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43章 常梦锡献琉璃碗(今天四更)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5510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第二天,张无邪便离开了周宗的府衙,周宗也上金陵去了。因为要带琉璃器,所以这一次走得不急。

  周娥皇看着眼前的簪花,嘴角不时会露出一丝微笑,这应该算是那个家伙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吧。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臭屁,一朵簪花,居然还需要通过父亲来转交。

  走出周宗府衙之后,赵匡胤问张无邪,“少主,咱们现在就去抚州吗?”

  “找个客栈住下吧,在江州停留几天,要等到周大人将你那些琉璃器送到常梦锡手里,然后常梦锡再送给李璟,还要等这个消息传到抚州,那个时候,才是最好的时机。”

  赵匡胤赶紧的看了看周围,这才小声道,“少主,您在这大街上喊皇帝的名字,会招惹是非的。”

  张无邪这才想起,在这南唐的国土上喊南唐皇帝的名字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情。唉,怎么就这么多规矩呢?

  没办法,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就要接受这和个时代的规则。甚至张无邪可以想象,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够登上那个位子,恐怕自己的名字也会被人忌讳吧?想到这里,张无邪不由得一阵歪腻。

  住下以后,张无邪便带着赵匡胤开始逛这座江边这座城市,当然,这个时代的城市,也没有多少逛头,一到下午就歇市了,买卖东西,基本上集中在上午。

  浔阳江头,没有了送客的江州司马,也没有了琵琶女的铮铮琴声,更没有宋江题反诗的浔阳楼。但是张无邪却很贪婪的呼吸着这座城市那带着江水气息的空气。

  这种逛大街的感觉,似乎已经久违了,在宣州的时候,张无邪也是经常逛街,甚至骑自行车。但是在这个地方,只要他敢骑自行车,就相当于给自己的头上贴了一个“我是妖人”的标签,张无邪还不至于如此找死。

  虽然六月的江州,正是江边的芦荻疯长的时候,但是张无邪脑子里总是浮现出“枫叶荻花秋瑟瑟”的画面,一种孤独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要是有一曲琵琶该多好啊。

  然而,就在此时,隐隐约约的,似乎的确是有人在弹琵琶了,铮铮响起,却是《浣溪沙》的调子。

  张无邪没有动,静听着那曲琵琶在不远处响起,他怕自己的脚步会踩乱琵琶的节奏。直到停下来的时候,张无邪这才挪动脚步,循声而去。

  要说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巧合的话,张无邪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和眼前这位有缘。弹琵琶的人是周娥皇。这小姑娘居然带着侍女和护卫,来到这浔阳江头来弹琵琶了。

  张无邪来此,却是因为孤独,当然也有怀古的因素在里边。在江州留下踪迹的人很多,比如陶侃,比如陶渊明,但是张无邪最喜欢的还是白居易。

  白居易的诗,他最喜欢的,还是这首《琵琶行》。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在这里见面。于是张无邪便上前打招呼,“不曾想再这里遇到姑娘,真是有缘。张某一是被姑娘琴声所感,所以就偷听了一会,还请姑娘莫怪。”

  小姑娘脸色一红,“谁和你有缘?”啊,这是什么节奏啊?怎么就好像是得罪人了一样?

  听了周娥皇的话,这时候张无邪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时代的撩妹模式不一样啊。本来是好好地打招呼的话,怎么就成了孟浪之语?

  于是便连忙赔罪。

  “公子还没有离开吗?我还以为公子早已走了呢,不知公子今日因何来这江边?”

  “张某打算在这江州多待几天,今日来此,便是仰慕当年白乐天《琵琶行》之诗,故此来江边。虽然说不是“枫叶荻花秋瑟瑟”的季节,却听到了更加优美的琵琶声。看来我可是比白乐天更加有幸啊。”

  “公子过奖了,我弹这琵琶也就是个解闷而已,不敢于古人相提并论。倒是公子的那首《浣溪沙》,却是不可多得的佳作,韩大人曾和父亲言及此事,说公子这首词当今天下无出其右者。适才间我弹奏的便是公子大作。”

  怪不得周娥皇弹《浣溪沙》的调子,原来还是自己的缘故啊。于是,两个人一下子有了共同的话题。

  于是,这一聊天便聊到了红日西坠,两个人才挥手作别。相约第二日再见。所谓的知己难求,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周娥皇感觉自己真的是找到了知音。一直以来周娥皇是孤独的,这种孤独,源于发自内心的骄傲。

