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68章 岳不群汉水运米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768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周廷构的征粮之举,迅速在鄂州掀起了一场恐慌,好在城里的商人手里的粮食并不多。

  但是这种与民争利的行为造成的影响是很不好的,强行以三文钱的价格从商人手里买米,这无疑是从他们身上割肉,没有人愿意等着挨刀子。

  商人们自然是要抵制的,因为这些米都是以六文钱甚至七文钱的价格收上来的,现在让以三文钱的而价格出售,这不是明摆着让赔本吗?

  再说了,现在的粮食的价格不过是因为铜钱太少导致的,过段时间自然会恢复正常,所以商人们都等着粮食价钱上涨了再出手。但是周廷构现在来这一手,摆明了就是明抢。

  但是商人们也不敢反抗,毕竟民不与官斗,而且周廷构手上还有兵,那可是一群不讲道理的家伙。

  于是,商人们纷纷关了店铺,不只是粮商,其他商人也开始准备关门跑路了。

  今天是粮食,指不定某一天周大人看到别的生意就想从中牟利了。到那时候再想跑可就来不及了。

  城外的地主们才是这场强取豪夺中最为恐慌的人群,他们家里都储藏着大量的粮食,很快就会成为周大人眼中的目标。相信到那时候,周廷构看他们的眼神,不会比一个色鬼看美女的眼神好多少。

  但是和鄂州城里的商人们不同的是,人家在前段时间把家里的铜钱换成了琉璃器,往背上一背就可以跑路了,虽然说城里的住宅什么的可能就要丢了,但是大多数家产可是背走了。

  说不定过段时间等着风头过了,悄悄回来,再打点一下,还能保住全部财产呢。

  但是城外的地主可不行啊,那么多的粮食,谁能全部背走呢?只能眼睁睁的等着挨宰。

  虽然说他们在城外,但是他们的消息却并不闭塞,昨天周廷构的命令一放出来,当天晚上他们就收到了消息。但是知道消息是一回事,能够解决是另一回事,

  就在大家都着急的时候,另一个人也得到了这个消息,这个人就是还滞留在鄂州的岳不群。

  岳不群刚刚买完了琉璃器,收拾好了铜钱,还没来得及启程,就收到了周廷构强行征粮的消息。少主对于他给了很大的自主权,于是他立马决定收购粮食。

  其实张无邪不只是对于岳不群,他对于手下的人都给了很大的自主权,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发挥每个人的主观能动性。

  毕竟自己也不是万能的,在经过这半年的适应之后,他发现,这个时代的人并不像他前世认为的那样都是蠢蛋,相反,这个时代的人的智慧很高,也都很不简单。

  所以,把这个时代的聪明人的智慧开发出来,就是最聪明的事情。岳不群显然是一个聪明人,尤其是在经商方面,好好地体现了他作为一个世袭掌柜的优势。

  他的鼻子很灵敏,立马嗅到了其中的商机。

  于是,就在这些地主们最为绝望的时候,居然有人以五文钱的价格收购粮食。

  这个价格说不上更令人满意,他们平时卖给粮商的价格最少都是六文钱,有时候甚至还可以达到七文钱,但是现在,以五文钱出手后,实在是心有不甘。

  但是,再不甘也没有办法,形势比人强啊。如果现在五文钱不卖,也许明天就是周廷构三文钱来收购了。而且来人还说,如果能够送到汉江口,就可以以六文钱的而价格收购。

  其实,如果以六文钱收购,单纯从商业角度来说,这样已经没有多少经济优势可言了。但是,岳不群这时候是复州的钱粮官,自然就不能简单的以商业来衡量了。

  鄂州现在正在和荆南打仗啊,在这个节骨眼上,粮食怎么也要算一种战略物资吧?

  什么是战争?少主说过,战争就是把敌人搞垮,不一定非要拿着刀子去砍敌人,拿刀子砍人,那是最野蛮的战争。

  得,少主就是个文明人,你看他取郢州的办法,不费一刀一枪,就把郢州拿到手了,而且还让原来的郢州刺史尹实感激涕零。要不是少主出手,尹实夹在安审琦和杜重进之间,那夹板气受不过啊。

  当然,至于安审琦现在会不会生气,少主是不会管的,杜重进更是乐见其成。

  现在,如果把鄂州的粮食全部弄走了,估计鄂州的老百姓也就到了离开鄂州的时候了,到那时,复州安州和郢州就可以大量的接纳这些老百姓了。

  有了人,什么事情都好干了。

  这就是张无邪给韩熙载等人灌输的战争概念,这个关于战争的概念彻底的颠覆了他们对于战争的认识。

  韩熙载认为,这种办法比不战而屈人之兵更厉害。

  于是大家就都开始思考怎么搞垮敌人。岳不群的理解就是,把敌人搞穷就是最好的办法,我不打你,我就是赚你的钱,买你的粮食,然后穷死你饿死你!

  岳不群现在就是想要实践自己的理念。看看是不是能够通过把敌人搞穷的办法打垮敌人。

  而且他已经发现了一个问题,只要他买大量的琉璃,那个地方的东西的价格就会大幅度下降。

  襄州卖过琉璃之后,他就发现了这个秘密,后来张无邪告诉他,那是因为他卷走了大量的铜钱的原因。而且给他讲了半天的道理,叫做什么经济学,可惜他还是听得似懂非懂。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再实践一次的兴趣。

  所以,这一次他并没有急于回复州,而是静等物价的变化。然而事情真的和上一次一样,这个发现让他兴奋不已。再一次证明少主关于钱币数量的道理是对的。

  那么,少主说的搞垮敌人也就是战争的道理也是对的。

  于是他就留了下来,一听到周廷构要强行收购粮食的消息,他便开始迅速下手。

  来的时候,他带了五百名士兵,都是化妆了进鄂州的,这一次,他便将这些士兵连夜派出去,散布收购粮食的消息。

  不出所料,绝大多数地主都选择了把粮食运送到汉水上,毕竟,长江边上的地主们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船只和家丁,完全可以承担起运送粮食的任务。这也减小了岳不群的风险。

  当然,岳不群也不是被金钱冲昏头脑的人,他只在汉水上呆了两天,就带着收购到的粮食回到了复州。只留下了一句如果要卖粮食,直接送到复州,六文半的价钱的话语。

  等周廷构察觉到的时候,鄂州的地主老爷们的粮食已经买了大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