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11章 神奇教具算盘响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5832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张无邪这天晚上睡得特别香,牛虎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的时候,看着精神饱满的张无邪,有一种想要扁他一顿的冲动。

  当然,张无邪并不在乎牛虎幽怨的目光,他还要准备今天的说书。此外,为了这几个学生,他还得制作一些其他教具。

  第一件教具是乘法口诀表。找来尺子和纸张,开始画表格,不得不说,宣州的纸张绝对是一流的,不只是原料问题,制作工艺也是一流。

  后世的张无邪曾经为了练习书法,花大价钱买了“正宗”的宣纸,现在看来,当时绝对是上当了。

  当然,宣纸上写乘法口诀也并不是最佳选择,因为没办法制作成卡片,这个东西最好是能够随身携带才好。所以在画了一张后张无邪便停下来了。毕竟,明知道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却还要继续,那就不是执着而是愚蠢了。

  岳不群在了解了张无邪这个想法之后,很快就找来了几块木板,并且按照张无邪在宣纸是画的乘法口诀表,在木板上画出了表格,只等着往里边填内容了。

  不得不说,岳不群的执行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看着那表面磨得很光的巴掌大的小木板,张无邪突然感觉有点好笑,自己还是太过于小瞧古人的智慧了,自己只想着纸质卡片,结果愣是没有想到用木板来代替。

  该死的思维定势,让自己在古人面前出糗!

  看着岳不群用鼠须笔勾勒出的表格,张无邪也只好拿起那支鼠须,在木板上书写乘法口诀。

  在张无邪知道的毛笔里边,鼠须笔应该是最细的了,张无邪曾经拥有过好几支,是当时学习工笔画的时候专门用来勾线的。当时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山寨宣纸。

  岳不群虽然不知道张无邪的这个表格有什么用,但是一听到这是为他们制作的,心里也是十分感动,谁家的东家会这么尽心呢?所以对于这个教具的制作也是费了不少的心。

  在两个人的精心合作之下,四个乘法口诀表很快就弄好了,到晚上的时候,这四个乘法口诀表已经到了四个“学生”的手里。

  “乘法,就是若干个相同的数相加。比如,金山酒楼每个月给岳不群发两贯钱的工钱,那么一年应该给岳不群发多少钱呢?这就需要用到乘法。”

  “可是,少爷,我每个月的工钱只有一贯钱啊?”

  张无邪只能苦笑,这是例题啊!“以后生意好了自然会给你涨工钱的,我这不是举例子吗?”

  对于这个不讲道理的学生,张无邪只能选择无视,而在心里骂了无数遍他的猪脑子。

  好在这几个家伙的反应也是不差。刘掌柜和魏掌柜还不相信地拿出算筹在桌子上验算,摆弄了半天,才发现乘法口诀表上的算式都是正确的。

  唉,这格物致知的态度,和后来明代的王守仁“格竹”有的一拼。

  于是这天晚上,四个人都在背乘法口诀,当然,牛虎依旧是背的最慢的那一个,主要是因为他心里一直在想着那个自己拉的车。

  事实证明,教具的作用是巨大的,不只是儿童喜欢,大人也是一样。不同处在于,儿童在学习的时候还把它当做一种玩具,而成人则是把它纯粹当成了一种工具。

  对于这个四个“学生”来说,这个乘法口诀表,无疑就是神器一般的存在。至于刘掌柜和魏掌柜,更是当做宝贝一样,还专门在外边刷了一层清漆,用来保护上面的字体不被磨掉。又专门缝制了一个锦袋,装在里边,不给任何人看。

  毕竟是花钱学来的东西,必须要爱惜。

  这也是知识产权啊。

  宣州的掌柜界都知道刘掌柜和魏掌柜有一个宝贝,在每一次算账的时候就会拿出来,但是没有人知道什么有什么秘密,即使偶尔看到了,也没有人能够看得懂。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两位本来就比大家快的算账速度更加快了。

  宣州的掌柜界也有自己的规矩,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在一起聚会,交流业界信息,交流心得。

  毕竟,在这个时代,士农工商四个等级里边,商人是最不被看得起的,即使拥有家财万贯,但是他们的社会地位依旧是最为低下的,所以,商人们自发地组织起了这个掌柜之间的聚会,也算是一种抱团取暖吧。

  当然,宣州掌柜行业的领头人一般是由冶金行业和文具行业的人担任的,但是这两位的业务水平的迅速提高,却也为酒楼行业的掌柜们争了光。

  不久,就有人传出,刘掌柜和魏掌柜算账速度加快,是因为金山酒楼的少东家张无邪。

  因为有人发现,这两位几乎在每天晚上都要去金山酒楼,而且张无邪刚到宣州,半天盘账查出周掌柜的事情也被人扒了出来。

  而且他和节度衙门的韩熙载大人私交甚笃,连带着节度使周宗也和他交往密切了起来。

  这也是一件好事。都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张无邪的新式算账法,在许多人的眼中都是很容易引起贪念的,然而多了周宗和韩熙载这一层关系,即使有人有什么想法,也只能退缩了。

