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83章 鄂州城网开一面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583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魏叔嗣正在被刘少英毁掉的鄂州节度衙门前歇息,刚刚吃过晚饭,心里盘算着李简的行程,同时下令士兵们将强防备。。

  毕竟是刚刚占据这座南唐的西大门,魏叔嗣不能不保持高度警惕,他深知自己手头的这五千兵马在这个地方是远远不够的。

  为了防备可能来自南唐的攻击,魏叔嗣甚至让士兵把城里的部分房子拆掉了,然后用拆下来的砖石把东南北三面城门堵上,只留下西门,万一不敌,也是一个退路。

  也不能怪魏叔嗣小心,毕竟,在距离鄂州最近的江州,有奉化节度使周宗在驻守,那可是非常有名气的将领,虽然赶不上韩熙载和边镐那么有名,但是绝对不可小觑。

  如果周宗知道鄂州失守的消息,朔流而上,一夜之间足以抵达,所以魏叔嗣赶的很急,这是不能耽搁。

  魏叔嗣很有自知之明,靠近鄂州的这几个地方官里边,各个都比自己强,江州的周宗,复州的韩熙载,舒州的李景遂,没有一个消停的。荆南的高从诲就更不用说了,纯粹就是一方土皇帝。

  算来算去,也就池州的王继勋和自己是一个水平。

  在一群老虎里边生存的憋屈,魏叔嗣深有体会。还好,让他遇到了李简,这绝对是一个大将之材,无意中收留的的一个人,居然成了自己的左膀右臂。可以说,魏叔嗣一半的基业,就是李简帮他守着的。

  想到让李简去运粮,魏叔嗣十分放心。看着唯一还没有封堵的西门,魏叔嗣一阵心安。。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黑乎乎的物件从天而降,还没有落地,就已经发出了一声巨响,瞬间烟尘弥漫,魏叔嗣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推了一把,似乎有什么东西着急了一下左臂。

  紧接着,城内有发生了几声巨响,他这时候才想起需要去指挥自己的士兵,左手撑地,却发现胳膊居然没有力气,身子一软,又倒了下去。

  这时候他才感觉不对劲,低头一看,左臂居然流血了,上臂部位被什么东西弄破了,鲜血正在流出来。他试着要把胳膊抬起来,这才发现胳膊疼的要命,失去了控制。

  胳膊断了。

  莫名其妙的胳膊就断了,很明显就是和刚才的雷霆有关。的赶紧告诉士兵,要躲开那些“不明飞行物”。

  紧接着,又有数个水桶从天上掉下来,一落地就摔了个稀巴烂,里边黑乎乎的液体流了出来。闻起来有些刺鼻,魏叔嗣看了一会,但似乎没有中毒。

  木桶一个接一个的飞了进来,很快大街上就是黑乎乎的一层。魏叔嗣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能小心翼翼的防备。可是,对于未知的东西又这么防备呢?

  就在此时,又一个“铁菠萝”掉了下来,再一声局限之后,地面上那些黑乎乎的东西瞬间燃烧了起来。

  猛火油燃烧的极快,很快,满大街都是烈火。而且,由于拿东西是流动的,大火从一条街去向着另一条街区蔓延。

  燃烧的不管是路面,还有房屋,不管有没有被猛火油覆盖,那些房房屋也都燃烧了起来。

  顿时,这个鄂州城变成了一片火海。

  一时间,痛苦呐喊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鄂州。由于鄂州城里的老百姓早已都被刘少英赶了出来,就连仅剩的十几个乞丐也被李简带了出来。所以,鄂州城里剩下的,只有魏叔嗣和他的五千大兵。

  全称都是一片火海,在大火里挣扎的士兵根本不知道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魏叔嗣毕竟也是一州团练使,经历过生死战场,自然也就更加冷静一些。

  今天这场大火很显然是敌人有预谋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自己练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梁延嗣已经走了,再说他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刘仁瞻也已经身首异处,会是谁呢?

  不好,是谁杀了刘仁瞻?早上进城心切,没仔细看想,当时虽然猜测过,但是没有仔细想。谁会再除了李琦之后把便宜留给自己?莫非真的是韩熙载放的火?

  可是韩熙载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杀手呢?自己与他近日无仇往日无怨,他为什么要烧死自己?

  最糟糕的是,三面城门被堵,这不是自己找死吗?这么大的火,哪有时间去搬开被自己封堵的城门?

  魏叔嗣只能大声喊:“朝西门跑!朝西门跑!”

  可是问题是哪儿是西门?再大火里逃命的士兵,哪有那么长的时间跑到什么西门?一个个着了火的士兵,朝着外边乱跑,这些人瞬间就成了一个个移动的火源。五千个火源啊,相当于五千个火把在移动。

  魏叔嗣这时候已经顾及不到手下的士兵了,只能让身边的亲兵赶紧灭火,然而,那火却是水浇不灭的,甚至于随着水流动到其他地方,水流到哪儿,火着道哪儿。

  完了,水都浇不灭的天火,先是天降雷霆,接着又是浇不灭的天火。

  城外的李简和他的士兵们,看着烈火熊熊的鄂州陈,无奈的叹了一口口气,幸亏自己出来了,要不然还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看到大火彻底的燃烧起来,张无邪道,“大叔,不用投了,估计魏叔嗣一个没有东进的能力了,他现在已经晚了。”

  “这么大的火,魏叔嗣跑不出来了。”刘少英道。

  一阵风过,一阵奇怪的烤肉的香味随风而来,张无邪知道这是什么,突然感觉一阵恶心,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历史上真的有吃人肉的,历史上赵匡胤的内弟,那个和王继勋同名的家伙就是吃人肉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吃下去的。

  城里的人估计大多数跑不出来了,张无邪突然感觉自己更加想一个魔鬼,便一挥手,道,“大叔,把城门周围的士兵撤了吧,想跑的就让逃命去吧。”

  “啊?不烧了吗?”

  “不烧了,里边的人能活一千人都要谢天谢地了。咱们只是为了防止他去骚扰周大人,现在这个目的达到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我怕烧的太多了不好。”

  “好吧。”刘少英显然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对于这几位大叔的嗜血,张无邪实在是有些无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