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79章 刘仁瞻英雄末路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4339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魏叔嗣和李简终究还是没有留下刘仁瞻,老将军太猛了。快五十岁的人了,居然没有人敢于正面阻拦他,让他杀出了重围。李简和魏叔嗣自然是要比梁延嗣聪明得多,不会傻乎乎的去和老将军硬碰硬。

  但是老将军也只带走了二十余骑,其余的士兵几乎全部留下了,包括那些前期被打散的辎重兵。刘仁瞻带下山来被梁延嗣放过的兵,一个不剩的被魏叔嗣灭了,那三千辎重兵也没有跑掉几个。

  一场由突袭引起的战事,再魏叔嗣的谋划之下居然大获全胜。

  当然,岳州兵也损失不小,战后清点,死伤士兵近三千人。而梁延嗣也死伤了数百人。

  可以说,这一战,魏叔嗣出了气,梁延嗣也算是绑为了报了仇。要说有输家,只有一个,那就是刘仁瞻。

  刘仁瞻几乎是全军覆没,鄂州城里只剩下了两千守军。而且还是快要断粮的两千守军。

  还好,一万多士兵卖了,也是把一万多张口消灭了,鄂州城里的两千兵也就没有了饥饿的威胁。

  虽然自有两千人,但是要是不进攻,固守待援,刘仁瞻自信还是可以做到的。

  张无邪对于刘仁瞻谈不上干什么好感,当然也同样没有太大的恶感。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老将军的生性凉薄。历史上,刘仁瞻曾经因为儿子要投降,居然腰斩了儿子。

  军法面前,无可厚非,只是为什么非要用这样一种血腥的刑罚呢?

  但是,有这样一位邻居,的确不是一件好事情。

  就在刘仁瞻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套箱鄂州的时候,鄂州城里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或者说是血洗。

  刘少英率领的三千安州军,化作难民,混在难民群里,进了鄂州,刘仁瞻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跟了进去。由于魏叔嗣血洗鲇渎场的举动,使得许多鄂州百姓不得不前往城里避难。

  刘仁瞻还在马鞍山鏖兵的时候,正是刘少英发动的时候。两千人,兵力本就不多,还要分散驻守,被偷袭是很容易的。

  傍晚时分,正是刘仁瞻刚刚杀下山的时候,刘少英再鄂州城里突然发动了攻击。打起来的自然是荆南的旗号。

  节度使大人去和南楚的军队作战了,现在又来了一支荆南的军队,于是,鄂州的百姓开始向着城外逃跑,对此,刘少英不阻拦,他的目的就是把这些人赶出城去。

  进了城又逃出城的难民们,有的朝着西北进入汉水,有的则是向东,准备去江州。

  然而出城王东不到十里,就有一支“荆南”的军队拦截难民,为首的将军一副十分凶恶的样子,则是张无邪的玩伴刘虎,安州的钱粮官。

  于是,去江州的路被阻断,而西南绝对是不能去了,因为血洗鲇渎场的难处军队就在那儿。

  只能去复州了。

  刘少英再傍晚时分发动进攻,迅速的风格消灭了城里的几个主要的士兵的聚集点,然后集中兵力,占领了鄂州的衙门。

  至此,鄂州的军队基本上被消灭殆尽。

  刘少英打开了鄂州的粮仓,虽然粮食并不多,只剩下二十万斤左右,但是总算不至于空手而归。气的刘少英大骂,别人打仗都是打的发财仗,轮到老子就是一个穷鬼。

  而且城市萧条,也没有什么可以抢的。于是,抢完之后,连夜撤离,一把火之后,鄂州几乎成了一座空城。

  抢完就走,的确是明智的选择,毕竟鄂州不是他们可以占据的,否则,绝对会招来李璟的攻击。

  毕竟是南唐的西大门啊。

  刘仁瞻带着二十余骑朝着鄂州赶,前半夜多少还有一缕新月,使得刘仁瞻还能够在夜色里前行。

  鄂州白沙洲,这里还是一片荒地,却是鲇渎场通往鄂州的必经之路。张无邪和赵匡胤带着两百亲卫,在这里等一个人。

  他们在等刘仁瞻。

  “少主,你说刘仁瞻会来吗?”赵匡胤很激动,安复郢三州那么多武将,少主一个没有用,偏偏的把自己带在身边,把擒获刘仁瞻如此重要的任务,如此大的功劳留给了自己。

  “放心,魏叔嗣和李简、梁延嗣合力虽然没问题可以拿下刘仁瞻,但是毕竟他们还要互相防备,不可能那么齐心协力,刘仁瞻吃了亏除了跑回来之外,在没有出路。”张无邪对于刘仁瞻的到来倒是信心满满。

  时间已经到了子时,终于传来了马蹄声,借着新月的残光,可以看到一队人马匆匆自西向东赶来。

  来者正是刘仁瞻。

  张无邪和赵匡胤带着亲卫跳下土丘,挡在大路中央。

  刘仁瞻一看前面有人拦路,立即勒马,道,“前方何人拦路?”

  “赵匡胤在此恭候刘将军多时了?”

  “赵匡胤?没听所过!哪儿来的蟊贼?不要命了?”

  刘仁瞻大怒,一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蟊贼,居然也来欺负自己,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顿时跃马摇枪,前来战赵匡胤。

  张无邪一挥手,两百亲卫把刘仁瞻带来的那二十余骑围了起来,还是当初在复州城下的办法,长斧一挥,战马前蹄顿时折断,一个个栽下马来,瞬间身首分离。

  不过眨眼间功夫,跟随刘仁瞻的二十余骑全部覆灭,只留下老将军一个人与赵匡胤战在一起。

  老将军本来是憋了一口气,一不小心被李简和魏叔嗣、梁延嗣合伙收拾了一顿,弄得一肚子的其没地方出,这时候含愤出手,自然是不留余地。

  然而,赵匡胤自然也不会善类,他本来就是文治武功俱佳,作为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武术家,个人武力自然也是一流。一条盘龙棍上下飞舞,和刘仁瞻居然占了个不相上下。

  但是,这里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刘仁瞻是愤怒之下全力出手,再加上年纪已大了,四十八岁,早已经已经过了个人武力的巅峰。

  而赵匡胤二十岁刚出头,正是血气方刚之际,有事第一次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自然不会轻易留手。

  刘仁瞻越战越心惊,自己的手下早已完了,而对方也没有围攻,显然是抱着要与自己单挑的想法。但是自己毕竟年纪大了,长久下去自己绝非对手。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厉害的对手。

  刘仁瞻没有耐心,赵匡胤更加没有耐心,他是急于在少主面前表现啊。于是,赵匡胤故意卖一个破绽,让刘仁瞻一枪刺中胯下马的袢带,而自己也是趁机跳下马,抬起盘龙棍就朝着刘仁瞻的马腿上横扫而去。

  刘仁瞻一看对方落马,以为自己得手,正在暗自高兴,不料战马突然向前栽倒,把老将军一下子栽下马来。

  赵匡胤一棍扫断刘仁瞻的马腿,立即向着旁边跳开,盘龙棍再次挥下,刘仁瞻落马,在半空中无处着力,被赵匡胤一棍结结实实砸在地上,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看着赵匡胤走过来,刘仁瞻下意识的需要起身,奈何没有一丝的力气,抬起的上半身,看了赵匡胤一眼,两臂一软,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他再也不会醒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