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117章 贾崇折戟嘉鱼府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4299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嘉鱼府没有城墙。

  名字改了,但是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仍然是那个鲇渎场,没有城墙的城市,再这个冷兵器时代简直就是灾难。

  刘虎就驻扎在这座没有城墙的“城市”里。与其说是城市,还不如说是一个大村庄。

  而这样的村庄,反而使得贾崇心里多了一丝顾虑,要知道他可是刚刚吃了亏,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看什么都带着一种怀疑的态度。

  因为这一路行军,使得它也认识到了这伤兵就是张无邪和韩熙载故意放回来拖累他的。

  尤其是听那些士兵说他们是张无邪故意弄伤了放回来的,他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对方的阴谋诡计。

  因此,他对于张无邪和韩熙载的认识更加深刻了一层,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现在的贾崇可真的是有苦难言。这些伤兵不带吧,很容易施了军心。把他们抛弃,你让其他士兵心里这么想?他们一旦受伤会不会也会遭到这样的待遇?那他们还会在战场上拼命在战场上负伤吗?

  要是带上吧?消耗靡费姑且不说,丹丹就是这行军速度,可是严重受影响了。

  贾崇还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既然远离了鄂州,那就不妨在鲇渎场歇息驻扎,一则远离那些可怕的敌人,二则离开了镇南王的主力部队,也许可以让士兵安心养伤。

  但是谁料到,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睡到半夜,黑甜梦乡,突然一阵大火的哔哔啵啵的响声把贾崇惊醒了。

  贾崇赶紧起来一看,大火已经烧了起来,而且着火点不止一处,至少有刘期初地方,几乎是同时烧起来的。这显然是有人故意纵火。

  火苗迅速的窜了起来,似乎是被浇上了油一般。由于伤兵太多,为了方便照顾伤兵,贾崇不得不把辎重放在外围,而把有战斗力的士兵放到了紧贴着辎重的地方,而那些伤兵全部在最中心。

  他的想法是,一旦发生敌人的袭击,辎重就可以作为第一道屏障,用来抵御敌人的进攻。而且,他们还可以兼顾着照顾最里边的伤兵。

  但是,今夜的敌人显然是不按常理出牌,居然采用火攻。

  贾崇赶紧喊起来。其实不用他喊,距离辎重最近的施斌哥已经感觉到了灼热。只是大货已经燃烧,人已经无法靠近。

  更糟糕的是,现在正是半夜,很多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再加上突然起火,许多人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就这样,耽搁了几分钟的时间,而这段时间足以让大货封住所有的出口,也足以造成足够的混乱。

  远处,刘虎带着五千士兵严阵以待。看到大火终于烧起来了,刘虎眼睛里流过一丝的兴奋,一挥手,“放!”

  于是,身边的十几架投石车发出了刺耳的咯吱咯吱的声音,然后,抛臂猛然弹起,一个个密封的玻璃罐高高的飞起来,朝着贾崇的大营里飞去。

  那些玻璃罐一落地,立刻破裂,其中的猛火油,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到处流窜。而唐军依然没有发现这些油的危险,因为他们不明白这东西的可怕。

  再第一轮发射过后,只有十几个士兵被玻璃罐砸中死亡,其他的,大多是在跑动的时候被玻璃渣割破了脚。

  终于,经过了两轮发射之后,至于有猛火油流到了大火燃烧的地方。只听得“轰”的一声,火苗突然窜起来,然后,所有猛火油流过的地方都变成了一片火海。

  这时候的贾崇才发现,事情远比他想象的严重得多。

  这时候,贾崇也着急了,因为他法相,这种东西一旦燃烧起来似乎就无法扑灭。

  有的士兵开始跳进水里,然而,没有用,大货再水面上燃烧,吓得其余的人不敢再靠近。

  有的私兵干脆在地下打滚,可是依然没有用。

  同时那些辎重粮食也都燃烧的更加剧烈,圈子里的温度进一步升高,这时候,士兵们已经开始感觉到了窒息的征兆。

  贾崇没有办法,只能跨上马,在马的屁股上狠狠地刺了一刀,那马吃痛,死命的一跃,居然越过了大货,跳出了火圈。

  后面的那些军官们也都纷纷学习贾崇的办法,居然有近两百骑兵跳出了大火。

  刘虎的投石车还在继续,大火越少越猛,刘虎很显然完整的继承了他父亲刘少英的烈火焚城之法,贾崇看着大火里的士兵,他知道,这一万多士兵很可能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一万多士兵啊,要知道,在鄂州城下就折了几千,现在遭遇这样一场大火,那些伤兵很显然是没有逃命的能力的,只能眼睁睁的等着被烧死。

  就是那些有战斗力的士兵,恐怕也逃不过这一劫难了。在大火刚刚开始燃烧的时候,只跑出来了两百多人,其余人都一个没有跑出来。

  大火还在继续,一声声惨叫声不断地进入贾崇的耳朵,惨不忍闻。有的人已经忍受不了而把耳朵捂了起来。

  贾崇大喊着,用鞭子把那些捂住耳朵的人的手打开,“捂着耳朵干什么?不敢听吗?听着,仔细地听着,把每一个弟兄们的临走前的声音都停下来,记在心里!”

  停顿片刻,他看着大火中行动越来越缓慢的身影,道“总有一天,贾某要血洗嘉鱼府!”

  就在此时,不远处一个声音道,“只怕你等不到这一刻了!”

  “是谁,鬼鬼祟祟算什么好汉!”

  贾崇转身,正好看到刘虎的影子,还有远处的投石车,正在不停地继续发射。

  贾崇看这里刘虎的身影大怒,立即打马就去追赶。投石车距离贾崇的大营不到一里,太远了他投不到。

  刘虎在前面跑,贾崇再后面追,讲那些刚刚逃出来的士兵们大喊着,“大人莫追,小心中计!”

  然而,这画刚刚喊出口,他们便不再喊了,因为贾崇就在距离他们两三百步的地方一头栽下马来。他的马也栽倒在地。

  后面骑马逃出来的都是有马骑的军官,从军、营指挥使道都头都有,看到贾崇吃亏,立刻拍马赶了上来。

  而刘虎发现贾崇落马,立刻转身,朝着贾崇一棒砸了下来,贾崇猝不及防,一下子被砸中脊背,趴在地上起不来了。然后立刻上前,一把拉过贾崇,朝着后面退去。

  那些军官们也赶紧追了上来,结果,同样的命令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只有他们在被俘虏以后才发现,地面上挖满了拳头大小的洞,刚好够一个马蹄踏进去。

  但是那洞却有半尺多深,马蹄是不能一下子抬起来的。高速奔跑的马匹,一旦一脚踩进去,唯一的禁果就是,马腿被折断了。这也是他们连人带马都栽倒的原因。

  投石车停止了发射,大火里已经没有了惨叫的声音,而大火依旧在燃烧着。那些被俘虏的军官们,刘虎并没有很原则的选择优待俘虏,而是当着贾崇的面,把他们一个一个的砍了。

  看着刘虎走了过来,贾崇知道,轮到自己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