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单枪匹马戍凉州

第27章 取安州立足整风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4761 2021-03-19 2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单枪匹马戍凉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安州城攻取的十分容易,可以说是斩首行动的经典战例。居然一枪未动,一箭未发,只是扔了十几颗“铁菠萝”,轻而易举的就取到了安州。安州的士兵跑掉了一部分,还剩下约五千余人,这些自然是全部编入了归义军的行列。

  如此一来,安州城里便有了一万三千军队。这些军队,张无邪将之分为三部分,自己留出一千人,作为自己的卫队,主要是归义军旧部为主,由刘虎统领,毕竟是自己的玩伴,最值得信任的一位。

  另外一万二千人分为两部分,申师厚等人率领六千人,作为将来镇守安州的主力部队。韩熙载和江文蔚林仁肇率领六千人,作为下一步攻取复州的班底。等将来攻取到了复州,再把复州的军队分一部分到安州来。

  暂时只能这样,毕竟,安州取得如此顺利,也是张无邪的预料之外。

  至于攻取复州,暂时还不行。因为张无邪突然发现,他好像接手了一个很烂的烂摊子。

  安州的民力已经被刘遂凝消耗的差不多了,只有四万余户的一个州,居然也发生了饿死人的现象,这还是在富庶的江汉平原,他很难想象远在西北的秦州等地是什么样子的。

  当然,由于耶律德光的搜刮,各地由耶律德光任命的那些节度使都纷纷给耶律德光上贡,甚至一些防御州的防御使团练使等也都不甘落后,唯恐自己的官帽被丢。在这个乱世,丢官帽的同时,往往还会丢脑袋。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这个无可非议,就怕为了趋利避害而丢掉了底线。

  而刘遂凝就是其中一个为了趋利避害而大肆搜刮民力的家伙,张无邪叫来了安州刺史衙门原来的属吏们理解了一下才知道,这家伙居然连后年的赋税都提前预收了。

  张无邪顿时有一种气的跳脚的冲动。如果刘遂凝还是完整的,他绝对会将对方拖出来鞭尸的。

  你TMD把明年后年的税赋都收了去,让老子明后两年怎么过啊?总不能再收一遍吧?

  其实这个时代的军阀倒是经常干这样的事情,新朝的官不忍前朝的帐,很多时候,老百姓也就捏着鼻子认了,毕竟民不与官斗,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申师厚也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但是张无邪却是并不认同。他只知道,作为老百姓,不管你是前朝的还是新朝官,他们分不清这些,也不愿意分清这些,反正都是官府。

  你要是催的急了,他可不管是不是前朝官员的过错,他们也没那么高的觉悟,他只知道是官府在要他们。至于前朝还是新朝,对于他们来讲都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

  而且,以改朝换代作为加征赋税的借口,在张无邪看来,这就是耍流氓。不得不说,后世的政治理念对于张无邪的影响很深,他认为,如果自己不能给老百姓带来好处,凭什么要求老百姓支持自己。

  “尔禄尔俸,民脂民膏。”这是官员们应该有的基本意识。自己手下的这些人依然是一套军阀式的管理,尤其是归义军旧部,这让张无邪很头疼。

  最后,张无邪只能想办法给它们备一节课来讲一下了,唐太宗李世民都懂的道理,这些人怎么就不懂呢?

  张无邪查看了安州的府库,府库倒是充实,里边的余粮,这一万三千大军估计可以吃一年左右。于是乎,张无邪便做出了一个决定,承认了刘遂凝征收的税赋,未来两年内安州不再征收税赋。

  这个消息被张无邪放出去以后,许多准备外逃难的老百姓不再外逃,开始对于新来安州的这股势力采取观望状态,暂时放弃了外出逃难的想法。

  当然,要老百姓一下子相信,这显然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张无邪能做到的,就是尽量的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使得官府与老百姓之间脆弱的信任得到修复。

