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游移混沌

第四百零九章 举步维艰

游移混沌 星泪本无痕 4720 2021-07-31 17:51

  

  登天台上,凌夕只觉得脚上如绑着万斤铅块,又似顶着飓风前进,每迈出一步都需用上所有的力气。

凌夕缓缓抬起头,脸上尽是汗珠,隐隐显现出一丝疲惫之色,好在这一切尚且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虽然每迈出一步都无比的艰难,但他还是打算光凭肉身来硬抗登天台的法则压迫。

就这样,凌夕好歹走了二十六级台阶,在这期间,已有数十人走到了凌夕的前面,这并不奇怪,凌夕以肉身硬抗登天台的法则压迫,行进速度自然也会慢下来,被人超过只是迟早的事情。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超过自己,凌夕并不着急,毕竟这是比谁走得更远,而不是比谁走得更快,所以他丝毫不慌,只要他还能承受住登天台的法则压迫,那他就会像现在这样一直坚持下去,直到他承受不住法则压迫为止。

原以为一切尚且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凌夕还有信心一直走下去,学院那些长老同样看好凌夕,至少凌夕现在完全可以凭借肉身硬抗登天台的法则压迫,照此下去,凌夕还真有可能凭借肉身登上六百级台阶,可惜,凌夕很快就遭遇了变故。

刚一踏上五百三十级台阶,凌夕感觉到周边的法则压迫猛地增强了数倍,远非先前那种程度所能比拟。

法则压迫突然增强,凌夕根本无从适应,在巨大压迫之下,凌夕直接跪在了台阶上面。

“这是怎么回事...”

凌夕眉头紧锁,望着金色台阶面露困惑之色,喃喃说道。

在凌夕看来,即便登天台的法则压迫有所变化那也是有律可循的,像这样猛地增强数倍根本不符合常理,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还是说根本不可能用肉身来硬抗登天台的法则压迫?当然,凌夕不会想到这一切只是问天碑器灵在针对他。

凌夕猛地跪在台阶之上,一时间好不狼狈,所有人都是停下了脚步纷纷看向凌夕,就好似看笑话一般,不少人脸上或多或少带着几分笑意,还在内心暗道凌夕活该。

“哼!自取其辱。”

依旧处于领先的慕青云同样停下了脚步,他转身望着凌夕,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在他看来,凌夕没有那样的实力还想凭肉身硬抗法则压迫真是异想天开,现在好了,成了万千人眼中的笑话,这倒让他心中一阵舒畅。

慕青云身后的三人也望向了凌夕,他们皱了皱眉头,倒不像旁人那般讥笑凌夕,似乎是知晓一些隐情,对于凌夕的窘境好像有一定的了解。

周边的讥笑声尽入耳中,凌夕不以为意,他双目紧闭,只想尽快适应这股猛然增强的法则压迫,就算到了现在他也没有放弃以肉身硬抗法则压迫的打算,只要还能适应法则压迫,他就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哈哈!”

外界,目睹了凌夕的狼狈,万千学员不禁哄然大笑,凌夕想以肉身抵抗法则压迫他们是清楚的,他们还以为凌夕会有亮眼的表现,可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凌夕在五百三十级台阶就跪了下去,想来凌夕此时好不尴尬,肯定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若是换做脸皮薄的人都不好意思再待在学院了,直接退学算了,反正凌夕注定逃不过这个笑话。

这就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凌夕太过想当然,以为来了朦阳学院还能像以前那般风光无限,哪能知道这里的奥妙,这一来就摔了这么大的跟头,成了众人眼中的笑话,日后凌夕在学院里怕是很难抬起头了。

此刻,不少人还将目光放在了李霜雨和夜千殇身上,看到凌夕栽这么大的跟头,也不知二人心中作何感想,是觉得丢脸呢还是觉得凌夕不争气?不过可以肯定,经此一事凌夕在李霜雨和夜千殇心中的地位怕是没那么牢固了。

当然,这些只是旁人的猜想,他们低估了凌夕和李霜雨夜千殇之间的感情。

在李霜雨和夜千殇看来,就算凌夕再怎么狼狈她们也不觉得有何丢脸之处,若是觉得丢脸只能说她们不是真的爱凌夕,面对周边的讥笑声,她们也如凌夕那般不以为意,只是看到这么多人嘲笑凌夕,两人内心多少有些不好受,就连一向娴静的李霜雨心间都有了一丝怒火,就更别说只对凌夕一人柔情的夜千殇了。

