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78章 鄂州围猎刘仁瞻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4297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刘仁瞻带着手下不到八千人上了山,他看到的是一幕他不敢相信的场景。

  四千多人居然是一个死法,睁大着眼睛,张大着嘴巴,舌头吐的老长,一个个活脱脱就是吊死鬼的样子。张全约也不例外,刘仁瞻找到了张全约的尸体,身上没有任何伤势,就是这样一幅吊死鬼的影子,趴在山顶最高处的一块石头上。

  刘仁瞻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不甘。是啊,本来已经逃出了大火。

  至此,刘仁瞻手下三员大将,孙羽死于洞庭湖,周廷构死于自己的刀下,而张全约此时也死了,刘仁瞻看着部下的尸体,无可奈何。

  刘仁瞻看着山上死去的士兵,心里一阵惶恐。四千多人,没有任何征兆的死去了,像是被无形的手掐死了。

  四千多个吊死鬼躺在眼前的场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刘仁瞻艺高人胆大,但是不代表身后的士兵也是。

  山上的树木全部被烧光,这座山已经无险可守了,只能下山。刘仁瞻下令降张全约的尸体安葬在此。其余四千兵丁也都安葬在这马鞍山。

  不管任何时候,人们更加倾向于把自己无法解释的现象归于神秘主义。

  “张将军他们好像是被人掐死的?”

  “没有看见有人掐他们啊。”

  “要是能看见就好了,就怕的是看不见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

  “看不见的是什么?肯定是不干净的东西。”

  “这里会不会还有不干净的东西?”

  “难说,反正咱们看不见啊。”

  “那怎么是不是应该下山?”

  “……”

  一时间各种猜测不断,人心惶惶。

  待在山上已经于事无补了,刘仁瞻转身准备下山。可是当他转过身的时候,山下已经旌旗密布,下不去了,被围在马鞍山了。

  山南边,一面旗帜上写着一个斗大的“魏”字,毫无疑问是南楚的岳州团练使魏叔嗣的营寨。

  北边则是另一支军队,看衣甲应该是荆南的服饰,当先一杆大旗上却是一个“梁”字,这是荆南的禁卫军都虞候梁延嗣。双方的兵力加起来一万五左右,而刘仁瞻这边却是只有五千人,本来是还有八千人的,但是还有三千人被留在了山下看守辎重。

  兵力极不对称。

  当然,历史上以少胜多的例子多得是,而且刘仁瞻也绝对是具备以少胜多的实力的。

  刘仁瞻勇敢,善战,足以具备以少胜多的条件。然而,士兵们这时候却不安稳了,尤其是看到了那些士兵们的死相,分明是被什么鬼神捏死。

  就这样,士气亦是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现在士气落到了极低点。

  最糟糕的是,辎重还在山下,三千士兵再山下,却没有可以独当一面的将领。

  魏叔嗣首先冲进了刘仁瞻的辎重大营,一万大军对上无人指挥的三千散兵,结局是一面倒的屠杀。

  李简杀红了眼,就是这些家伙,使得自己数百弟兄们遭到了莫名其妙的攻击,命丧君山。南唐的士兵再这一波攻击之下,毫无抵抗之力。

  就在此时,对面一支人马厮杀了过来,旗帜上一个“梁”字,正是梁延嗣。

  梁延嗣担任荆南的禁卫军都虞候,平时很少出征,李简自然眼生,看到对方居然也在追杀鄂州兵,看来是友非敌,很可能是来捡便宜的,便勒马道,“大楚岳阳团练副使李简在此,来者何人?”

  “在下荆南禁卫军都虞候梁延嗣,来此与魏大人合剿贼子刘仁瞻。”

  “尔等来捡便宜是真吧?”

  “辎重之类,梁某并无多大兴趣,只要能够取了刘贼首级,辎重好说。”

  “好,先杀刘贼,其他事后再说。我家团练使魏大人在后,将军完后可商议灭刘贼事宜。”

  “好,将军先杀贼,梁某去拦住刘仁瞻下山要道。”

  “好。”

  梁延嗣带人朝着山下要到而去,李简也派人魏叔嗣汇报。

  刘仁瞻率军到山脚下的时候,梁延嗣的大军正好守在路口。刘仁瞻同样也不认识梁延嗣,道,“何方蟊贼!也敢阻拦我道路!叫魏叔嗣来见我。”

  “刘老将军,在下荆南梁延嗣,久仰将军威名,特来领教!”说完,拍马摇枪冲了上来,想要领教一下“南唐第一勇将”的厉害。

  想想老将军把守南唐西大门,独抗荆南和南楚,何等威风!与这样的将军能够大战一场,是多么热血的事情!

  但是刘仁瞻却没有那份心情,辎重营被魏叔嗣和李简践踏的不成样子了,一万大军踏入辎重营,如入无人之境,还有梁延嗣的五千大军,五个打一个啊。

  所以,刘仁瞻急着要去救那被冲得七零八落的士兵,却被梁延嗣挡住了去路。当下心里着急,使出所有的力气,一枪挑来。

  梁延嗣拿枪挡开,老将军枪沉力大,一枪把梁延嗣的兵器逼得偏向一旁,梁延嗣心中一紧,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即使硬撑也撑不了多久,便调转马头,让开路。

  其实梁延嗣和刘仁瞻的差距本来并没有这么大,只是刘仁瞻急着要去救自己的部下,自然是全力出手,再加上是从山上冲下来,占尽力优势,梁延嗣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刘仁瞻顾不得和梁延嗣纠缠,直接朝着辎重营冲去,梁延嗣指挥部下,把山上冲下来的士兵从中间截断,只放了一半过去,另一半却被截住了。

  在这种规模的战斗中,个人的武力毕竟是有限的,要不然几百个士兵围上来,完全可以把刘仁瞻拿下。只是梁延嗣却不愿意自己一家来付出这个代价。

  所以,究竟吃掉南唐多少人马,他完全由主动的选择权。

  刘仁瞻没有留意,只感觉到自己的士兵跟在身后,至于有多少跟了上来,乱军中没有留意。

  山上冲下来的士兵心里正在慌乱,唯恐看不见的“不干净的东西”追着自己下来,慌不择路,直接在包围圈里乱撞,再加上逃命要紧,无心恋战,斗志全无,更加加速了灭亡。

  刘仁瞻冲进最主要找李简和魏叔嗣决战的时候,五千士兵有一般已经被梁延嗣消灭的干干净净。

  刘仁瞻虽然厉害,但毕竟上了年纪,别说是魏叔嗣的一万大军,就是一万头猪,也不是那么容易全部杀死的,更何况是人。

  很快,刘仁瞻发现自己身后的士兵越来越少了,而魏叔嗣和李简根本就自己身边不愿意来。

  而梁延嗣在完成了自己的战斗任务之后,就再也没有插手这边的战事,而是眼睁睁的看着南楚和南唐的厮杀。

  完了,冲出一条血路,杀出去逃回鄂州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刘仁瞻便掉转马头,向着东边冲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