  信任这东西,破坏很容易,要修复却很难。尤其是在历经了几十年的战乱之后,老百姓对于官府有了一种莫名的敌意。

  整顿军纪成了当前的第一要务。当然,在这之前,先要把军政大事理顺。

  张无邪决定暂时让申师厚管军队而让韩熙载暂时代理政务一段时间,让王廷翰跟随韩熙载,协助处理政务。这也算是一个培养吧,毕竟归义军旧部在处理政务方面都是弱项。

  在张无邪看来,自唐末藩镇崛起之后,最大的问题在于军政合一,这使得各地都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小王国,不服朝廷管理,从而造成了藩镇割据的局面。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军镇分开,这样就使得军队无法摆脱对于朝廷的依附,也就能够避免以后这些人形成各自的势力,尾大不掉的情况。

  而军政分开之后,在实行中央集权,这样地方就不再受割据军阀的控制,也是一个遏制诸侯坐大的好办法。

  当然,这些他只能自己这么实施,而不能大张旗鼓。毕竟他也不愿意在自己强大起来之前让刘知远把自己给挣到,那才叫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于是,一场分工就这么定下来了,申师厚为安州节度使,江文蔚为安州节度副使,韩熙载为安州刺史。军政分开各负其责。

  于是,申师厚带着崔虎心等人,江文蔚带着林仁肇,分别开始训练军队,而韩熙载带着王廷翰,正式开衙办公。

  张无邪没事了就带着刘虎,也开始准备训练他的护卫队了。

  在军政两块正式开始运行之前,张无邪终于实现了给这帮大老粗整风的想法。凡是都指挥使、都虞候、指挥使、副指挥使、正副都头、正副兵马使全部参加。参加人数达到了近三百人。

  张无邪知道要给这些家伙讲道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他必须耐着性子。他先问大家为什么要当兵,为什么要打仗?

  下面的回答也是五花八门。

  “当兵就有酒喝有肉吃。”

  “当兵就可以吃饱肚子,不被饿死。”

  “俺当兵成了指挥使就可以回家乡揍俺们村里的王大户了。”

  “当几年兵就可以攒钱回家娶媳妇了。”

  “王二虎,你是想媳妇想疯了吧!哈哈哈……”

  那个名叫王二虎的都头一脸通红的争辩道,“你们也想,别以为我不知道!”

  当然这都是那些都头和兵马使的想法。至于归义军的高层,更多的还是在政治理想这个高度。

  张无邪见下面有点乱,立刻开口,“我知道,你们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过好日子!对不对?”

  “少主说的是!”

  “我想,大多数人都是因为日子过得不好才当兵的。但是,咱们是和那些别处的兵痞子不一样的,咱们是仁义之师!古人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假如咱们对老百姓不好,他们也会起来当兵,然后就会和咱们争夺粮草,和咱们打仗,那这样下去,咱们光是打仗都打不完,孩子们回家娶媳妇啊?”

  “少主,那怎么究竟是打还是不打?”

  “打,当然要打,咱们么要把现在的这些兵打败,但是咱们不能让老百姓变成咱们的敌人。曾经,咱们是老百姓,是一些兵痞把咱们变成了他们的敌人,相信大家有一天会把他们都消灭。刚才那个谁?谁说是要揍你们村的王大户?是不是?”

  “是俺说的。”

  “你说得好,这个愿望一定能实现。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对老百姓不好,他会不会也想着去当兵,回来揍你啊?要是你天天打架,还能不能娶媳妇啊?”

  张无邪的案例教学还是比较成功的,很快这些军官们就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了。

  “各位!咱们为什么能够专心打仗,不操心吃喝拉撒这些事,大家想过没有?就是因为有老百姓给咱们给啊,咱们吃得老百姓的喝的老百姓的,要是还坑害老百姓,这不是忘恩负义了吗?”

  “看看咱们吃的什么?老百姓吃得什么?咱们吃的是压榨的老百姓的血汗。我希望大家记住我下面的这句话:尔禄尔俸,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苍难欺!”

  张无邪顿了一下才道,“此后军中一旦发现有欺凌百姓者,一律严惩不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