高台之上,见到凌夕反应有些异常,众位长老立马就知道是问天碑出了问题,一位火院的长老走到问天碑旁边,用手在问天碑表面摸了摸,似乎是察觉到了异样,脸色微微变了变,而后看向众位长老,轻声道:

“是老祖。”

听了那位火院长老的话,一众长老面面相觑,先是愣了一小会儿,随即明白过来,这是老祖想考验凌夕,只是这样的考验微微有些过头了,凌夕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不过这是老祖的决定,他们不敢过问,只能在这里看着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老祖突然插手此次考核出乎了所有长老的预料,接下来凌夕的反应同样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只见凌夕颤颤巍巍地从台阶上站了起来,相比于先前,凌夕的脸色难看了许多,他瞧了一眼跟前的台阶,终是迈出颤抖的脚步继续往前走去,显然他并不打算放弃,还是想以肉身硬抗登天台的法则压迫。

“倒是个顽强的小子。”

见此情景,众位长老不禁赞叹起凌夕,更加觉得凌夕是个可塑之才。

诸位长老可是清楚的很,现今有老祖插手,凌夕面对的法则压迫早已超出了己身所能承受的极限,可凌夕依旧没有放弃,而且还往前迈出了脚步,光是这一点,凌夕就不是其他人所能比拟的,现在就看在高压之下凌夕能走多远了。

见到凌夕还想用肉身硬抗法则压迫,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在不少人看来凌夕只是放不下脸面想一雪前耻,这样的苦撑倒也可笑和可怜,再一次跪下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登天台上,在超强高压之下,凌夕这才知晓什么叫举步维艰,现在每迈出一步凌夕都能感觉到身上的肌肉和骨骼在发出不满的声音,无法忍受的疼痛感由身体各处传到他的大脑,本能告诉他不要再这样继续走下去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凌夕当然知道现在的法则压迫早已超出了他身体的承受极限,在身体近乎崩溃的边缘,他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就此放弃肉身硬抗法则压迫,可就在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紧接着他脑子里又会响起另外一种声音,这声音告诉他只要能坚持下去,后面会有让他意想不到的好处。

两种截然不同的念头相争不止,凌夕终是打算违背本能继续走下去,他很清楚现在每迈出一步自己都冒着极大的风险,想着一旦到了身体崩溃的边缘,他有信心及时放出法则抵御登天台的法则压迫,如此倒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虽然过程是痛苦了些,但他还能坚持下去。

就这样,凌夕举步维艰地往更高处走去,一步又一步,先是五百四十级台阶,接着是五百五十级、五百六十级、直到五百七十级台阶。

五百三十级到五百七十级,这之间凌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反正是麻木地坚持着,依靠着一个信念,他精神恍惚间就已来到五百七十级台阶。

至此,所有人再也不敢笑话凌夕,对凌夕只剩下浓浓的敬佩,凌夕的顶级表现不容任何人质疑,所有人已经能够预见将来天榜前列必有凌夕的一席之地,面对这样一个即将崛起的强者,谁人又敢轻视?

双脚重重落在五百七十级台阶上面,法则压迫再度增强,凌夕眼前一暗,差点昏厥过去。

强行稳住心神,凌夕意识到五百七十级台阶可能就是自己的极限了,再往前就是地狱之路,他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就此放弃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犹豫了片刻,凌夕还是决定放弃以肉身硬抗后面的法则压迫,就在他即将放弃之际,一道身影恍惚间涌入了他的眼帘。

凌夕抬眼望去,那是一位看不清样貌的红裙女子,红裙女子对着凌夕嫣然一笑,而后带着银铃般的笑声消失在了凌夕的视线之内。

望着红裙女子消失的地方,凌夕直接呆住了,他伸出手似乎想抓住什么,神情恍惚道:

“竹雪...竹雪...”

凌夕的声音很小,不过所有人都听得很清楚。

见到凌夕神情恍惚地呼唤师竹雪,李霜雨和夜千殇默然无语,虽然凌夕从未说过,但她们知道凌夕很想念师竹雪,可是她们不能跟凌夕说师竹雪就在朦阳学院,一切都太过残酷了。

至于其他人,见到凌夕说起师竹雪的名字一时也是摸不着头脑,心中不禁冒出相同的念头:难不成这个小子还和师小姐有什么关联?

同一时刻,似乎是听到了凌夕的呼唤,原本离开的师竹雪突然望向登天台的方向,喃喃道:

“凌夕哥哥...”

之后,神情紧张的师竹雪来不及细想,直接朝着登天台的方向飞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