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47章 冯延巳倾家荡产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5439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冯延巳这一刻的心情是非常愉悦的,虽然被贬只是十几天的时间,但是冯延巳就感觉度日如年,抚州的那些家伙根本不听话,尤其是那些属官,表面上一个个说的很好听,背地里根本使不动。

  和朝廷上推来让去的袖里乾坤不一样,底层的这些属官房价更加流氓化,直接就是没有底线的下刀子,只要不是当面抓个正着,死不认账,一点面子都不顾。

  冯延巳觉得,这而家伙比自己更加无耻。

  他一颗也不想呆了,最好是在这金陵呆着,人一个职务,把节度使遥领,混一个资历。

  怀着对于未来的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冯延巳昂首挺胸的走进金陵城。他兴冲冲的朝着自己的府邸走去。

  终于到家门口了,门还是那扇门,宅子还是那座宅子,只是看门的家丁换了人,他这才想起,这座宅子已经不是他的了,于是便停下脚步,认真仔细的看着宅子的大门,仿佛再看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宅子里今天是一片忙乱,因为周宗的管家是昨天才到的,所以一切还都十分凌乱,里边的管家听到门外有人,便迅速的走了出来,一看是冯延巳,便开口道,“冯大人。”

  这时候冯延巳才一惊之下抬起头,看到宅子门匾已经换成了“周府”,而“冯府”的牌子早已经被卸了下来,立在旁边的墙角。他这才想起,这座宅子已经不是他的了。

  于是便朝那管家挥了挥手,走了。管家看着冯延巳的背影,似乎也有些落寞。

  冯延巳这才想起,自己的宅子卖了,就意味着自己没地方去了。自己居然忘记了去寻找客栈。这个时候去同僚家里显然是不合适的,再说了,他的朋友这段时间基本上都被贬到外地去了。

  唉,自己的这些政治同盟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虽然说把韩熙载逼走了,但是自己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闹了个两败俱伤,而韩熙载那厮听说混得还不错。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于是,冯延巳只好抱着那两件宝贝,在大街上边走边寻找客栈。抱着这么重要的宝贝去客栈,可不是一件英明的决定。但是冯延巳也没有办法。

  于是,这天晚上,冯延巳几乎是一夜未眠,把那条龙抱在被窝里,还是睡不着。

  第二天,等到早朝之后,冯延巳才带着宝贝去了宋齐丘府上,宋齐丘刚好下朝。冯延巳赶紧上前行礼。

  “冯延巳拜见宋国老。”国老李璟给宋齐丘的赐号,当时宋齐丘被封卫国公,赐号国老。

  宋齐丘见是冯延巳,十分开心,便道,“今天早上出门就听到喜鹊叫,原来是正中来了啊,这段时间你们都不在,老夫差点被常梦锡那家伙逼疯了。”

  “国老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还有什么事情是您办不到的?只是您不愿意与小人一般见识罢了,只要国老您认真起来,扳倒那常梦锡不在话下。”

  冯延巳知道,宋齐丘这人不贪财不索贿,只是醉心于权术。于是便使劲的拍马屁,反正这个不要成本。

  “正中你在福州如何?可还适应?”

  “国老不知,处江湖之远,才知道仕途之艰难,抚州那些属官,一个个又滑又狠。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冯某算是体会到了。节度军中事务,还需要时间。”

  “嗯,你也要抓紧了,最近常梦锡为了把周宗拉到他那边,可是花了不少气力啊,先是献了琉璃碗,昨天居然又拿出了一条琉璃龙。”

  什么?常梦锡拿出了琉璃龙?那自己这条岂不是压不过常梦锡了?自己的一万贯买来的琉璃龙岂不是作用要大打折扣了?还有,昨天?自己为什么不在昨天送来啊,就吃了一天啊。

  而宋齐丘似乎没有注意到冯延巳的表情,继续道,“结果陛下龙心大悦,拔擢常梦锡为宰相,周宗领奉化军节度使。唉,在我这压力大的啊。”

  冯延巳根本就再没有听宋齐丘说的话,只是眼睛死死地盯着宋齐丘,“国老,那常梦锡的琉璃龙是哪儿来的?”

  “据说是周宗从胡商那里发现强令上交的。”

  “那胡商呢?”

