处理啊?”

  “陛下,臣以为,可领江州节度使周宗随时监视贼人的举动,堤防贼人袭扰国家,其余事情暂且不理,等国家积蓄财力,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同时开展两场战争的时候,再动手不迟。”

  “好,既如此,那就传令周宗,随时监视鄂州一举一动,如有机会攻取鄂州,可以先取后奏!”

  这个时候的周宗,也在烦恼,因为他的桌子上放着一封来自鄂州的信。

  “想不到当日那个小子,如今居然成了如此气候,真是想不到啊。如此下去,叔言那个愿望指不定还真的可以实现了,那时候,这种自己辅佐一个雄主实现愿望的感觉一定要比借兵扫北的感觉好得多吧?”

  周宗独自坐在节度衙门的院子里,长叹了一口气。

  信是张无邪亲自动笔写的,自己算不得好看,勉强认得,许多字还缺胳膊少腿。本来韩熙载建议让他自己或者孙光宪重抄一遍,但是张无邪却说自己写比较好一点。

  鄂州战事结束,刘虎的表现令大家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只会算账的钱粮官,居然这样厉害。尤其是边镐,更是惊讶不已,这些家伙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且说周宗街道来信,便知道这是张无邪是好的意思。毕竟,现在他和张无邪的关系可是太微妙了,以前还算不错,而且他还欠自己的人情,但是现在双方立场不同了,万一李璟要求自己去收复鄂州,自己该这么做?

  他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过的,边镐和贾崇都是比自己牛逼的人物,不也都折戟沉沙了么?

  张无邪在信里不过是问候他而已,但是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这封信,一不小心会不会成为通敌的证据?想想都头疼。

  就在此时,一个曼妙的身影走了出来,正是女儿周娥皇。十三岁的小姑娘,个子已经开始长高了许多。

  “父亲因何烦恼?可是因为鄂州战败之事?”

  “是啊,这下把为父和你韩叔叔推到了面对面了啊。”

  “父亲何须烦恼?如何应对,那是朝廷的事情,等朝廷下了旨意父亲再想也不迟。”

  “也是啊,那这书信就不回?”

  “不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