  然而张无邪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些,自己可是“恶人谷”出来的,“恶人谷”那是连附近的那一股强盗都不愿意招惹的存在。所以,对于这些问题他从来没有考虑过。

  他现在思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乘法口诀表虽然弄出来了,但是刘掌柜和魏掌柜每天晚上拿着算筹摆来摆去的声音实在是太烦了,听得张无邪头疼。

  现在才是个位数的乘法你就摆弄个不停,以后要是教两位数三位数的乘法,还不得让你烦死。

  这也许就是强迫症吧,有的人喜欢闻汽油的味道,有的人听不得驴叫的声音,有的人看到蟑螂就浑身发麻,有的人还喜欢吃虫子。

  而张无邪最烦恼的就是看不得算筹摆来摆去的样子,现在甚至发展到听到算筹的声音就烦。

  张无邪不无恶意的想,等我教到五位数的乘法了我让你用算筹,看不累死你!

  要赶紧把算盘弄出来。虽然教珠算有点麻烦,但是总比听着这算筹的声音好一点。再说了,自己又不会用算筹,说不定还会被“学生”笑话的。

  制作算盘的任务自然是交给了岳不群。

  自从发现了岳不群的执行力很不错的时候,张无邪就决定,以后凡是需要动手的事情,最好是让岳不群去干。而岳不群也是乐于去做,毕竟这也是东家信任自己啊。

  于是,往往就是张无邪一句话,岳不群便屁颠屁颠的跑去做了,表现得十分狗腿。

  张无邪只是画出来了算盘珠的样子,让后让岳不群去做,一个算盘要一百零五个,先按照十五杆的做吧,太多了也用不上。

  一个一百零五个啊,四个算盘就是四百二十个!哦,还要给张无邪做一个,五百多个算盘珠,瞬间让岳不群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看到岳不群的脸色,张无邪也是有一种庆幸,亏了自己没有亲自去做。

  但是想到岳不群还在忙乎酒楼的生意,张无邪也不愿意因此让酒楼的生意受到影响。便对岳不群道,“你干脆找木匠作坊去做吧,,需要的钱就从酒楼的账上支取。”

  “少爷,这酒楼的帐是酒楼的,这东西是给我们做的,按理是不能用酒楼的钱。”

  “无妨,你和牛虎的自然应该是酒楼出,至于那两位掌柜的,他们的学费不也交到了酒楼的账上了吗?”

  岳不群的执行力的确不是盖的,三天后,就背了小半口袋算盘珠来了。然后张无邪又画了算盘的框架,让岳不群换一家木匠作坊去做,这一次很容易,半天时间就弄好了。

  然后又喊来了牛虎,三个人一起动手,很快就完成了三把算盘的制作。

  完成后,时间还早,张无邪和牛虎再次来到了“何计铁匠铺”,那些自行车链条的零件已经制作好了,并且按照张无邪说的,已经完全的连接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

  既然最小的难度最大的零件都打造出来了,那么,其他的大件就更加容易了。

  “少爷,就您这些小东西,可把我们父子三个累坏了,这东西您可要给我加点钱啊。”

  张无邪也可以理解,毕竟这个时代的钢几乎都是打造出来的,炼钢技术不过关,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可以想象,一个铁匠一手拿着钳子一手拿着锤子,敲打一个两厘米的小零件的情形。何况一次还要敲打两百个。

  这个折磨,不亚于张飞绣花。一般的铁匠铺都不愿意做。

  于是张无邪便很大方地加了半贯钱,把何氏父子高兴坏了,张无邪便顺势放下了其余的部件的图纸,让何氏父子加紧打造。

  “少爷放心,我一定尽快把这些东西打造好,三天,我们父子熬点夜,三天时间一定会打造出来。”

  看来涨工资在任何时候都是最有力的杠杆啊。“不用那么赶,四五天都行。”

  这下子牛虎的幽怨的目光再一次绽放了,“无邪,大叔也是想着早点做完了还要接别的活呢,你怎么能让大叔不要急呢?你不是说时间就是金钱吗?你这不是浪费大叔的钱吗?”

  “时间就是金钱?我说过吗?”

  “绝对说过!”

  何家父子看着这两个少年斗嘴,便在一旁笑着道,“这位少爷说得对,早点做完我也可以接别的活了,出力气的人熬点夜不算啥。”

  牛虎显然对于自己拉自己的车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天晚上上课的时候,张无邪拿出了下午做好的算盘,亮瞎了两位掌柜的钛金眼,而当张无邪用算盘演示了一番加减法的计算后,再一次刷新了两位掌柜的想象力。

  于是,算筹被扔了一地。张无邪知道,这两位的腰间,将会再一次多一个锦袋了。

  腰间挂一个算盘,这是什么感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