  “据常梦锡所说,是被周宗赶出了江州。正中你怎么了?你似乎有些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到后堂休息一下?”宋齐丘这时候也发现了冯延巳的不对劲。

  冯延巳何等聪明之人,瞬间就明白了,自己这是让周宗耍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啊,先是让常梦锡进献琉璃碗,给自己压力,逼这自己着急。

  接着又是在江州设局,骗自己把宅子和土地全部卖了,然后火速派人来接受了宅子,其实接受宅子是假,赶在自己之前给常梦锡通风报信是真。

  就这样,先是给自己一个美好的希望,就在自己的希望即将实现的时候,再将之打破。就像一个飘渺美丽的泡沫,再自己即将伸手抓住的时候破碎。

  想通了这些环节,冯延巳一张脸瞬间变得发白,摇摇晃晃的站立不稳,而怀里的而盒子也掉落在地。

  盒子掉在地上,自动打开了,一条紫色的琉璃龙摔了出来,在青砖铺就的地面上摔成数段。

  冯延巳双目无神的看着地面上琉璃龙,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嘶吼,“啊……”

  宋齐丘也是愣住了,没想到冯延巳也准备了一条琉璃龙,可惜比常梦锡吃了一天啊。但是即便是迟了,但是如果进献给皇帝陛下,陛下一定会很高兴的啊,一个不至于让他如此失神吧?

  看着那琉璃龙甩出了几段,宋齐丘赶忙低头去捡,枝江龙角和龙爪都已经摔断了,龙身也是成了几截,便使劲的想要将几段往一起拼接,看能不能拼接在一起,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

  冯延巳看着宋齐丘手忙脚乱的拼接那条琉璃龙,到,“国老,不用了,这就是个骗局啊!周宗,我与你势不两立!”

  “正中,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宋齐丘还没有搞明白,这事情与周宗有什么关系。

  “国老,我被周宗骗了啊,根本就没有什么胡商,那胡商都是周宗编造出来的啊,他是在骗我的啊。”

  “周宗骗你了?骗了多少?”

  “金陵的那处宅子,还有我再城外的千亩良田,都被骗走了啊!”冯延巳这次也是感觉到了倾家荡产的滋味,顿时痛哭流涕,瘫坐在椅子上,没有半点能够起来的力气。

  “正中不要慌,万事有我呢。你先说说是怎么回事情?”

  雨丝,冯延巳便从他听到常梦锡进献琉璃碗说起,直到他变卖家产。还特意提到了周宗喝醉不做中间人的事情。

  宋齐丘这次明白,原来这货是真的被周宗骗了。这个过程就是周宗演戏,常梦锡配合,早来了几个跑龙套的人。

  歇了一口气,宋齐丘才道,“这件事明明白白是周宗骗了你,但是我们找不到人啊,卖这琉璃龙的时候,就只有你们三个人,也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文书,到时候周宗死不认账,你也没办法。”

  “那个胡商的通译,叫什么岳不群,只要找到他,我就有办法向陛下告发他们合谋骗我。”冯延巳忽然想到了岳不群这个人。

  “那我就让人在江州慢慢找这个人吧。但愿能够找到。”

  只是冯延巳和宋齐丘都没有想到,岳不群早已不在江州了,这时候,他已经拿了一万贯钱,再鄂州大肆采买粮食等物,准备运往安州。

  “你那宅子怕是要不回来了,但是纳鞋底既然是一些江州的乡绅买去了,那就好办,我跟你想想办法。”宋齐丘只能这么安慰冯延巳了。

  冯延巳就暂时住在了宋齐丘的府上,他现在已经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了。

  而宋齐丘也的确派人去找了,但是,宋齐丘的人翻遍了江州,却发现没有一个叫做岳不群的人,而那胡商更是没有人见过。宋齐丘不由哀叹,对方居然做的如此干净。

  还有,那些卖了冯延巳良田的乡绅也都找到了,当宋齐丘的人告诉他们,让退还冯延巳的土地时,他们只能无奈的表示,这些土地他们都已经出售转卖了,不再属于他们。

  最可气的是,买地的人也是金陵来得,姓贾。

  宋齐丘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情,原来是曾经的奉化军节度使见江州刺史贾崇。

  这些地居然最后都入了贾崇的手里了?难道贾崇也参与了此事?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宋齐丘只能表示无奈放弃。

  其实买走冯延巳的地的人是贾崇的儿子,这家伙整天饮酒滋事架鹰走马,在江州还丢掉了四千人马,害的他老子被皇帝斥责。于是他也想要做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

  于是,当初江州的那群狐朋狗友中有人告诉他,金陵城外有千亩良田要出售,他便毫不犹豫地买下了,虽然把家里的积蓄花了个精光,但是却也被父亲再得知后难得的表扬了一番。

  他很高兴,自己总算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而大病一场后正在宋齐丘府上养病的冯延巳,在听说贾崇可能参与其中后,就只能怀着满腔的恨意抱病离开了金陵,前往抚州。

  冯延巳挥一挥衣袖,没有带走金陵的一片云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