  用张无邪的话说,就是“低质量的社交还不如高质量的独处。”虽然他不明白张无邪说的质量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对于这句话的理解。

  这家伙的语言总是那么丰富,“明明有颜值却偏偏要靠才华吃饭”,“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诸如此类,总是把小姑娘逗得大笑。

  周娥皇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家伙似乎还是那个在金山酒楼说三国的那个少年,还是那个骑着自行车满大街跑的家伙,真的想不到,居然有那么大的魄力,居然一月之内连取两州。

  终于有一个可以和自己谈得来的朋友了,这让周娥皇很开心。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似乎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如此,转眼便是三日已过,张无邪也到来了离开江州的时候了。

  第三天下午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赵匡胤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

  “久闻公子才华卓著,不知道今日可否为娥皇做一首词?”

  这是小事,当年为了撩妹,张无邪可是把《宋词三百首》都背了一遍,再加上他自己本来就是文科出身,一首词是难不倒他的。

  反正已经抄袭过一次了,那就继续无耻下去吧

  “周姑娘,无邪此去,前路未知,今日一别,山高水长,不知何日能够相见。张某就以一阙《蝶恋花》相赠。”

  于是,周娥皇便立即命侍女备好笔墨,然后张无邪随口吟诵,周娥皇亲笔书写。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看着周娥皇的那一笔隽秀的楷书,张无邪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动手,要不然还不得被对方笑死。

  历史上的大周后,果然不是盖的。压力山大啊!

  告别周娥皇之后,张无邪决定先去找岳不群,但是自己在宣州的知名度太高了,给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于是他只好带着赵匡胤郁闷的回了复州,只是让手下的亲卫去宣州寻找岳不群。

  他交代给亲卫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在已经被查封的金山酒楼大门上挂上一把算盘。估计岳不群看到了,肯定会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自然会和自己的亲卫接头。

  而在同一时刻,周宗也终于抵达了金陵,拉着这些易碎的宝贝,周宗一路上小心翼翼,终于把这些东西完整的运回来了。周宗先去了徐铉府上,把给徐铉的琉璃杯和琉璃龙都暂时放下,然后才带上了给常梦锡的礼物去了常梦锡府上。

  上一次,因为是刚刚出狱,急着要去看妻子和儿女,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而这一次他自然是有备而来,便带了礼物去了常梦锡的府上。

  对于周宗此次进金陵,常梦锡并没有太大的意外,然而周宗带来的礼物就让他有些坐不住了,

  这么多的琉璃器,这得花多少钱啊?如果不是他对周宗的品行比较了解,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把江州的府库都给掏空卖了。

  问题是这东西是哪儿来的?周宗有这么多的钱吗?似乎是看出了常梦锡眼中的疑惑,周宗便道,“大人无需多疑,说实话,这些东西周某人还买不起,这是一位朋友送给周某的,那人你也认识,便是韩熙载韩大人。”

  这个解释就能够说得通了,毕竟,韩熙载自从叛唐自立之后,连取二州,如今也算是一方诸侯了,谁也不敢小觑。

  毕竟,张无邪年纪太小,对外不能高调,外界便都以为这股势力是以韩熙载为首的。

  两人闲谈了一阵,周宗便告辞了。

  第二天,金陵,宣政殿。

  李璟和往常一样,卯时便已经坐在宣政殿,开始上朝了。旁边的大太监尖着嗓子高喊,“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臣常梦锡有奏。”第一个走出来的自然是常梦锡。只是常梦锡的样子今天有些奇怪。袖子里鼓鼓囊囊的似乎揣着什么东西。

  “爱卿请讲。”李璟在上面道。

  常梦锡先小心的把袖子里的一个盒子取了出来,然后才开始启奏。

  “臣闻,天子有德,天必勉之。陛下自登基以来,开疆扩土,励精图治,国人闻之无不拍手,敌酋闻之尽皆胆寒。今有胡商,贩运琉璃碗至江州,闻听陛下天威,敬仰万分,将所带之琉璃碗一套托江州司事参军周宗转交陛下。臣为陛下贺!”

  “哦?竟然有这等胡商?周宗也算是有心了,朕记住了。赶紧取上来让朕瞧瞧。”

  于是,太监便将那盒子打开,呈了上去。里边一共六个琉璃碗,两个红色的,两个绿色的,两个紫色的。李璟将之一字摆开,在灯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绚丽异常。李璟看得大喜。

  “古人云: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看来朕今天就可以领略到这玉碗的琥珀光了啊。”

  回头看着韩熙载道,“孟图进献琉璃碗有功,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