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74章 流民迁移进行时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534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方太的到来完全是个意外。当初搭救方太是抱着有枣没枣打两杆的想法,顺手而为。

  本来想着,这个几个月过去了,方太大概也不会回来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真的来了复州。

  从六月底到十一月初,正在五个半月的时间(天福十二年,即公元947年农历闰七月。),就在张无邪对方太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这位和油烟机同名的老兄居然出现了。

  十一月的复州还不冷,但是十一月的塞外已经很冷了。这个时候把牛羊皮贩运到复州,张无邪只能说,方太的心太大了。

  把这些牛羊皮硝制好,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如果还要制成皮衣,再运送到塞北,估计契丹人的冬天要过完一半了。

  难不成这位也是官僚主义者,和后世的某些官僚一样,不懂经济?

  在一番酒后,张无邪才知道冤枉了方太。其实方太能够来到福州,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原来,在逃归契丹之后,他才知道耶律德光已死,自己居然成了没有组织的人了,契丹人也是乱成了一团。他去了契丹,居然没有人买他的账。

  一路上只遇到了一个认可他的身份的人,这个人却是他最不愿意接触的人,他的名字叫做杜重威。

  这家伙居然把方太当做人才给强行征召到了魏州,一直到十月的时候,魏州眼看着撑不住了,杜重威才把他放了。

  张无邪只能替方太哀叹一声,历史上的方太早在六月底就已经被武行德杀了,这一次结构被自己所救,却不曾料想落入了杜重威之手,还好,杜重威大发善心,把他放了。

  “从今以后,你就不要给任何人说你在杜重威那里呆过,哪怕你没有做过杜重威的官。”张无邪不得不给这家伙强调一下。

  因为他知道,很快杜重威就要投降了,而且,再过不到三个月,刘知远就要死了。到那时候,宰相苏逢吉将会大开杀戒,而杜重威则将会被彻底灭门。

  作为曾经在杜重威手下呆过的人,假如让苏逢吉知道了,那方太就从此以后不要想着再回中原来了。

  他甚至建议方太最好把名字都改了,让方太从此彻底消失。

  然后,张无邪就赶紧让人组织平民开采芒硝,投入到牛羊皮的硝制工作里去。

  方太运来了整整数万张皮货,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因为时间赶得紧,张无邪不得不把砖窑的活停了两天,让所有人都投入到皮货的硝制工作里边。

  于是,整个复州就弥漫着一股牛羊的膻腥味儿,熏得人恶心,张无邪是最闻不到膻味的,这两天就根本没有一点胃口。

  硝制的皮子到处都是,甚至铺到了大街上。

  十天之后,这些皮子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张无邪这才命人进行处理,把这些皮货赶紧制作成衣服。

  契丹人对于皮货的处理是比较粗糙的,而张无邪经过硝制,这些皮货变得更加柔软,更加适合制作衣服。而不是像原来那样,直接把硬邦邦的皮子缝制起来。

  给皮货外边蒙一层布料,裁剪成十分合身的款式,甚至借鉴了后世清代满族人的服饰样子,结果做出来的衣服样式十分好看,比契丹人穿的硬皮子要好看的多了。

  尤其是再外边蒙上一层锦缎,再加上合身的款式,既保暖又合身,实惠大气。十一月二十日前后,只有一万多皮货制作成了皮衣,方太就急急忙忙的带着这些“五代版”的皮夹克赶回了契丹。

  那些“五代版”的皮夹克,最后完全抵了所有的牛羊皮的价钱。虽然张无邪平白得到了更多的皮子,但是方太也是明白人,他知道,这一件皮衣要是不卖个三张皮子的价格,拿他就绝对是一个生意场上的失败者。

  临走的时候,张无邪告诉方天,无论是貂皮,旱獭皮,狐狸皮,黄鼠狼皮,他都照收不误。方太满口答应了。

  张无邪很期待方太下一次的到来,如果能够有一件狐狸皮大衣,那该是多好的事情啊。

  剩下的皮货加紧硝制,张无邪决定,尽快把这些东西弄好,然后就给中原地区的这些家伙卖。中原的冬天依然是会飘雪花的,也并不好过。这个时候,有一件外边蒙了锦缎的皮衣,应该是非常拉风的事情。

  他深信,这会是一件很快能够被大家接受的商品,尤其是在那些高层中间。

  他甚至想好了,给各州的节度使每人送一件,反正还可以做出来一万多件皮衣呢。

  砖窑的活还在继续,水泥窑也开始建设了,不过要在今年烧制出水泥来,可能性是不大了。

  皮衣的制作,也给了那些妇女提供了工作岗位,于是,妇女们也能够给家每天挣到一两斤米了。尽管这个工资是非常低的,但是对于那些拖家带口来到安复郢三州的人来说,这可是一个莫大的福音。

  什么时候女人也可以给家里挣大米了?这是以前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内心的喜悦,有米进家是一件好事情。

  于是,迁移到安复郢三州的老百姓迅速的安定下来,在进入了大冬天还能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份非常美好的事情。

  这些消息都随着曾经的邻里关系和亲戚关系朋友关系传到了鄂州,也被商人们传到了荆南,从而有了更多的人开始放弃了观望,不断的携家带口,迁移了过来。

  鄂州的刘仁瞻无疑是一位勇敢的将军,但是绝不是一位优秀的刺史,他对于鄂州发生的大规模的移民事件居然熟视无睹。

  而荆南的高从诲则是看到了移民事件的发生,却也眼睁睁的看着没有办法。

  对于民力的压榨,首先是出于安全考虑,他不能不停止,总不能不养活军队吧。于是,他只能心里着急而没有办法,因为荆南现在已经经不起战争的折腾了。

  十一月底,迁移入荆南的移民,累计达到了六万,这是一个十分客观的数据。随着示范效应的进一步扩大,张无邪相信,十二月,这个数据还会进一步扩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